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月光族”诗展

走上岸的鱼 2019-03-16 06:05:07


欢迎观临哀牢山小屋~


审核:董树平

编辑:许红军

图片来源:许红军

稿件来源:心境读书交流群

“月光族”诗展

心境“月光族”诗写活动邀请函:

心境各诗友:此次邀请属纯诗歌活动,请书写时咬文爵字,尽量写到让自己满意。具体要求是:

1.每人一首,长短不限,越精巧越好;2.不能以“月光”或“月光族”为题目,围绕着写即可;3.风格不限,倡导百花齐放;4.12月23日截稿;5.主要收稿对象:谷志坚 肖华兴 超玉李 徐小宇 柳桥 李鑫 姚兴科 施国剑 李琳 戴艳 李成虹 黄梦 赵紫龙 谭楚雁 秦川 晓峰 徐正伟 紫双华 董树平 许红军;6.我们的宗旨是:请尊重诗歌,不卖弄,不炫耀,不吹嘘,更不得装逼!高傲自满目空一切者,我们会轻轻地送他滚。此平台运用仅仅为爱好诗歌的你在阳光大道上寻找一个逗号。

(以下诗歌以收稿顺序排列)


失眠断句

超玉李


偶尔失眠,在明月高照之时

读字,补拙


每天成为违心的帮凶

恶心透了伪君子

忙了屁颠屁颠


白天有鬼作祟,徒增一桩桩的徒劳事儿

感谢夜晚,明月下

没有活鬼


感谢你,明月

在这夜深人静,还陪我

这么深

洗去心上的污垢和霜雪


眼光盯得很紧

董树平


云彩就在发际

可以采撷下来打蘸水

乌云与人生便从嘴中浮出


这一群说着诗话的人

在地上寻找月色

寻找草根腐烂的过程

解构地表下的裂变

汩汩的泉眼上

枯草眨一下思春的睫毛


月光成熟得很不透彻

咬一口就知道

掂在手里

在这稀热的冬季

渴望一只蚊子落在手心

咬醒指缝里停留的月光

十月十六的月光

秦川


深深的巷子,杂乱无章

拨浪鼓的声音超级的烦

琴弦上飘着一曲广陵散

我像一面旗,在寒风中飘荡

四面的风拍打在我的脸上

荡漾起一片片空白的月光

十月十六的月亮

大过了圆盘

我穿过孤独的小巷

寻找安慰的目光

一双温暖的手搭在了我的肩上

在某一刻,我假装我也是有伴

喝醉了酒的夜晚,是谁陪在身旁?

应该是那孤独的月光

清晨的粥好过深夜的酒

却没有人给我送上

因为十月十六的月光

已经离散


为诗失眠

谷志坚


(一)

夏夜的蒸笼

把我青草发芽的心

蒸得滚烫滚烫的

还把我藤蔓疯长的思绪

蒸得蓬蓬勃勃的


汩罗江肯定又涨潮了

今年夏天洪水泛滥

大半个中国都洪灾了

不然的话

那位公元二百七十八年

就已经投江自尽的诗人

怎么会从汩罗江中走出来

把我的心装得满满的

也把我的思绪装得满满的


(二)

黑灯瞎火中 

朦胧月色里

迷迷糊糊 半清半醒

我成了《离骚》的俘虏


躺在床上的我

被《离骚》捆绑了起来

床上柔软的席梦丝

一下子变成了

波涛汹涌的汩罗江

睡眠一向很好的我

仿佛躺在风口浪尖上

翻过身来是《离骚》

转过身去也是《离骚》


(三)

干脆不睡了吧

窗外是皎洁的明月光

地上是雪白的地板砖

悄悄看看身边

劳累的妻子已经进入梦乡


我轻轻拿出尘封的稿纸

手握久违的笔杆

抛开平平仄仄的束缚

挣脱格律韵脚的捆绑

与其被诗所困

不如随着《离骚》的飘逸

与屈原的在天之灵一道

在稿笺铺开的诗路上

潇洒走一趟

无聊

肖华兴


在一个无聊的夜晚

一本无聊的旧书

你无聊地翻着

一只无聊的苍蝇

在你眼前和书本之间

无聊地飞着

硬是圈点出一堆无聊的文字

组成一句无聊的话语

给你,说

一个无聊的男人

正在打发一段无聊的时光

或许在想一个女人的无聊


如果是在深冬

如果是一个月光满满的寒夜

如果刚好有一塘红红的火

如果有一个美女,静静的

揣摩你无聊的心情

如果恰好有一只小鸟

头顶飞过

拉一泡鸟屎,落在你的头顶

拉长了你无聊的距离

你对鸟屎,和

远去的小鸟,无聊的抱怨

无聊中,平添了仇视


如梦令

徐小宇


(一)

你在远方的城市

会不会和我一样隔着玻璃

看窗外的白光

深浅不一的敲击 马路

汽车和楼宇


一幕幕的记忆

开始在胸膛里点火

街道上太拥挤

山里的月光没脸白


看人走茶凉

看你在绣楼里弹琵琶

月光流过琉璃墙

流过我们懵懂的华年 


(二)

