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女人的腿合不拢意味着什么?90%的男人都想错了

夏雪读书 2019-02-19 08:32:12

冷司寒坐上车子,只觉得头痛的感觉越发严重,身体内不时传出一阵燥热,若非头痛的感觉压制着那股燥热。

再加上他向来强悍的自制力,这才没有叫人看出点儿什么来。

此时猛然想起酒店包间中若有若无的香味,再加上自己是喝酒之后才感觉不适,眉头一皱,很快一道冷冽的寒光闪过眼眸。

这点儿把戏就想做弄他,未免太小看他了!

安成的车子极快,很快便开到了冷司寒的私人别墅,转过头的时候他分明看到自家总裁隐忍的怒火。

“老板,这件事我会查清楚。”

冷司寒修长的食指在太阳穴处揉捏,冷冷地嗯了一声。

安成很本分地不再说话,可是一转头,整个人就定了一定,半晌才迟疑地开口:“老板……门口似乎有个女人。”

冷司寒猛的睁开眼睛,寒光乍现,顺着安成的话看过去,透过车窗,自己的别墅门口真的有个女子。

还是个趴着的女人。

心里闪过一丝厌恶,他冷冷一笑,这些家伙这是无所不用其极,压下身体的不适下车,安成跟在他身后嘲讽地对着那女人笑了笑。

冷司寒今晚没有心思去收拾这些想要爬上他床的女人,因为他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更加燥热,头部也更加疼痛。

但是安成的一句话鬼使神差般叫他停下了脚步。

“老板,这女孩似乎也中了药!”

“嗯?”冷司寒转过身去,借着月光正好看到那女子的脸。

心脏的地方莫名地就一怔,快得让他都来不及抓住那种感觉。

那张脸太朴素了,没有一丝的脂粉,月光混着别墅旁边的灯光打在她的的脸上。

细细的绒毛好像闪着一层淡淡的光晕,她身上的衣服只是一件寻常的家居服,可不知如何,冷司寒还是被那张不施粉黛便让人动容的脸撩拨到了。

可很快他就反应过来,谁知道这是不是一场戏呢。

“扔出去。”冷司寒冷冷留下一句就朝别墅里走去,该死的,他现在需要冲个冷水澡!

冷司寒下车,修长的身影快速的朝别墅内走去。

路过女人身边的时候,冷司寒脚步顿了顿,眉头紧紧一皱,月光下一闪而过的面容不合时宜地进入了她的脑海。

下一刻就见他再一次鬼使神差地转过身走到了那女子身边。

居高临下的看着脚下的女人,一双有型的剑眉紧紧蹙起,眼神闪过一丝厌恶。

苏然只觉得身体中有一股邪气冲撞着自己,地面上传来的冰冷和身体里的灼热如同冰火两重天折磨着她,她紧紧咬着嘴唇来压制这种折磨人的感觉。

“唔……好热……”

