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唯有月光伴我不流浪 何霜夕 陆禀议【全文完结】

小林书书 2018-12-10 09:43:15

第一章剥夺她做母亲的权利


A城的夜晚凉如水,黑漆漆的天空中时不时下起了细雨,只是何霜夕却没有想到自己会有那么一天,会被自己的丈夫逼着打掉孩子。别墅内。何霜夕蹲在角落里,紧闭着嘴巴,眼角中含着泪珠,抬眼看着头顶上面的男人,她的心中害怕极了。“何霜夕,你和我结婚都那么久了,你应该明白我这个人的规矩。”陆禀议一脸不屑的看着角落,好像一只正在示弱的小狗。从结婚到现在,他明明白白的告诉过她,他们之间不能有爱情,不能有孩子,更不可能有除了利益之外的关系。她竟然还在痴心妄想,以为怀了孩子,陆禀议会回心转意,可是没有想到,眼前的那个男人却怀疑她的孩子不是他的。呵,她怎么忘记了,那个男人曾经也这么对她,那个时候她肚子里面的孩子只有一个多月。“陆禀议,我肚子里面,是你的孩子,你真的要这样对我吗?”何霜夕鼓足心中最后一点希望,对着眼前的男人大吼了起来。可是回应她的,却是陆禀议嘲讽的眼神,这仿佛在告诉她,能说出这么白痴的话,也就只有傻瓜而已。还没有等到何霜夕开口求饶的时候,陆禀议一脸阴郁的看着她,“你现在就敢瞒着我怀孩子,以后指不定做出什么事情来。”何霜夕一脸惊恐的抬起头来,心中不断的祈求,祈求着,陆禀议那性感的嘴巴里面不要说出,她最害怕的话来。可是事实却是,老天爷没有听到她的祈求,她还是听到她最害怕的话,“我决定了,让你去把子宫拿掉,这样的话,即便我不戴套子,你也不会怀孕。”何霜夕闻言,痛苦的眸子一缩,一脸不可置信,她紧紧的抓住陆禀议的裤脚,死死的哀求了起来。“陆禀议,你不能这么对我……陆禀议……”何霜夕的哀求没有得到陆禀议的同情,反而惹来了他的嫌弃,只见他一脚踢开了脚下的女人,冷冷的看了一眼。“既然你舍不得,那么我就安排家庭医生,这样,谁都不会知道了。”陆禀议伸手捏住了何霜夕的下巴,仿佛在看一只濒临死亡的狗一般。何霜夕气得浑身颤抖,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拼了命的嫁给陆禀议,甚至是放弃了出国的机会,却一次次得到了这样的对待。“陆禀议,我真的是瞎了眼了,当初怎么会看上你。”何霜夕忽然笑了起来,笑得有些让人害怕。“我和你只不过是我父亲对我的施压而已,至于你是不是看上我,我不关心,也没有必要关心。”陆禀议淡淡的模样,让何霜夕心中有些站不稳。她知道,她一直都知道,陆禀议对她永远都是狠心,只是她傻,每次都假装不在意,不知道。现在陆禀议竟然还要她去做手术,为了不让她怀上他的孩子,方便以后他们离婚的时候没有过多的牵扯。打掉孩子?拿掉子宫?不,绝对不可以。结婚三年多了,他可以不爱她,可以厌恶她,可以不理她,可是怎么可以无情到剥夺她做母亲权利。  

                                          

