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如何在朋友圈优雅炫富?

少年怒马 2020-06-29 07:10:07


诗云:

炫富技术哪家强,翻遍诗书数大唐。


 

01

炫富是门技术活。

炫得好,你炫我赞,双赢。炫不好,有被拉黑的风险。

 

李白擅长的是“豪放炫富法”:

旅游回来,发个朋友圈:“不逾一年,散金三十余万”;

 

跟朋友喝酒,没钱买单了,就“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

宝马车、貂皮大衣都不要了,也要请朋友喝酒。

 

他被唐玄宗炒鱿鱼,拿了赔偿款“五百金”。可是呢,他没用这钱去炒股、也没用作买房首付款,而是“徒赐五百金,弃之若浮烟”。

他居然给扔了。

 

这种炫法的高明之处在于,不是我多有钱,而是我不在乎钱。


但这不是谁都能用的,炫的人得很有才华,让大家觉得你能挣钱,觉得你真的不在乎钱,不然会觉得你很装。


最好性格也够单纯正直,这样一炫,兄弟们会点赞:白哥威武。

前辈们会善意一笑:这孩子,太直了。



02


贺知章的炫富,技巧拿捏的也很到位。


众所周知,贺知章虽然是朝廷老干部,官大、人脉广,但其实一点也不油腻,自己取了个昵称,叫“四明狂客”。


你听听,大唐诗人,哪个不狂,但没人敢明目张胆这么叫的。

 

那一天,老贺同志翘班,去长安郊区的一个山庄散心。但他没开专车,也没带秘书,官服也没穿。


老板一看,我这是高消费场所呀,你个老头凑什么热闹:

走吧,没酒啦。

 

身为狂客,哪受得了这个,老贺同志生气了:

没酒买去,老子给你钱。

 

喝完酒回来,就炫了一把:

《题袁氏别业》:

主人不相识,偶坐为林泉。

莫谩愁沽酒,囊中自有钱。

 

意思是:那个老板连我都不认识,估计是我因为偶尔才去一趟。

可是,让你去买个酒你怕个毛线呀,我口袋里又不是没钱。

 

可以想象,这种炫法只要一发朋友圈,肯定点赞一片。

谁都知道,你一个太子导师,部长级领导,什么酒喝不起呀。


“囊中自有钱”,炫的不是钱,是身份。

 

 

03


李白、贺知章是炫钱,到了白居易先生,炫的就高级了。


彼时,老白先生已经半退休状态,从首都长安,调到东都洛阳。

脱离了官场,嗨的是不要不要的,他的朋友圈,就是各种炫。

炫宅子、炫酒宴、炫女朋友。

 

那一天,他在家里搞了一场Party,酒宴结束,白居易就写了一首诗:

《宴散》

小宴追凉散,平桥步月回。

笙歌归院落,灯火下楼台。

残暑蝉催尽,新秋雁戴来。

将何还睡兴,临卧举残杯。

 

宴会结束了,我从平桥上带着月光回来。笙歌、灯光都停止了。

最后两句又说:还是睡不着怎么办?再把剩下的酒喝完吧。

 

看出信息量了吧,他家里有楼台、还有桥!?招呼一声,一个乐队就过来了。

关键是,人家一开始就说,这只是一场“小宴”。


这就好比有人发了个朋友圈说:刚买了一辆买菜车。你一看就蒙了,法拉利。

 

刚从长安调到洛阳那会,捡了个闲差,要是一般人都得低调点,白居易偏不,非要炫:

月俸百千官二品,朝廷雇我作闲人。


钱多活少离家近,你偷着乐多好,非要说出来,一点都不遵守职场规则,你让我们坐地铁上班的人咋想?