有些不安的扭动着娇躯,全身如同被燃烧一般的燥热,让苏然忍不住嘤啼出声,光洁白皙的额头上,有着隐忍而渗出的汗珠。

因为被下药的缘故,苏然小脸绯红,眼神流离辗转,原本清纯的大眼睛,此刻有种别样的魅惑。

冷司寒蹲下身去,近距离看着那张脸,心下一动,再看她的樱红的薄唇,原本那已经被他压制下去的燥热再次涌了上来。

被药效折磨的彻底失去理智的苏然,只感觉面前有一个能够救她的男人,此刻的她什么都来不及多想,直接扑进冷司寒怀里。

一双藕臂紧紧的环抱着他的脖子,将自己的唇送了上去。

黑眸中闪过一丝诧异,就连冷司寒都没有想到这个女人会突然扑过来,本想将这个女人用力的推开,但是身体却没有这样做。

这个女人的吻很生涩,甚至是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但是却让他莫名的觉得香甜。

怀里的女人像是水做的一般,柔弱无骨,她的眉头紧缩着,一张巴掌大的小脸绯红的有些不正常。

奇怪的是,他似乎并不厌烦她,而且这个女人居然能够成功的引起他的欲望。

似是并不满足单纯的吻,苏然柔弱无骨的小手开始有些不安分起来,从来没有跟男人这么亲密接触过的她……

根本不知道要怎么办,她只知道自己现在真的很难受。

感受到那纤细的小手,冷司寒倒吸一口凉气,脸色变得阴沉起来,这个女人居然让他险些控制不住自己了。

冷司寒看着那张脸,再看看她娇艳欲滴的樱唇,身体先大脑一步就抱起了地上的人朝着别墅里面走去。

安成有些诧异地看向自家总裁大步走进别墅的背影,他家老板这是要……

将苏然放到床上,冷司寒发现这个小女人早就已经被药效折磨的失去了理智,只剩下双手不停地在他的身上乱抓。

第二天。

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射进房间,苏然动了动,缓缓睁开了双眼。

全身散架般的酸痛让她忍不住紧紧皱起秀眉……虽然没有经历过男女之事,却像是察觉到了什么。

“终于醒了?”

就在苏然还没有反应过什么情况的时候,身侧忽然想起一个冷漠而有磁性的男性嗓音。

惊讶的朝窗边看去,一个身材修长的男人正背对着她看着窗外。

男人就那么静静的站着,虽然只是一个背影,但全身上下散发出来的气质,就如同高高在上的帝王,霸气中带着优雅与高贵。

“你是谁,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回过神来的苏然,警惕的看着窗前的男人,语气中带着质问,一双美眸紧紧盯着他的背影。

身体上的酸痛感,加上早上醒来的时候房间里有一个男人,苏然心中更是有种不好的预感。

昨晚在梦中的时候,她梦见自己跟一个男人不停的做着男女之间最原始的事情,难道昨晚的事情并不是梦?

听到苏然不善的语气,冷司寒猛然转过身,一双黑眸犀利的如同利剑。

第一眼看到冷司寒,苏然感觉自己的心莫名的漏掉了一拍。

天哪,这个世界上怎么有长得这么好看的男人!

他有一张俊逸到不可思议的脸庞,一双墨黑色的眼珠犹如宝石般炯亮。

“这句话应该换我来问你吧,苏然!”

冷司寒冷冽的声音,让床上的苏然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随后立马反应过来。

“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你到底是谁!”

她跟眼前这个男人从来没有见过面,他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

黑眸中带上嘲讽与不屑,冷司寒只觉得可笑,这个女人演技也太差了一点,演技这么烂,还敢爬上他的床!

“苏然,26岁,苏仲山为了公益事业收养的孤儿,苏家最不起眼的存在!”

冷司寒的说话时透露着优雅与高贵,但是语气却是让人忍不住心底一寒。

“你调查我!你到底是谁,你有什么权利调查我!”

自己的信息被一个陌生的男人知道的这么清楚,苏然也有些恼火。

一双美眸带着怒火,小脸因愤怒的原因有些涨红。

“费劲心思爬上我的床,目的是什么?为了帮苏仲山拿到跟我的合作?”

剑眉有些不悦的皱起,如墨般的黑眸更是微微眯起,眼底流露出危险的精光。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这个男人是神经病吧,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在我的面前还想要装傻,你到底是真不知道还假不知道!”

眼神瞬间变得冷冽,冷司寒一个跨步走到苏然的面前,浑身上下散发的寒意,让人忍不住脊背发凉。

这个男人真的是一个危险的人物!

“我……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面对男人慑人的寒意,苏然心里虽然紧张,但还是壮着胆子开口,一双纯净的美眸平静的与他对视着。

犀利的眼神死死的盯着苏然,冷司寒黑眸中闪过冷意,很好,这个女人胆子够大,居然有勇气敢跟他对视!

强迫自己与他对视的苏然,手心中已经浸出冷汗,这个男人真的是很危险,他到底想要干什么,该不会是想要杀了自己吧……

就在苏然一个人胡思乱想着接下来会发生的所有情况时,冷司寒突然站起身。

一张支票从苏然的面前飘落,恰好落在她的手边。

“这里是一千万,给你的封口费!”

冷司寒淡漠的声音再次传来,此刻他连看都不屑看苏然一眼。

既然这个女人不是为了他跟苏仲山的合作,那么目的就一定是为了钱,想到这个女人跟那些挤破脑袋想要爬上他床的女人一样,冷司寒的心底就忍不住升起厌恶感,眼神变得更加冰冷。

听到冷司寒的话,苏然的心里涌上怒火,这个男人分明就是在用钱羞辱她!