第二章太太,吃药了      


“陆禀议,我是绝对不会让你得逞的。”何霜夕从地上站了起来,失声大喊了起来。“那可由不得你。”陆禀议的话音刚刚落下,门外传来了一个管家的声音。“陆少,家庭医生来了。”“进来吧!”何霜夕趁着开门的功夫想要逃跑,可是还没有接触到门口的时候,陆禀议大喊了起来:“给我拦下她。”门口的管家和前来做手术的医生护士一下子将她死死的拦在了门口,陆禀议优哉游哉的走到何霜夕的面前,抬手用力的抓住她的下巴。“何霜夕,你这砧板上的肉还想要挣脱,真是够硬气。”陆禀议停顿了一下子,又继续说,“不过再怎么硬气,再怎么挣脱也没有用,你依旧是砧板上的肉。”陆禀议甩开了何霜夕的下巴,转身从口袋里面拿出一张手帕,微微的擦拭了一下手指,“开始吧!给我做干净点。”何霜夕拼命的挣扎,试图想要伸手抓住陆禀议的衣服,可是管家和家庭医生的力气太大,让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的身影渐渐的消失在视线中。家庭医生从一旁拿出一个针筒,狠狠的扎在何霜夕的手臂上,将针管里面的液体全部输入到了她的身体里面。没过多久,何霜夕就觉得自己的眼皮越来越重,身上没有半点力气,在昏过去之前,她似乎看到了家庭医生拿着什么东西。不要,不可以。那我是的孩子啊,你们不能这样对我,不能。何霜夕在心中拼命的喊着,可是似乎没有人能够听到她的声音,一切都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中。她彷徨,她害怕,不断的喊着陆禀议的名字,可是回应她的,却是无尽的寂寥。等她在此醒来的时候,身上的痛楚昭示着肚子里面的孩子和子宫都已不复存在,身边除了一个伺候她的保姆,不见到其他人。“太太,你该吃药了。”保姆一脸不屑的把一碗浓浓的药放到何霜夕的面前。何霜夕心中明白,一个没有子宫的女人就是一个不完整的女人,所以她没有生气,更没有撒泼,而是老老实实的伸手去接保姆手中的药。可是药还没有接到,却被保姆一下子打翻,滚烫的中药结结实实的倒在了何霜夕的大腿上。“啊……”何霜夕惨叫了起来,她生气的看着站在她眼前纹丝不动的保姆,“你……你为什么要烫伤我?”只见那个保姆一脸后知后觉的模样,轻轻的捂着嘴巴,恍然大悟的说道:“哎呀,竟然烫伤了,真是不小心啊。”“可是太太,你也不要因为生先生的气,就这样对待自己啊,看吧!把自己烫伤了吧!多可怜啊!”保姆说着,露出了一脸得意的笑容。看着歪曲事实的保姆,何霜夕心中气急了,可是大腿上的烫伤依旧是火辣辣的疼,刚刚做完手术的她,根本就没有办法离开床。“你……你怎么能歪曲事实呢。”何霜夕气得都有些说不清话来,保姆不屑的看了她一眼,“别以为你是这个家的陆太太就能胡乱的栽赃给我别人,我不是江小姐,不会老老实实的承认下来,既然……”  


第三章江婉月归来


来听到了熟悉的字眼,何霜夕的瞳孔不自觉的缩小了,就连后面保姆的话,她也听不进去了。呵,江婉月!!!她怎么忘记了,江婉月,陆禀议初恋,最喜欢的人,最想娶的女人。不是她何霜夕。“……少奶奶不需要,我就要离开了。”保姆看到何霜夕呆呆的模样,也没有兴趣继续说下去了,只好拿着地上的碗离开了。何霜夕回过神来的时候,保姆已经端着碗离开了,她看着大腿上面的烫伤痕迹,心中忍不住自嘲了起来。陆禀议不待见她,自然这栋别墅里面的人也不会待见她,如果不是何家和陆家世交,也许她早就嫁给了一个普普通通,爱着她的男人吧!倘若当年她没有揭发江婉月和腾跃的恋情,陆禀议也不会那么对她吧!“听说,你不肯喝药啊。”一阵熟悉的声音把何霜夕从自己的世界中拉了出来,她看着一身纯黑色西装的陆禀议向她走了过来。“禀议……”何霜夕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陆禀议一把抓住了下巴,他的眼睛里面的阴翳,让何霜夕心中打颤了起来。“何霜夕,你还真是会耍大小姐脾气啊,连我家里面的保姆你都要欺负,是不是以后江婉月来了,你也要这么对她?”听到陆禀议的话,何霜夕忍不住吃惊了起来,江婉月会来?江婉月不应该和腾跃在美国过着你侬我侬的生活吗?怎么会变成这样?“婉月回来了?”何霜夕颤抖的问道。陆禀议听到了江婉月的名字,眼底的阴翳缓和了好多,何霜夕看到陆禀议的变化,心中更加心疼了起来。“是,江婉月回来,你准备准备起身接待她吧!”陆禀议甩开了何霜夕的下巴,整理了身上的衣服,一脸嫌弃的看着她,“你最好要表现出你的友好,要是让她看到你有一丝的不乐意,你懂的。”陆禀议说完之后,离开了卧室,何霜夕不得不含着眼泪,忍受着身上的疼痛从床上站了起来,一步一步的走在地上,像极了奶奶从小讲的故事。美人鱼为了获得双腿,和女巫做了交换,女巫告诉美人鱼,在陆地上每走一步,都会疼得钻心。她现在为了接到陆禀议的初恋,必须还要装作十分包容的模样,忍者身上的巨疼,走到人前微笑。换好衣服之后,何霜夕走到卧室的房门,扬起了一抹笑容,只有她自己知道,表面上笑得是多么的灿烂,可是心里多么的苦。何霜夕走出卧室之后,一步一步往客厅走去,可是还没有走到客厅,就从客厅里面传来了陆禀议和江婉月的笑声。她心中无限的悲凉,这样美好的笑声,她何霜夕也想要,可是在陆禀议的脸上却迟迟都没有出现。他们结婚三年多,陆禀议脸上除了愤怒和阴翳,多余的表情都没有,没有想到,江婉月一出现,陆禀议竟然笑得那么开心。“少奶奶,您怎么不进去啊?”端水进来的佣人看到了何霜夕站在门边,忍不住想要提醒她。陆禀议听到佣人的话,收住了脸上的笑容,往门口一看,果然真的看到一身白色裙子的何霜夕。


