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刺客,来自月球》 第3章 华山结义

阿里狼电影文学剧本 2019-04-12 20:03:13


玄哲御剑飞往京都,飞过华山苍龙岭时,忽闻一股酒香,便情不自禁顺着酒香源头飞去,低头一看,原来是一酒葫芦。

玄哲收起宝剑,从草丛中捡起酒葫芦一嗅,酒香扑鼻,浓郁芬芳。

玄哲惊喜万分:“没想到竟然有如此佳酿,得来全不费功夫。”

玄哲刚要畅饮,突然感觉背后有一股风火热浪袭来。

玄哲立即转身,从背后抽出宝剑,挥剑刺向迎面而来的一团火焰,顿时,宝剑与其被撞得火花四溅。

龟爷万万没想到这道人如此敏捷机智,赶紧收住风火轮化出了人形,伸出脖子,“”咔嚓咔嚓“”转动了两下脑袋。

龟爷:“臭道士,竟敢偷喝我的酒,活得不耐烦了吗?”

玄哲:“你是什么妖怪,如此无礼!”

龟爷:“臭道士,是你无礼在先偷喝了我的酒,还竟然说我龟爷无礼?”

玄哲:“原来是一只山龟精啊!酒是我捡到的,你凭啥说是你的?现在酒呢,就在我手上,你有本事就来拿。”

玄哲说罢仰天饮了一口。

龟爷:“我说是我的就是我的!今天龟爷就来教训教训你这等人渣,让你知道一下龟爷的厉害!”

龟爷从龟壳中取出一把二尺长的铁棍,展开后变成了一双截棍。

龟爷轮动着双截棍:“看我的双截棍,哼哼哈兮!“

玄哲着实被吓了一跳,被动地用剑鞘抵挡,随后反守为攻,两人大战起来。没有几个回合,龟爷便不小心被玄哲刺中了脖子,痛得龟爷哇哇大叫。

龟爷不敌,向客栈方向逃去,玄哲紧追不放。

不一会,龟爷便跑进山林客栈,大呼:“死蛇婆,快来救我。”

蛇婆闻讯而出,正好与玄哲相遇,龟爷立即躲到蛇婆身后。

蛇婆:“死龟爷,都多大年纪了,做事还这样慌慌张张,一点气度都没有。你不说常说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吗?”

龟爷:“哎呀,这回可不同寻常,这臭道士的剑术好厉害啊!”

蛇婆扶摸着龟爷的头:“不怕不怕了,有我蛇婆在呢!”

玄哲见状哈哈大笑:“原来是一条蛇精啊。我在想,你们是如何鬼混到一起的?”

蛇婆恼羞成怒,从口中吐出一条长舌如利剑一般刺向玄哲,玄哲急忙侧身躲开。

玄哲:“竟然如此狠毒。”

玄哲用剑刺向蛇婆,蛇婆竟然毫不避讳,立即现出原形,直接飞身缠绕到玄哲的宝剑之上,露出两颗獠牙,朝玄哲脸上咬去。

玄哲大惊,没有想到这蛇婆已修炼到刀枪不入境界,连忙丢掉宝剑,随手从衣袖中打出一道黄符,瞬间化成一张蜘蛛网,朝蛇婆仍去。

龟爷:“蛇婆小心!”

龟爷去救蛇婆,两人却双双落入网中,被玄哲收网活捉。

龟爷和蛇婆双双被打回原形,被玄哲放进了乾坤镜里,龟爷和蛇婆忍受不了乾坤镜的咒符煎熬,在里面不停的求饶。

龟爷:“求道长放过我们吧,我俩可都是好妖啊,从没有伤害过人类。”

蛇婆:“是啊,放过我们吧,可以给你百年参娃吃,增强你的功力。”

玄哲:“我给你们一次活命的机会,我将你们化为龟蛇二符,如果能帮助贫道捉妖降魔完成师命,我就放你们出来。”

龟爷:“什么师命?”

玄哲:“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你只须回答同意不同意。”

龟爷:“你不会让我们去送死吧,我们的孩子还没出生呢。”

蛇婆:“死龟,你住嘴吧。不同意现在就得死。”

龟爷:“好吧,一言为定。”

玄哲:“一言为定。”

玄哲将二妖从乾坤镜中取出,化成了两道龟蛇道符,装进衣袖。

这时,玄哲突然听到厨房里有动静,急忙跑向厨房。

 

只见鬼生反手被捆,嘴巴被一大萝卜堵住,赤身裸体泡在大铁锅里,全身被煮得火烫通红,再看那锅下的柴火,此时燃烧的正旺。

玄哲立即上前把鬼生口中的大萝卜拔掉。

鬼生醒来:“快救我,救我。”

