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心声行动丨我眼中的月光

哈利国际教育 2019-10-20 15:04:09

她以为,那便是一生中最美的月光,可月光再美,终究冰凉。

---题记

她喜欢月光。

可是她自己也说不清楚。大概是从那个晚上开始的吧。那个少年轻轻地对她说:“呐,说定了,我们一直都是同桌哦!”许久,她才缓缓地吐出一个字:“好。”仿佛在作出一个承诺。

具体的细节她已经记不清了,只能依稀地记得,那天晚上的月亮很大,纯白的月光透过树的枝叶的缝隙斜斜地映在他的脸上,留下一块块大小不一的光斑。本来就棱角分明的脸显得更加立体。他的神色在月光的照耀下有些模糊,但月光却明亮如炯。

也许,这样的对白在每个人的生命里重复而平凡的发生着。谁都不曾预料这样普通的对话在生命里打下怎样的烙印。

自那以后,每次调整换座位,他俩这对同桌总是“雷打不动”,像是预定好了。他们每天一起沐着晨光上学,一起在夕阳的余晖中穿过学校的林荫小道,树和树的阴影交叠在一起成为无声的交响,来回的在心上摆荡。

他会为几道难题而发愁,她会为中午食堂的菜而苦恼。生活就是这样平静而平凡。

只是有时候,当她站在放学后人去楼空的走廊上,眺望着远处操场上状如蚂蚁般分散渺小的人群时,她才会在内心涌起一种幸福和悲伤混合的情绪。

在这样庞大如银河系般的人群里,该有多小的概率,可以遇见什么人,然后和这些人变得熟悉、依赖或者敌对、仇恨。牵扯出情绪,缠绕成关系,氤氲成感情。

时间在窗外缓慢地踱步,三年就这样过去。

毕业那天,她有些恍惚,只记得像往常一样在太阳地注视下和他一起去学校,在月光地拥抱中在十字路口分别。他只对她说:“再见!”便转身离去。只留她呆呆地站在原地。

她以为那是一生中最亮的月光,然而月光再亮,终究冰凉。

当她以为这便是结束时,他又奇迹般地出现在新学校新教室新座位的旁边——于是世界有了声响,有了光。于是他们的影子再一次被拉长,再缩短。于是岁月就这么轰隆隆地碾过一个又一个生命中的切片。

他坚信,那便是他一生中最爱的月光,是时间卷走的书签,是溪水托起的每一页明亮。“我眼中的月光啊,”他们说,“虽然冰凉,但它终究是那些细碎而美好的存在,是内心漾起的一丝欣喜,是一次没有返程的旅行。”

月光,你是我的梦。

 朱新炅,“心声行动”参与者,现就读于靖边二中八年级(10)班

老船长的话:

在情窦似开非开的懵懂年纪,他们以“同桌”的名义陪伴着彼此,仿佛找到了一生的依靠,可是,这依靠就像是月光,虽然明亮,终究冰凉,所以,难免会让人产生淡淡的孤独与悲伤。让人意料之外的是初中三年后的告别迎来的是高中三年的“同桌”。终究,那触动人心的惊喜变成了美好的存在,就像梦一样!也许,在若干年以后,他们还会怀念“月光”,虽然它还像当初一样冰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