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音乐画出来是什么样子?她用聆听到的色彩画出一个奇幻世界

青岛出版集团 2018-12-04 14:27:08

疾病,或许对于大多数人的意义就是困扰,

但一些非同一般的疾病,

却能使一个普通人变成艺术家,

来自美国的Melissa McCracken就是如此。



音乐响起,

赤橙黄绿青蓝紫……

Melissa将此刻眼前浮现的色彩,

连涂带抹地在呈现在画布上。



今年27岁的Melissa,

是一名“联觉者”(Synesthete),

只要当她一听到歌曲,

眼前就会出现“五彩斑斓”的景象。



而产生这种联觉的根本原因,

是原本应该在一个感觉系统中的

神经细胞和突触被交错到了另一个感觉系统。



所以她干脆将疾病的劣势,

转化为自己独一无二的“优势”,

将她在听音乐时所看到每一帧色彩,

用丙烯颜料在画布上尽情地展现出来。



Melissa还给这些“音乐油画”起了

一个很好听的名字,

叫做《歌曲肖像画》。



抽象魔幻的画面,

极赋感染力的色彩,

仿佛将我们带入了另一个时空。



Melissa15岁时,

一天,她和好友正在聊天,

突然间,她的手机铃声响了,

是迈克尔·杰克逊的《Cheater》,

于是Melissa便对好友说:

“这首歌绝对完美,

它是橙色和红色,

很配我的海军蓝手机,

因为它们是互补色。”



朋友不理解Melissa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一段话,但也正因如此,让Melissa在未来意识到了自己拥有“联觉能力”这一特异功能。



但在此之前,Melissa一直

以为每个人都跟自己一样,

生活在一个色调丰富、

动态的色彩王国。


“音乐响起来后,

我看到了有颜色的漩涡,

不同的象牙色云彩,

粉红色进入我的视线,

随着歌曲推进,

吉他的黄金色突然闪现在眼前,

我真的没有嗑药……”



渐渐地,Melissa身边的好友,

都知道她拥有着联觉能力,

便会经常问她例如

“这首歌是什么颜色”、

“我的名字是什么颜色”的问题。



“我看到的是一个视觉化的东西,其实我并不想从口头上表述它。”


生性开朗的Melissa虽然乐于为好友们解疑,但却总觉得自己无法准确描述感受。于是她开始学习绘画。



在考上大学的那一年,

Melissa画出了人生中的第一首歌,

“它混合了一堆橙色、红色、蓝色等,

在角落里我还画了个可爱的小吉他,

表明这是音乐。”



2013年,22岁的Melissa,

从威廉·贾威尔大学毕业,

但她决定继续画下去,

并把绘制音乐当作自己的职业。



大卫·鲍威的《Life On Mars》、

约翰·列侬的《Imagine》、

Radiohead的《Videotape》……

她以很多音乐大师的作品为基础,

展现出每首歌曲在她眼中的画面。


画面中的每个色彩,

仿佛都跳动着,

属于它们的独特音符。



你无需读懂这些画面,

就能感受到那股,

震撼心灵深处的力量。



即便不是一名“联觉者”,

看到这样的画面,

也一样能体会到其中的韵律。



“音乐的旋律是交织在一起的流动色彩和纹理,每首歌曲就像可以看见和感受到的东西。”



专家研究发现每23个人当中,可能就有一个患有某种程度的“联觉症”。


当受到某种感官刺激时会自发的引起相对应的感知,常见的有对字形与颜色的联觉、声音与颜色的联觉等,比如每次看到数字1时,患者就会看见红色。



但任何事物都有它的两面性,

从不同的角度看问题,

才不会显得片面,

至于如何去看待“疾病”这个字眼,

完全取决于你自己本身,

因为有时这个所谓的缺点,

有可能就会在未来的日子里,

成为属于你独一无二的优势。



英国著名画家大卫·霍克尼、日本艺术家Asae Soya(曾谷朝绘)、生于西安的中国当代艺术家顾亮都是“联觉者”。


颜色似乎会伴随声音,而声音似乎会引发触感,而由五感交织所掀起的内在涟漪,都成为了他们艺术作品中最真实的景致。


“联觉没让我精神恍惚或心神不宁,却让我在感受这个世界时感到一种额外的、独有的活力。”



鲜花再美,也不会百日红,

明月再美,也有圆有缺,

或许就在人生的灰暗面之下,

隐藏着你所忽视的闪光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