鬼生说完便晕了过去。

玄哲立即用符把火熄灭,把鬼生的双手解开,从水中捞上来,抱起他走向客栈厢房。

玄哲找来被子为鬼生盖上,任其呼唤鬼生仍昏迷不醒。

玄哲为鬼生一把脉,发现其脉博如涌,一浪接一浪,不由大吃一惊。

鬼生迷糊中突然把被子掀开:“好热,好热。”

玄哲再看他的胸口,起伏不停,一片通红。

玄哲趴上去侧耳一听,像有什么东西在拼死挣扎。

这时玄哲想起了蛇婆说过的一句话:放了我们,给你百年参娃吃。

玄哲终于明白鬼生肚中原来是一颗百年参娃,怪不得龟爷和蛇婆要吃了他,至少可以提升自己几十年的功力。

在太清宫,玄哲一呆就是近二十年,虽然他的悟性在所有众师兄中是最好的,但因功底不够,仍然停留在元婴阶段,再也无法突破。师父张真人这次让玄哲代劳前去祭月,实际上也是对他的一次磨练,帮助他打破瓶颈。可是这一切都是未知,如今这颗百年参娃就在眼前。想到此,玄哲的双眼发出了红色光芒。

玄哲死死盯着鬼生,看鬼生嘴角流出的口水,都带着参娃的气息和味道,玄哲不自觉地咽下了自己的一口唾液。

龟爷:“吃了他,快吃了他,你就可以突破元婴了。”

蛇婆:“这可是百年不遇的机遇啊,我们为了找他花费了几十年时间啊。希望道长给我们留一点残羹就行了。”

龟爷:“还等什么,快动手吧!”

玄哲把心一沉,转身拔出了宝剑,横在了鬼生的脖子上,而鬼生似乎根本没有发觉到。

迷糊中,鬼生突然一抬手竟然握住了玄哲的长剑,喃喃说道:“我的剑,我的剑,我要给娘亲伸冤。”

玄哲回头一看,一把铁剑正在桌子上,在月光的映射下,一道寒光闪过玄哲的眼睛。

玄哲上前拿起宝剑,猛然抽出,不由大吃一惊。

这把铁剑虽然看上去再普通不过,剑刃还有一块残缺。但是在剑首却印着一个大大的“白”字,在月光的映射下,格外寒气逼人。

玄哲太熟悉这把剑了。

剑主人正是二十年前的白大祭祀,此剑名曰:月光宝剑。

此剑是当年皇爷赠给白大祭祀的,后因白大祭祀规劝皇上祭月,惹怒皇上被流放酒泉。临行前,白大祭祀把宝剑留给了女儿——香妃,以防身之用。后来香妃因涉嫌毒害皇上而畏罪潜逃,中途曾生一子,不知去向。难道眼前这人就是香妃的儿子?



玄哲上前再仔细端详躺在床上的鬼生,只见他高挺的鼻梁,微凹的嘴角,剑一般的眉毛斜斜飞入鬓角落下的几缕乌发中。英俊的侧脸,温润如玉,尤其是五官轮廓完美之极无可挑剔,眉宇之间无不散发着一种王室贵族的气质,与当年的香妃给人的感觉极为相似。

玄哲狠狠地掐了自己胳膊一把,努力让自己从欲望中清醒过来。

玄哲长叹一声:“真是造化弄人啊!罢了,罢了!”

玄哲气运丹田默默发功,双手在鬼生的肚子上来回推拿了几圈,助鬼生消化,片刻后鬼生的脉搏也逐渐平稳,安然入睡。

 

半夜里,鬼生一觉醒来,感觉如脱胎换骨,浑身充满了阳刚之气。他掀开被子想要下床,才发现自己竟然赤裸裸一丝不挂。

好在玄哲无视,自顾饮酒:“衣服在床头。”

鬼生从床头取了衣服穿好,来到玄哲面前,“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鬼生:“多谢道长救命之恩。”

玄哲:“不必谢,这都是你的造化。”

鬼生:“若不是道长出手相救,我恐怕早就成为了那龟蛇二妖的口中餐了。”

玄哲扶起鬼生:“现在感觉如何?”

鬼生:“感觉全身无比轻松,但是心中仍有一团火在燃烧。”

玄哲:“你的身体本来极度虚弱,又误食百年人参,阳气过剩,一时难以消化,我已为你注入真气,相信用不了几日,你便恢复正常。”

鬼生:“多谢道长,我的命是你救的,以后我就是你的人,我愿做牛做马听你差遣。”

玄哲生气:“你这是什么话,我不需要你这般卑微,也不需要你任何回报。”

鬼生:“是,我知道了。请问道长名号,为何来这山林客栈?”

玄哲:“我乃崂山太清宫张真人门下,法号玄哲。奉师之命前去京都主持祭月大典,路经此地,发现有妖气才追赶过来,没想到竟然救了你。你呢?”

鬼生:“我叫鬼生。”

玄哲:“鬼生?”

