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我说今晚月色很美,你,会说什么?(下)

红巾翠袖白梅香 2019-04-25 07:14:51

幸好这个平台的人不是很多,活跃度也比较低,否则,一个四月番的感想写到十月番都要上了才写完,不被嘲到面红耳赤才怪。

(但毕竟包给了我这个平台的使用自由,岂有不物尽其用之理!人有想写啥就写啥的自由,也有想不写就不写的自由~~)


番剧或者说非现实意义的文艺作品,它的观赏意义是什么呢?

作为娱乐看个爽?很有道理,讲老实话,包括我在内,很多人对很多番剧啊,都是这个态度。因为,“意义”这个词虽然看上去附带了一层高大上的属性,但是归根结底,它并不一定要是“高级”的,就跟两支冰激凌似的,也不是说有多少正面价值对吧——吃吃又有什么关系呢?

而如果一定要上升的话,我的看法是“获得一种现实生活不容易甚至基本不可能获得(朝九晚五的你拿头去面对萌兽高达马猴烧酒呀)的审美体验”,这句话其实看起来算比较好懂且简单了,但我自负地解释一下,其实有两个深意。


其一层,就是“审美体验”由“审美”出发,自然也会落脚于各人各异的“审美”倾向。大家喜欢的东西都是不同的,有人喜欢暗黑的,有人喜欢明朗的,有人追求烧脑有人就吃无脑,其实本着相安无事彼此尊重,切莫过分“以己而桎人”的原则(不过很可惜大部分人是做不到的),便万花向阳了。


前情提要~(上)所提到的内容,主要还是在这一层里阐发,在尽量不剧透的情况下(其实要剧透是要文本量的,以我的怠惰我应该也没那个本事)立足主干情节,描述了这部番剧从整体画风,气氛营造,主角关系变化的方面带来的多种值得一赏的东西——一部全方位出击,清澈而富有生命活力,还原每个人都经历过的青春校园时光现实而又尊重大家内心对爱情罗曼蒂克的理想的甜番。

但当时隐下了一点未表,即时这番男女主必然要面临的考验,我只说了一部分。“少年异地恋”这个大头,虽然是个拦路猛虎多行破人姻缘的孽,但是在这部番的整体设定里,已经注定会被“Happy Ending”打败,从这一点来说,倒也不见得多苦(有片尾短信加持,大部分观众信心很满)。但是,除了时空变迁,还会有“恶人相扰”,才算是剧情需要完整地实现,好好锤炼了一番主人公啊。


简单来说就是男二女二了,《月色》使用的也是比较传统的套路,二套一,女二钟情男一,男二暗恋女一,并且都有比较好的“作案”条件,以及做出了较为积极的举动。

按说,这一点也算不上太虐吧——如前所述,不也是会被大团圆结局的神秘力量战胜吗?“又不是没有在ED给你们发糖,你们保持信心好不好?”想象一下制作组的搞笑语气嗯~

但除了虐之外,能够调动观众强烈情绪的还有另外一个元素——骂。

“女二居然好意思去跟女主说自己喜欢男主,还要去表白,贱!”

“男二知道人在谈恋爱还妄图拆散,过分!”

大概就是这样,男二和女二在剧情里都有表白,在部分讨论里我曾见过一种观点,认为这是制作组试图强行白学,糖里掺玻璃渣以制造冲突,但是被观众的骂声喷怂,而大举收敛,属于错误尝试。

我对这个说法多少有点疑问,因为走甜向结局很明显是早就定好的,在这种情况下,即便制作组并不存在被观众反馈威吓的情况,他们会怎么做呢?安排配角表白后安排被拒绝啊,不就是最后的样子吗?难道还能有其他安排?12集也撑不起太多变化了吧。

不过其实这不是重点。


特别想聊的是另外一件事,当时情节进行到配角发起攻势的时候,和包有过一次讨论,吵架是肯定不会吵架的,但确实一度针锋相对了。

“为什么他们就不能告白呢?我是觉得这也是他们的权利吧,铺天盖地的批评真的不是‘主角完满即正义’的立场吗?”

“但是有个问题啊,男女主已经确认关系了,表白和挖墙脚有什么区别吗?”

“提供一个思路,比如说表白的时候同步说清楚不祈求你的回应,只是想表达自己的心情,了却自己的遗憾,当然实际操作有不同啦,反正注意到这一点,确定自己的善意立场呢?”

“如果不带有一点希望选择自己的目的,为什么一定要说呢?表白本身就是在企求结果吧?”

