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那不勒斯的月光

一瞬 2019-04-15 09:15:45

这是你打开一瞬的第 14 篇文章

撰文:Regor

编辑:Regor

   海底捞四宫格都在沸腾着,小姨妈点了很多菜,都是向晓爱吃的。席间大人们在聊一些投资理财,哪边楼盘涨得快,哪家股票行情不好要斩仓,似乎赚钱是生活里唯一能打鸡血的话题。向晓埋头吃饭,坐在一旁的表妹詹詹推了推他手臂,轻声说:“表哥你都大三了还不交女朋友。”

 

   詹詹比向晓小五岁,刚念高一,今晚之所以聚餐还是因为她。小姨妈要去澳洲度假,于是这个暑假詹詹便被安排寄宿在向晓家,向晓还将负责每周一周三周五送她去城西的画室上课。

 

   第二天上午,向晓带着詹詹穿过城市主干道,与上班族一起拥堵在八车道里。向晓身体往前压了45度,伸手把固定架里的手机拿下来,跟岚老师发微信说可能晚到。岚老师是画室老板,也是詹詹的老师,微信是昨晚吃火锅时小姨妈让加的。消息回得很快,简单两个字【不急】。

 

   向晓一直觉得画室老师都长得像徐悲鸿那样梳着背头的中年男人,挺着怀胎六月肚,一张嘴一口烟渍黄牙。但是岚老师让他改观了。当詹詹和他走出电梯时,岚老师已经在门口,他穿着茶白的齐身短T,黑色涤纶扎脚运动裤,皮肤在自然光线下白得有点冷清。头发黑亮柔软,两侧修剪极短,稍长的刘海错落地搭在前额。圆形银丝边框眼镜安静地搭在直挺的鼻梁上,眼如星眉如炬,一张薄唇似笑非笑。一米八的瘦长身体,微微有点驼背,目视前方,修长的手指勾着手机。向晓本已算是男生中外貌佼佼者一二,但岚老师的俊美多了几分距离感。

 

   詹詹上课是60分钟,于是向晓索性就直接等上她再一起回家。画室其实是在岚老师家中,150平的商品房,留出一间带阳台光线好的主卧用作画室。一来方便避税,二来也不似培训中心那般局促。向晓就坐在客厅看小说,岚老师的母亲是个温和的文化人,也会招呼向晓喝茶。

 

   一来二去,向晓跟岚老师的母亲也能聊上两句,还能在她下厨时打打下手。从阿姨嘴里,向晓得知岚喜欢吃糖醋排骨,吃东西也相当挑剔。每次必选精肋排,一开二,洗净沥干。再下重油中火炸香,少醋多糖,炒糖色时快速均匀地翻动,让每块排骨包裹金棕色的糖浆。渐渐地,向晓开始掌握了这道菜的精髓。詹詹对此嗤之以鼻,说这种小家子的菜女孩子才喜欢吃。

 

   岚逢周二休息,找向晓一起到画具店挑颜料和松节油。两人一起把颜料搬到电梯,再搬到画室。向晓问岚:“晚上的天空和海,哪个更蓝?”

“天空。晚上的海,其实是墨色。”

“那晚上印在海面上的月光,应该用白色还是黄色?”

“那不勒斯黄。”

 

    向晓拿了画笔在画布上涂鸦,岚在一边看着,也不做任何指正。直到那不勒斯黄一片一片像油污一样地浮在海上才作罢。

 

   向晓不服气,他问岚:“你打游戏吗?”

   岚摇摇头。

   

   于是向晓拿他手机下载了王者荣耀,告诉他推塔游戏该如何猥琐,教他如何在下路带兵线。岚拿后羿,向晓就拿典韦。慢慢地,岚学会了关键时刻宁愿卖队友也不要一起送人头,也学会了什么时候出出打野刀,在对面无力分心时自己悄悄去开龙。

    

   下过雨的清凉夏夜,岚和向晓出去吃宵夜。一大盘麻小和半扎冰啤,完了还不尽兴。回到画室,开了支杰克丹尼继续喝。直到第二天,向晓醒来,发现两人躺在地板上,岚靠在他耳畔,睫毛在落地风扇吹动下微微颤抖。向晓突然脉搏加快,轻轻推开了岚,到楼下打车回家。

 

   暑假结束,向晓也回到学校。没课的晚上还是会邀岚一起峡谷作战。直到某个周末的晚上,岚邀向晓匹配,进去房间之后,发现还有一个陌生人。岚和这个人都开着语音,手机里传出音乐声,但没有说话。直到岚在下方打字说,介绍一下这是晴晴,我女朋友。 随即那边传出一个软绵绵的声音“嗨~你好。” 这一局女生拿了妲己,岚选了诸葛亮,而向晓选了孙尚香。下路一路狂拆,就算中路团战了也视若无睹。15分钟完胜对方,向晓拿了MVP。直到退出游戏,向晓没说一句话。

 

   向晓问詹詹,“你认识岚的女朋友吗?”

   詹詹回的很快,“知道啊,据说长得还行,但是个婊子。”

   “嗯?”向晓皱了眉头。

   过了十分钟,詹詹还是没有回复。

   “怎么婊法?”向晓并不放弃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想法。


   “就是这个女的人品不行,经常让岚老师买礼物,却又跟其他男的不清不楚。被抓包后分手还到处跟别人说岚老师不好,真的是个婊子。岚老师还跟别人打了一架,可惨了。”詹詹直接发了语音过来。

 

    向晓气得把手机摔沙发上就去洗澡了,在莲蓬头匀速涌出的热水中,也没能让他冷静下来。向晓连夜打车从学校去了画室。

 

    岚对于向晓的到来有些惊讶,但也招呼他进房间。向晓坐在床边不说话,岚憋了半天才问他怎么了。

   “你真的有那么喜欢她吗?”向晓站了起来,走到岚面前,并把詹詹说的事情再复述了一遍。

    岚沉默地倚在窗边,看楼下车水马龙,手里拿着的咖啡送到嘴边抿了两口。

 

   “向晓,你是不是喜欢我?”

    向晓心里的小秘密突然被剖开,有些无所适从。

   “没有,我喜欢女生。”就像赌气一般,向晓否认了。连他自己也不懂,到底是害怕失望,还是其他什么原因。

 

   “其实今晚那个女生并不是詹詹告诉你的那个,我也不止一个女朋友。什么为谁打了架,给谁买了包,有人考证过吗?那个女人根本从未存在过。”岚说这句话的时候很平静,一点儿也不像说谎。

 

   “那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有了烽火狼烟,才会有前赴后继的投食,女人其实更护短,你怎么不懂呢?”

 

    五雷轰顶的瞬间,跟大多数人一样,向晓并不知道,原来他早就运筹帷幄这一切。

 

    向晓再也没见过岚,后来詹詹也换了画室。向晓微信列表里的岚,再打开朋友圈,已是一条休止线。

 

    直到新年前夕,詹詹告诉向晓,岚自杀了。

 

    他的肾衰竭诊断书上画了一湾海水上的那不勒斯黄色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