“你这是什么意思,有钱就了不起吗?有钱就能够买到一切吗,你的一千万你还是自己留着吧,我不稀罕!”

大声朝冷司寒说出这句话,苏然潇洒的将支票扔到冷司寒的胸前。

身侧的双拳紧紧攥成拳,冷司寒的黑眸微微闪了闪。

这女人是在跟他玩欲擒故纵吗?

承受不住冷司寒那寒意逼人的眼神,苏然有些慌乱的移开视线,随后抓起自己的衣服快速的穿着。

苏然现在也顾不得尴尬,幸好此刻冷司寒是背对着她的,不然她真不知道自己要怎么穿好衣服。

看着身上……苏然心中一痛,原来昨天晚上他们两个真的……

想到自己保留了二十六年的清白就这样美了,而且跟她做那种事情的还不是她心里想着的那个人。

想到那个人,苏然的心里不禁更加难过起来,美眸中也氤氲上雾气,但是此刻却是强忍着,不让泪水流出来。

像是察觉到了苏然的情绪,冷司寒转过身来,见她想哭却又强忍着的样子,心里瞬间涌上怒火,一张俊脸阴沉到了极致。

这个女人现在是什么反应,委屈?厌恶?还是难过?

她处心积虑爬上他冷司寒的床,现在居然还在他的面前演戏。真当他是傻子吗,这点小把戏就会让他上当!

“昨晚的事情把它忘记,在任何人的面前都不准提起!”

有些不耐烦的看向苏然,冷司寒冷冷的开口。

想起昨天晚上他居然要了这个女人,冷司寒的心里就忍不住懊悔,真的是见鬼了,这个女人居然让他没有把持住!

回过神,苏然抬起头看向冷司寒那双冰冷的眸子,有些倔强的开口。

“你放心吧,昨天晚上的事情我会忘记的,因为它是我这一辈子的耻辱!还有,希望你要能够把这件事情忘记,以后我们桥归桥,路归路,井水不犯河水!”

生气的说出这句话,苏然大步走出房间,这个男人以为他是谁啊,以为所有女人都想爬上他的床,赖上他呢。

管他是谁,就算是天王老子,她苏然也不稀罕,真当自己是人民币,人人都爱呢!

苏然离开后,安成这才走进来,看着自家老板阴沉到极致的俊脸,心中诧异,他家老板居然就这样放那个叫苏然的女人离开了,这可完全不像他家老板的性格。

“密切关注着这个女人!”

冷司寒绝对不会相信,一个女人处心积虑的爬上他的床,真的是什么目的都没有,不过这个叫苏然的女人倒是聪明的许多,居然跟他玩起了欲擒故纵。

“是,老板!”

冷司寒的命令,安成丝毫不敢违背。

再次走到窗前,冷司寒透过窗户,看着那个仓皇离去的背影,眸光暗了暗,若是这个女人是有目的的接近他,他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她的!

离开冷司寒的别墅,苏然假装出来的坚强瞬间崩塌,泪水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滚烫的泪水连自己的心都灼痛了。

她保留了二十几年的清白,就这样没了。

她现在可是有妇之夫,若是让穆齐飞知道了这件事情,他们两个人的感情无疑是雪上加霜。

想起穆齐飞,苏然眼泪流的更凶了,她现在连清白都没有了,穆齐飞现在一定更加讨厌她了吧。

他早就盼着跟她离婚,现在出了这种事情,他会不会真的不要她了?

抬起头努力将眼眶中的泪水憋回去,苏然眼神变得冷漠起来,她现在不是难过的时候。

她现在最应该搞清楚的事情就是,苏家人为什么要这样对自己!

当苏然回到苏家的时候,苏家的人全都在,他们的脸上全都带着兴奋以及嘲讽的冷笑。

“呦,我们的苏然苏大小姐回来了啊,昨晚过得怎么样啊,有没有把冷司寒给拿下?”

苏妍率先站起身,优雅的走到她的面前,一脸高傲与不屑的看着苏然,美眸中还带着得逞的冷笑。

苏妍,苏氏集团苏仲山的独生女,是当红的影星,她才是名副其实的苏家大小姐,苏仲山一直对外宣称苏然是苏家大小姐,只不过是为了在外面博得美名。

其实苏然在苏家,只不过是最不起眼的存在,她在苏家没有任何地位可言。

“苏妍,你昨晚到底对我做了什么,你为什么要害我!”