 

不过这也拉不了仇恨,谁让人家是当时的第一大咖呢,连朝鲜、日本都有他的粉丝。

 

看出来了吧,白居易采用的是“任性炫富法”,你必须非常厉害,否则万不可任性。

 


04


跟白居易惺惺相惜的,也有一位大咖,他就是杜牧。


要是论出身,杜牧可比白居易厉害多了,他的爷爷杜佑,曾当过宰相。


杜牧给他的侄子写了一首诗,其中几句是这样的:

旧第开朱门,长安城中央。

第中无一物,万卷书满堂。


这首诗,千万别光看字面意思,其实信息量也很大。


首先这是个老宅子,在长安城中央。相当于在北京的长安街有套四合院,啥概念?


最关键的,大门还是红色。

在唐朝,大门的颜色不是乱用的,红色是王公贵族的专用色。你要乱用颜色,朝廷也会再给你点颜色看看。


后两句就有意思了,表面上是说:咱家里穷,连件像样的家具都没有,都堆满了书。

 

可是在唐朝,还没有活字印刷,只有雕版印刷,费时费人工,书是很贵的,一般家庭的孩子,都买不起书。


李商隐同学小时候,就是因为家里穷,只能到处借书抄,而杜牧家里居然“书满堂”。


哎,知识就是金钱呀。

 

另外,王维也是个炫富高手,他的故事这里就不多说了,想看的可以点《没见过风起云涌,哪来的风轻云淡

 

你看出来了吧。诗人们炫富,通常都比较有分寸,有水平,就算狂,也狂得恰到好处。

 

那有没有炫富炫得招人厌的呢?

当然有。

 


05


话说那一年,大唐商界就发生了一件炫富失败悲剧。


长安巨富邹凤炽先生,被国家最高领导人唐高宗接见。


当时,邹先生产业横跨房地产、珠宝、茶叶,富可敌国。

见到高宗,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的脑子短路了一下,觉得可以顺便做笔大买卖,就指着终南山说:

陛下,山上的树,我全买了。

 

终南山,帝王之风水,皇族之龙脉,绵延百里,双11都没人敢这么买。

高宗很不爽,说:

一棵树,一匹绢,你的钱够吗?

 

在当时,绢也是货币。

邹先生自动调到炫富模式,吐出八个字:

山木可尽,我绢有余。


意思是说:就算把山上的树买完,我的钱也花不完。

 

这就有点狂了,你让人家高宗怎么接?


结果,邹土豪的18场上市路演还没结束,就被朝廷调查,以勾结权贵之罪,流放到扬州去了。


等他刑满释放回到长安,万贯家业已破产。

据说,那件事过后,谁跟他提树,他跟谁急。你要是在他跟前念:我家院子里有两棵树,一棵是枣树……另一棵还没念完,他就要打人了。

 

看到没,炫富真的是门技术活。

 


06


还有一种,叫坏人炫富。

钱来得不正当,也大炫特炫,就更容易粉转黑了。


比如杜甫的大作《丽人行》里,杨玉环小姐通过裙带关系,把他的两位姐姐,分别晋级成虢国夫人和秦国夫人,堂兄杨国忠升为宰相。

朝野一片愤怒,连敌军安禄山都看不惯了。


但杨家兄妹们却疯狂炫富:

 

绣罗衣裳照暮春,蹙金孔雀银麒麟。

头上何所有?翠微匎叶垂鬓唇。

背后何所见?珠压腰衱稳称身。

 

他们穿着绫罗绸缎,上面有金丝秀的孔雀,银丝秀的麒麟。

头上带着翠玉,背后镶着珠宝。

 


紫驼之峰出翠釜,水晶之盘行素鳞。

犀箸厌饫久未下,鸾刀缕切空纷纶。


翡翠做的锅里,是骆驼肉,水晶盘子里是鱼肉;

但他们拿着犀牛角的筷子,却说没有胃口,厨师们都白忙活了。

......



按说,贵妃的兄弟姐妹,就算骑着西域原装进口宝马,吃着山珍海味穿金戴银,都不算什么。


可他们不是在炫富,而是炫权——能让御膳房给他们送外卖,厉害吧。

 

所以,杜甫写了这么长一首诗,想说的无非就两个字:

尼玛!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