其实到这里我基本认为我的考虑比较接近正确(辩论胜利的快感哈哈),在评价这类行为时,这个层面似乎不太被提起,包说到的“主角完满即正义”的偏见确实是大部分人怒从心头起的唯一理由,“坏我CP者死!”虽然很有气势,但是显得很幼稚,这种看似坚定,实则换个主角设置立马叛变的实际没有根基的立场,很明显是不讲道理的。如果在这部番里男女二并不是在男女主开始恋爱并公开后告白,我毫无疑问会支持他们表达自我,甚至直接就公平竞争去。但是时机的特殊性让我选择了这个立场,到那时为止我很不欣赏这么做,我认为这就是对别人感情的破坏,也许不是有意,但是客观如此,至少是不理智的。


但是大概过了几分钟包又发过来一句话:
“还是要再提一个思路啊,15岁的初中生踏入了这个层面了吗?”

这话说出来我觉得辩论好像是我输了。


声明一下,“客观上对别人的感情造成了危险,至少是不理智的”这个判断,我没有放弃。

但是我觉得我批评的程度过分了点,究其原因,我似乎太站在成年人的角度了。


如果是成年人,是到了一定年龄阶段和人生阶段的几个人,那么此时恋爱往往与具体的谈婚论嫁和相应的人生规划,联系得比较紧密,也就是,恋爱本身会更理所当然地指向一个阶段性结果,也更为有计划性和经营性,默许了这个前提,则一切与恋爱相关的举动,其对“结果”的要求会更为突出——换句话说,去向业已形成稳定关系的情侣中一位表白,即是真正的挖墙脚。

非为否认成熟感情中的热情的存在,也不是说得失心太重,我认为这样是应该的,向这个大方向成长才是爱情应该具备的特质。我意在强调,成熟的人对自己做事可能带来的后果,如果考虑的不周详,就说明还要改进自我。

而如果是孩子呢?年纪小些的人,在他们的生活里,一切都显得更为纯粹而不复杂,生命热情所点燃的渴望与冲动自然有更多的空间,用《月色》的角色来说,就是小太郎和茜勇敢地在一起,男二女二豁出去的自我坦白甚至“可不可以是我”(是的两个人都问了,只是语气有点点区别,跟个性有关)的询问,从本质上说,是一回事。可以说男二女二不顾及影响,但是即便天降正义打退了男女双配角的“从中作梗”,两位主角在自己学业未完,对未来的把握能力几乎没成型的情况下去谈恋爱,是不是也是不顾后果?如(上)中所述,一百对散九十九对都是客气的,一旦分手,岂非徒增当时的剧痛与日后的唏嘘?

谈注定走不长久的恋爱给对方划一刀,伤口永远不能痊愈,渣!

——总不忍心这样说吧?

非为不够成熟的行为彻底开脱,对于番中的角色来说,假使构建他们的动态思维成长(实际上是有的,《月色》恰恰是在无形中做到了这一点,为其增色不少),“日后要顾虑行事后果”正是他们应该自省而总结出来的经验教训。然而对于他们而言,结果与其说不重要,不如说,不可避免的有一些看不清晰,包提到了一句“对于他们来说也许仪式感还要重要得多”,回头想想自己曾经度过的年少岁月,发现确实如此,与对方有关的心情,让它从心里走出来,让它被对方知道,如同行使了到那时为止整个生命里全部诉求的一次确证,于是那个在梦境里站在雾里礁石上的人,终于表现出知道了你的存在,报以了一次回头。

这就是年少时候的人的共性,因为不够清楚不能清楚,不太懂得明天而那么重视这一刻,在不后悔与更后悔的界线上持续纠结;与够不够善良无关,没有那个余力去为他人思考而牺牲自己,讳莫如深便如同自戕,一时的心酸可能是一辈子的心悸。


你我回头的时候可能会觉得彼时年纪小,也会告诉自己切莫再如此。

但是我也一直觉得,嘲笑自己曾经的爱与苦痛是很蠢很不应该的事。


从这个角度来说,与(上)中我由衷佩服的勇敢执着选择在一起相较,此篇(下)我所讲的抛却所谓退路而上的注定无果的告白,其实亦是一种逾期不候的果决,只在那种时节能够存在,能够被首肯。

能够发出光来。


尤其后来男二为女一的个人梦想加油助威,女二机警及时的一波助攻,也显示了他们作为少男少女令人珍视的善良。


这便是我想说的第二层意义,在对特定角色的观察中,对各种观众的声音有所听有所不听,去与角色本身尽力同呼吸,从而收获不可能拥有的感触,也许是因为“不再是那个年纪”,也许是因为“怎么可能在那种生活里”,但是却抓住了难得良机,有可能冲破番剧的固定思维僵局,用动漫才有的所谓浪漫,推动自己更加温柔地看待每一个人物,继而成为自己的一部分——你说不清楚到底是什么的部分,但是,足以谓之“体验”。


于《月色真美》,是在讨论中思索中,终于体会到它对“希冀明天”的爱情与“自求失败”的爱情同时的承认,对本质一样热血的冲动给予的热泪的包容,避免了自己无心中,忘记感同身受,错判了什么。

于更多的地方,是在讨论中思索中,在那些一起心跳中,倾尽自己,升华自己,而拥抱自己。

是必须要谢谢包,谢谢自己

也谢谢《月色》了

是真的,很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