第四章争不过


何霜夕抬眼发现陆禀议不悦的看向她一眼,又转过头去温柔的看着江婉月,这一动作刺痛了她的心。可是她没有忘记陆禀议在卧室里面对她说的话,扬起了嘴边的笑容,“婉月,好久不见!”“好久不见!”江婉月笑着说,抬手顺了顺耳朵旁边的碎发,就像一个最自然不过的动作了,可是只有她何霜夕知道,江婉月想要和她单独说话。坐下来之后,她才发现,陆禀议和江婉月竟然坐在一起,而自己却坐在另外一个沙发上,仿佛她就一个外人一般。“禀议,我想吃葡萄,你帮我去洗,好吗?”陆禀议看了一眼江婉月,立即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往厨房走去。何霜夕看着对江婉月百依百顺的陆禀议,她的心在滴血,客厅里没有了陆禀议,江婉月依旧笑得迷人。“夕夕啊,我有一个请求,不知道你会不会答应。”江婉月用她那软糯的口语,对着坐在对面的何霜夕撒娇了起来。“是什么?”何霜夕依旧是笑着,可是心中十分明白江婉月接下来要说的话,她知道当年不是因为她,江婉月也不会离开A市。“当然是离开陆禀议了。”何霜夕看着江婉月轻而易举的说出离开陆禀议的话,她的心里面是不愿意的。她从位置上站了起来,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坐在对面沙发上的江婉月,“你这次回来就是为了和我抢陆禀议吗?”江婉月依旧笑得非常的灿烂,眼睛里柔和一下子转变成了尖锐,“是啊,当初是我傻,选择了腾跃,你也知道,禀议一直都很喜欢我。”她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你,只不过是靠着家里面的长辈,才嫁给了禀议,现在我回来了,希望你能早点识时务。”何霜夕气极了,虽然江婉月说的都是事实,陆禀议不爱她,可是她爱陆禀议比江婉月的爱还要多,凭什么一个走了那么久的人,说要抢她的人就抢。“我不会同意的。”何霜夕的心头就是被人狠狠的砍了一刀,疼得她根本就没有办法去顾忌其他。江婉月依旧笑得灿烂,端起桌上的水杯,抿了几口,“我知道你现在是不会同意,你相不相信,我会让陆禀议跟你说提离婚。”何霜夕放在腿上的手握紧了起来,她明白,只要江婉月说的,陆禀议也会听从,对于她在陆禀议的眼中,不过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你们在聊什么?”陆禀议端着为江婉月洗的葡萄走了进来,让何霜夕不得不咽下准备要说出来的话。“没有什么,我只是再问,夕夕最近过得怎么样了而已。”江婉月一脸温柔的模样对着陆禀议,何霜夕看在眼中,心头却是苦的。“是啊。”何霜夕苦涩的回答。“这个有什么好问,也不就那个样。”陆禀议一脸满不在乎的模样,让何霜夕的心头紧了一下。原来陆禀议之前的残忍,在江婉月的面前,用了不就那个样这几个字给掩盖了,她甚至不能生下陆家血脉的孩子,以后也不可能当母亲了。何霜夕想到这里,在看着陆禀议温柔的帮江婉月把葡萄皮剥开在送到江婉月嘴里的时候,她已经不能再继续呆在这里了。