想起昨天晚上晚上苏妍突然跟自己示好,还主动给自己倒牛奶,苏然脸色冷了下来。

她昨晚喝了苏妍给她的牛奶之后就浑身燥热,醒来之后就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男人的房间里,这一切一定跟苏妍有关!

“我这可是在帮你,怎么能是在害你呢!”

眼角挂着讥笑,明明是一副高高在上看不起苏然的模样,可是说出来的话,却让人觉得她是真的在帮她。

“苏妍,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知道你喜欢齐飞,但是如果齐飞知道了你是这样一个女人的话,他还会喜欢你吗?”

生气的看着苏妍,苏然第一次觉得苏妍如此可恨,以前她只是表面上讥讽她几句,可是这次却对她做出了这么恶毒的事情。

苏妍不仅抢走了穆齐飞的心,现在还要设计这样陷害自己,这一次,苏然真的是怒了。

她原以为自己这样说,苏妍会有所担心,岂知听到她这样说,苏妍美眸中流露出来的目光更是不屑。

“你觉得齐飞会在乎你有没有跟别的男人上床吗?他根本就不爱你!苏妍,你未免把自己想的太重要了!哈哈!”

苏妍的声音尖锐刻薄,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把刀在刮着苏然的心。

强忍着心中的剧痛,苏然不想在她的面前表现出自己的软弱,美眸看着苏妍,语气冰冷。

“苏妍,你不要太过分了!就算是齐飞不爱我,但是他知道了你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之后,他也不会再喜欢你的!”

苏然真的很不甘心,起初他跟穆齐飞是真心相爱的,不知道苏妍用了什么手段,让穆齐飞误会,他的母亲是自己害死的。

现在穆齐飞恨透了她,而苏妍又在这个时候趁虚而入,成为就连她跟穆齐飞的隔膜。

“是吗?那你就去把这件事情告诉齐飞吧,你看看他会不会因为这件事情而讨厌我!实话告诉你吧,这件事情齐飞早就知道了,他根本一点都不在意你有没有被别的男人睡!”

心骤然一痛,苏妍所说出的一字一句,对于苏然来说都是极致的讽刺,那不屑与嘲讽,以及带着得意的声音,让苏然的心瞬间跌入深渊。

原来这件事情穆齐飞早就知道了?

原来他一点都不在意自己的清白还在不在……

原来他的心里真的这么恨自己,恨到可以眼睁睁的看着他被别的男人……

呵呵,或许她真的是把自己想的太重要了……

很好,就这样吧,知道了真相,她也就死心了……

看着她失魂落魄的样子,苏妍更加得意了,这个女人知道了真相,就不会再一直缠着他的齐飞了吧?

从现在开始,穆齐飞就完全是属于他一个人的了。

“够了!你们两个人不要再吵了!”

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苏仲山,突然开口,语气中很明显的带着不耐烦。

“苏然,你昨晚到底有没有跟冷司寒……我们苏氏跟他的合作是否能够顺利进行?”

苏仲山看向苏然,语气中不带一丝父亲该有的慈爱与关心,在他的眼里,苏然只不过是他在外界获得好名声的一个工具罢了。

“爸爸,难道这件事情您也是知情的?”

回过神来,苏然看向苏仲山,有些心痛的开口,美眸中早已经氤氲上雾气,但是此刻却是强忍着,她的心里还抱有一丝希望,希望父亲的心里对她哪怕是有一点点的爱。

她虽然只是一个养女,但是从小到大,她内心里一直把苏仲山当成亲生父亲,虽然他对她一直都是不咸不淡的,但是她还是因为自己有个父亲而感到幸福。

听到苏然的反问,苏仲山眸光闪了闪,并没有作答,只是他的态度已经说明了一切。

“原来这件事情您也是有参与的,为什么,爸爸,您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最后一丝希望被湮灭,苏然心如死灰,心已经痛到了极致。

原来昨天晚上的事情,所有人都是知情的,所有人都在合起伙来算计她……


未完

苏然会离婚吗?会怀孕吗?她与冷司寒会不会有意外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