鬼生:“是的,听母亲说我出生时她正好路过一片坟地,为躲避恶狼,不得已躲进坟墓里生下了我。所以取名鬼生。”

玄哲:“原来如此。能问一下,你母亲姓什么?”

鬼生:“我母亲铁梅,是桂花镇铁匠。”

玄哲:“OH,铁匠?”

鬼生:“是的,我母亲力大如牛,比男人还能干,你看,我的头盔和面具都是母亲亲手为我打造的。”

鬼生说罢去找头盔和面具,却找不到。

玄哲:“你为何要带面具?”

鬼生:“只因我出生在坟地,阴气极重,出生时我就半张脸的胎记。”

玄哲不解:“我怎么没有发现你有胎记?”

鬼生双手一摸自己的脸庞,惊讶不已。

玄哲拿出乾坤镜,鬼生一照,一张温润如玉毫无瑕疵的英俊面容映在面前。鬼生真得不敢相信,那就是自己!

玄哲:“一定是这百年人参的功力奏效了!

鬼生大喜。

玄哲:“那你为何在此?”

鬼生:“我本在桂花镇,只因母亲为我含冤入狱,秋后问斩,特赶赴京都求皇上赐免死金牌以救母亲。因为心切,才抄了近路,不想遇到了强盗,又遭遇龟蛇二妖的陷害。”

玄哲:“刚才你说,你是桂花镇人,是不是崂山脚下那个?”

鬼生:“是的,是的,你是不是崂山那个太清宫?”

玄哲:“正是。”

鬼生顿时眼泪汪汪:“老乡啊!”

玄哲:“没想到在此碰到老乡,真乃天意。”

鬼生:“如若不嫌弃,我们可结伴而行可好。”

玄哲:“我平时一个人自由习惯了,对于不熟悉的人……对了,你刚才说你母亲为你含冤入狱,这是怎么回事?能否详细说来?”

鬼生:“说来话长。我因为脸上的胎记,被人耻笑,唯有小白兄看得起我。不料,小白兄的母亲被官四代李公子诬陷水性扬花,我为小白兄打抱不平,偷走了母亲的宝剑找其算帐,后被母亲发现前来制止,混乱中,李公子逃跑撞上狼妖而死。官府认为此事由我引起,母亲为我顶罪入狱,秋后问斩。”

玄哲:“向皇上讨免死金牌,你若没点本事让他信服,想必他是不会轻易给你的。你可会剑术?”

鬼生:“我小时曾跟母亲学过剑术,不过只是皮毛而已。”

玄哲:“你随我来!”

玄哲一手拿起酒葫芦,一手拉起鬼生的手,来到客栈外面一处开阔的地方。

玄哲对着明月长叹一声,举起酒葫芦一饮而尽,将其抛向天空,随即从背后抽起宝剑,一跃而起,冲向天空。

玄哲:“把酒临风邀明月,抽刀断水卷残云,醉翁扑蝶剑挑灯,海底捞月倒倾城。”

鬼生惊喜万分,直看得眼花缭乱。

鬼生默默背颂口决,也跟着照做,两人试着演练起来。

鬼生的铁剑遇到月光大放光芒,寒气逼人,威力猛增,与玄哲的太阿宝剑交锋,毫不逊色,这让玄哲吃惊不小。

鬼生又练习了几遍,玄哲加以修正,直至满意。

鬼生突然跪倒在地:“请道长收我为徒。”

玄哲:“我从不收徒。”

鬼生:“那我就做你的剑童。”

玄哲:“叹,你若真有心,就让我们结拜为兄弟吧。”

鬼生:“这……?”

玄哲:“你若不愿意就当我没说。”

鬼生:“结为兄弟,我当然愿意,只是我出身卑微,无才无德——”

玄哲不等鬼生说完,拉他来到大树下,两人跪倒在地。

玄哲与鬼生对着明月起一起发誓:“明月在上为我二人作证,今生今世结为兄弟……”

玄哲从怀中取出一对龟、蛇二符赠给鬼生,算是为兄一份心意。

玄哲:“龟蛇二妖听令。”

龟爷和蛇婆:“主人请下令。”

玄哲:“从今起,你二妖听令于鬼生,若有违反,定斩不饶。”

龟爷和蛇婆:“是,主人。”

玄哲:“这两道龟蛇符赠与鬼生兄弟,在危险时刻,你可召唤他们出来助你一臂之力。”

鬼生大喜,再次谢过。

玄哲又拿出一道穿越符交与鬼生。

玄哲:“别小看这穿越符,它上可入天,下可入地,可以穿越时间和空间,甚至可以穿越灵魂。但须谨慎使用,它会消耗你的功力。有一句口决,我传授于你。”

鬼生默默记下。

玄哲:“天色不晚,我们就在此休息一晚,明天一早赶赴京都。”

鬼生:“好。”

玄哲和鬼生两人进入厢房,倒床而睡……

此处省略一千字吧,你们懂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