第五章不是我


我有点不舒服,我先走了。”她一脸淡笑的从位置上站了起来,想找一个看不到他们的地方呼吸空气。江婉月看到何霜夕离开之后,心中的得意越来越明显,何霜夕,从小她就争不过她,现在也是一样。“禀议,你妻子不舒服,不如我去看看吧!怎么说以后我也是要和她同在一个屋檐下的。”江婉月一脸担忧的看着陆禀议。陆禀议看着旁边的女人,心中想着:既然江婉月回来,那么迟早是要和何霜夕一起生活,不如让她们打好关系,这样的话,何霜夕还能在爷爷面前说江婉月的好话,到时候就能和江婉月在一起了。她嘟着嘴,一脸撒娇的模样,陆禀议忍不住愣了一下,随后点了点头,江婉月开心极了,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对于这个突如其来的软香玉怀,让陆禀议忍不住愣住了,江婉月的嘴角往上一勾,何霜夕,你一辈子无法得到的男人,她轻而易举就能得到了。江婉月装作恍然大悟的模样,放开了怀中的男人,一脸歉意的低下了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陆禀议也没有说什么,眼底的温柔十分的明显,抬手摸了摸她的头。……何霜夕跑到了别墅后面的花园,花园都是有专门的人来打理,平时没有什么人,她放心的蹲在那里,放肆的哭泣了起来。可是还没有哭得多久,身后传来了江婉月的声音,“我刚刚回来,你就受不了了,以后我要和禀议结婚,你是不是会死掉啊?!”何霜夕从地上站了起来,擦干脸上的泪珠,眼神犀利,“江婉月,你和腾跃为什么会分开,而你,又为什么……”“有些事情,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太多,不然的话,你会后悔的。”何霜夕看着,江婉月一副警告的口吻,让她很不悦。“为什么叫做知道太多?你是不是因为腾跃在美国的生意失败了……”何霜夕没有敢说下去,因为江婉月脸上的微笑渐渐的变得冰冷了起来。江婉月皮笑肉不笑的表情,让何霜夕心中害怕了起来,“没错,就是你说的那样,当初我选择腾跃是因为我不知道陆禀议有钱,现在我知道了,为什么还要待在那个穷鬼的身边,女人嘛,就要对自己好点,你说是不是啊,夕夕。”“你怎么能这样,禀议他那么爱你,你却……”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只见江婉月对她冷冷一笑,随后从口袋里面拿出来了一瓶花露水,直接往自己的眼睛喷。“啊……我的眼睛好疼啊……”江婉月捂着眼睛,丢下手中的花露水,倒在了地上,一副很痛苦的样子。陆禀议听到了江婉月的惨叫,二话不说直接推开了一旁的何霜夕,把地上捂着眼睛的江婉月打横抱起。江婉月感觉到了陆禀议身上古龙水的味道,一只手捂着眼睛,一只手抓紧他身上的衣服,“禀议,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夕夕会拿花露水喷我?”何霜夕看着陆禀议责备的眼神,有口说不出,明明是江婉月她自己拿花露水喷自己,为什么会变成是她拿花露水喷江婉月。“不是我,禀议,不是我……”陆禀议没有听何霜夕的解释,直接抱着江婉月离开了别墅,开车往医院去,而她则瘫软在地上,静静的看着心爱的男人抱着别人离开,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