往月色里灌水

朝天空中撒盐

念的是温尔带笑

祈的是余生静好


起风是流年的主题

只有一些藏得深的人

不被吹得透明

那些吹起的白

不会在意你是不是有野心

只有旧照片

不出卖自己

回望晚秋

姚兴科


孤独的列车遁入空门

茂盛的记忆挟持,疯长

月光无痕

带回家的,却是躺在一首诗歌空空的腹部


煽情的冬季分不出岔口

忿口旁边交叉着黄与白的信笺

诗歌破碎与完美

眼晴编织着青春的梦

幻想延伸黑夜,黄昏迫在眉睫


雁群飞过。村庄被蚕食

风声熄灭。影子在寻找家园

迷失的雁群,在收割季节

黎明后的路依旧遥远


钱包

赵紫龙

 

膨胀是你的本性

也是你的宿命

如果哪天你干瘪,不在饱满了

生活就丰富了

 

房东每天都会想念你

水表会和你撒娇

电表会和你任性

煤气表会和你放肆

10086与10000随时待命

 

躲在无人的小巷

来回踱步,月光清晰

穿透皮囊,看穿转圈的梦想

等待,宿命

洗礼

 

流水之殇

徐正伟


我把自己活着的部分

全都拱手,送给了流水


空调房里润物无声

走进醉里挑灯,蚀骨穿心

才见,日子早已是流水的一部分

水流走了,留下了蓬乱的渔网

时光,只是一床打了补丁的破棉被


新旧辙印纷至沓来,远方将我覆盖

满地的枯叶速朽,我四处奔走

可木已成舟。另起一行已是天涯

你看,四面窟窿嗷嗷待哺

我真的等不及瓜熟蒂落了


把死去还给过去,讨回生活

焚烧我的骨头,拆下东西二墙

预支落花满地,饮下流水之殇

接济我这一生的青黄不接


点明月

柳桥


那年

铁门槛长出青苔

没有人记得还有一片枯叶的存在

连坐在坟山岭上的斜阳

也变得嚣张


是你重新拾起月光

堆积成爱的眼眶

我积攒了五百年的苦水

终于在这个冬天泛滥


载着他的苦痛流淌

我开始顺着他的鼻梁往外爬

那些雾霾

我会亲手把它推下礼舍江


冥想

紫双华


今晚的月

已经挂在树梢

夜行者的哀嚎

谁都挡不住


听完母亲的絮叨

潮汐将钢笔喂饱

打开阀门,蜡烛与烛台

在月色中荡着涟漪

我蛰伏于窗前

慢慢打开一道缝

听说

唐楚雁


你从儿时听过的故事开始

一个个讲给我听

悲剧、喜剧相互交替


一轮用了多年的月亮

凭借着发出的光

也能把思绪打散

流放到星海

你说你的年轻

也随着下落不明


我匆忙地关上了灯

悄悄地把你顺着耳朵藏进心里


江湖

李鑫


一生循规蹈矩

他把自己打磨得比铁硬

比石头光滑

为一只蚂蚁停止行走

为一颗小草绕路

绝不踩踏一切有生命的东西

绝不让一句带锋芒的话轻易吐露


他活得不急不缓

却免不了陷入一些忧愁

他越来越觉得

需要一件软猬甲

供自己在尘世取暖,防身


与人为善,他是与世无争的人

但有人,始终在背后藏着一把刀


自救

施国剑


在夜里

月光姿势下垂,无尽的沦陷

如我自己的肉身,在汪洋里

洒下白皙的骨粉


石匠的铁锤,声声回响

砸入岩石,叫醒了

长眠不起的狮子和花朵


垂钓的人,以月光为诱饵

从流水中抽身

对着岸边的石头

喊醒顽固不化的自己


远行者一路洗涤

想找回一张遗失的纸

涂上铅或灰色

保留荒芜的本质

与月亮无关

许红军


兴隆寺门旁小桃,骨朵精巧

我愿雁声朝北鸣,不为别的

想像数佛珠一样数完她们


故事没有变迁,喜鹊

依然含着几千年前的词句

像是按住时间快门

我先有奔放的车厢,再将暗淡的感伤

溅湿谁的衣角


白天思念飞翔。月在南天时

酒杯里住满天涯

谁在暗暗用力,扣住柔肠般的结局


狐狸来串门,捉个月亮给她

妖精不想入睡,先把骨头描黑


炉火

李琳


每个冬天,风雪不辱使命

我从杂物间翻牌

抹去烤火器身上的灰尘

插电。驱赶寒冷

关掉电源。冷咬住我


我想起童年的火塘

一家子围坐,烤土豆 炸玉米花

豺狼虎豹  鬼灵精怪的故事

乘坐奶奶外婆专列

穿越时光隧道而来

火光神秘地跳跃

睡前妈妈用柴灰捂住火炭

就能温暖我整夜的梦


已有很多年没人给我讲故事

火塘孤独地活着

裹着五年前的炭灰

我总在梦里找炉火

 星辰
戴艳

星辰是黑夜的诠释
岁月在思绪里回归
心中的梦絮
如情人的窗户
一扇扇打开
在淡淡的月色里
倾诉往昔


消失的月亮

黄梦


镂空的纱帐

兜不住


冬夜的霜白

和三十天的挥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