第六章给我挖下来


她鼻子一酸,一颗颗泪珠往草地上掉,没过多久,何霜夕的面前就多了一双穿着皮鞋的脚。“少奶奶,少爷让您去一趟医院。”看着没有多少表情的管家,何霜夕吸了吸鼻子,从地上站了起来。她没有问理由,而是老老实实跟在管家的身后,坐着车子离开了别墅,很快,来到了江婉月所在的医院。“何霜夕,江婉月的眼睛坏了,你要赔给她。”看着陆禀议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让何霜夕彻底忍不下去了。“为什么是我?明明是她自己喷自己花露水。”何霜夕震惊了,她不明白,为什么江婉月出事就要她赔偿,都不是她做的,为什么要她的眼睛来赔偿。看着陆禀议一脸阴郁的表情,何霜夕的心已经疼彻心扉了,倘若她出事了,陆禀议是不是要江婉月赔偿给她?是不是也会那么担心?答案,不言而喻。陆禀议眉头一皱,丝毫不相信何霜夕说的话,“婉月拿花露水喷自己,她又不是傻子,她为什么要这么做?”“你可以去看别墅里面的监控摄像头,我根本就没有骗你。”何霜夕声嘶力竭,想要让眼前的陆禀议能够相信他。陆禀议不但没有相信,反而一脸嘲讽的看着何霜夕,“你是不是觉得这些年我对你太好了,就一次次挑战我的底线和耐心。”“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禀议,这些年我一直等着你啊,为什么你就看不到我?”何霜夕哭红的眼睛,血丝已经快要吞噬眼球了。陆禀议眼中的阴翳加深了,他一把抓住何霜夕的手,“你所做的那些,在我眼里不过就是无趣。”何霜夕浑身不自觉的颤抖了起来,她没有想到,自己辛辛苦苦维持的一切,在陆禀议眼里不过就是无趣的事情。“她的眼睛已经红肿了,你是想要江婉月一直瞎吗?”陆禀议说完之后,狠狠甩开了何霜夕的手,让她跌倒一旁。“你真的要我这双眼睛赔给江婉月吗?”何霜夕绝望的看着眼前的男人。陆禀议看着何霜夕眼睛中从未有过的认真,心中不忍,可是一想到病房里面的江婉月还在痛苦的挣扎着,他还是点了点头。“好,我知道了。”何霜夕的心里面彻底陷入了悲凉,她对着陆禀议留下一滴眼泪,躺在医院的推车上,进入了手术室。进入手术室后,何霜夕看到坐在手术室,正在翘着二郎腿,不可一世的江婉月,她一脸不可思议的从推车上起来看着江婉月,“你不是眼睛坏了吗?为什么还在这里?”江婉月笑了笑,抬手摸了摸自己的眼睛,“我的眼睛没有坏,所谓的花露水只不过是装着纯净水的瓶子而已。”“你竟然骗我,为什么?”看着何霜夕凄惨的模样,江婉月笑得非常的灿烂,这让何霜夕心中不悦了起来。“为什么?你竟然会问我这种问题。”江婉月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难道你不知道吗?我要成为陆太太,既然要成为陆太太,你这个前陆太太就不能出现。”江婉月是不会让何霜夕完完整整的出去,她冷冷冲着旁边的人喊道:“把她的眼睛给我挖下来。”                      

第七章离婚协议书 


“江婉月,你不能这么对我,染家不会放过你的。”何霜夕一边喊着,一边挣扎,没有一会儿,就被七八个男人束缚住了手脚,一个戴着口罩的医生拿着一根细细的针筒刺入了何霜夕的手臂的静脉上。不出两分钟,何霜夕的眼皮越来越重,她隐约的听到了江婉月的声音,“你到现在还想着染家啊,恐怕他们早就自身难保了。”何霜夕再次陷入了黑暗中,她希望自己不要再醒来。一旁的一个医生走了出来,看着坐在椅子上面的江婉月,“我们这样做不合适吧!况且你也……”江婉月冷冷的瞪了一眼主治医生洛南,“啰嗦什么,还不赶紧做了,不然的话,等病人醒了可就麻烦了。”何霜夕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星期之后。她的眼睛已经没有了,每次想要揉眼睛的时候,都会触碰到眼睛上面的布条。“何霜夕,你醒了没有?”陆禀议富有磁性的声音,何霜夕熟悉不过。可惜她已经看不到陆禀议此时此刻的模样,不过这已经不要紧了,看不见了心里反而更加清亮了。“你又有什么事情?”何霜夕淡淡的说道。陆禀议看着床上躺着的女人,深吸了一口气压住心底的怒气,“既然你已经醒了,就在这份合同上签字吧!”何霜夕心中明白,此时她的眼睛已经看不到了,江婉月让陆禀议拿着一份离婚协议书过来,这是在欺负她眼睛看不到吗?若是在以前,也许她还会和陆禀议争辩,会向他求饶,甚至会自己欺骗自己,为陆禀议对她的残忍找借口。如今,她已经做不到了。“陆禀议,你这是在欺负一个瞎子吗?离婚协议书,我现在已经没有办法看到了。”何霜夕淡漠的说道。陆禀议淡淡的看了何霜夕一眼,“不用你写字,直接在这份协议上按手指就可以了。”何霜夕闻言,笑了,笑得非常渗人,这就是她这些年爱的男人,竟然会为了另一个女人这么对她。现在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渐渐的平稳了下来,只要按了这个手印,她和陆禀议就在也没有关系了。陆禀议看到何霜夕没有说话,继续说了起来,“你放心,你会在我名下的别墅继续修养,修养到你身上健康,就可以回到染家了。”何霜夕没有多余的情绪,只是淡淡的,看不出是开心还是不开心,“既然你已经安排好了,那么我同意了。”陆禀议看着床上的何霜夕,心中忍不住诧异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有些看不清何霜夕了。以前那个爱哭的女人好像不见了,留下了一个表情淡漠的何霜夕,陆禀议的心中开始犹豫了起来。或许让何霜夕继续坐着陆太太的位置也不是不可以,可是婉月怎么办?她现在已经无家可归了,只能依靠他了。何霜夕在病床上,伸着自己的手,静静等待着陆禀议拿着印泥,准备盖在那份早就准备好的离婚协议上。半晌之后,陆禀议收回了手中的离婚协议书,一脸淡淡的模样,看了一眼何霜夕,“我改变主意了,让你继续坐着陆太太的位置。”    

                            

第八章被送走 


何霜夕闻言,眉头一皱,有些不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不禁想起了自己被江婉月强迫挖眼睛的时候,手术室里面,江婉月的话,她越想越害怕,情绪有些激动了起来。她紧紧的抓着床单,对着旁边的陆禀议大喊:“陆禀议,你凭什么说离婚就离婚,说改变就改变主意,不行,我们必须离婚,如果不离婚的话,我会让江婉月生不如死。”陆禀议看着何霜夕的失控,眉头一皱,从位置上站了起来,“既然你现在的情绪还不稳定,离婚的事情改天再说吧!”“陆禀议,你回来,你给我回来……”何霜夕一个扑空,‘噗通’的一声,从病床上摔了下来。回应她的是,房间里面的寂静,何霜夕靠在床边,将自己缩成一团,像一只受到惊吓的小白兔。陆禀议走到江婉月所在的病房,江婉月的眼睛上也包扎着纱布,这让他心中暗骂自己竟然心疼另一个病房的何霜夕。“禀议,是你吗?”江婉月透过纱布,看到了陆禀议走进她的病房。“是我。”陆禀议回答道,“今天感觉怎么样了?有没有觉得很疼?”陆禀议说话很温柔,让江婉月十分的得意,“没有关系,不过我此时此刻的样子,应该很丑吧!会让禀议你嫌弃我。”看到江婉月的情绪低落,陆禀议只好坐在她的床边,伸手抓住她的纤纤玉手,安慰了起来,“没有关系,你在我心里永远都是最美的。”“不知道是谁为我捐献眼睛,禀议知道吗?”江婉月说着,脸上还挂着一丝感恩的笑容,“等我好了,我要去好好的谢谢她。”陆禀议吧江婉月抱在怀中,轻声安慰了起来,“不用你亲自去了,我已经把那个人的一生安排好了,你就放心吧!”“谢谢你,禀议。”江婉月顺势蹭了蹭陆禀议的怀中,就好像是在感谢他一般。一个星期后,何霜夕出院了,而江婉月在何霜夕出院的前一天拆开了纱布,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出现在陆禀议的面前。陆禀议亲自送江婉月回别墅,让自己的秘书将何霜夕送到他名下的一栋别墅里面。何霜夕第一次来到陌生的地方,心中不禁宁静了很多,没有了江婉月,没有了陆禀议,也许就这样活着,也是不错的。“少奶奶,您的东西,少爷已经让我们带来了,这栋别墅里面有三个佣人来伺候你,你有什么不方便的,可以叫人的。”何霜夕没有回答,只是静静的坐在沙发上,这让陆禀议安排过来的秘书有些不知所措了起来。听闻这位夫人以前的脾气都是很好,不过经过了这次挖眼和割子宫的事情,不知道这个脾气会怎么样?!秘书忍不住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想要逃离这个寂静得可怕的地方,“既然没有什么事情,我就先离开了。”“等等。”何霜夕忽然出声,让一旁的秘书忍不住冷汗直冒,“你不用担心,我只是想问你一个问题。”秘书闻言,忍不住松了一口气,“不知道夫人还有什么事情?”“你还没有告诉我,他们的名字,要是我不方便要喊人的话,也要知道该喊谁吧!”何霜夕淡淡的口气,让人觉得她似乎一点脾气都没有。“小娟是负责平时伺候少奶奶的,小梅是负责给少奶奶做卫生的,晓晓是负责给您煮饭的,不知道您可否满意?”


未完!待续……

后面尺度过大,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方的“阅读原文”!

更多小说推荐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小林书书声明:本文来源于互联网,由网友更新整理,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