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947乐讯 | 波利尼的德彪西前奏曲第二集录音下月发行

经典947 2019-05-17 06:39:46

在录制德彪西前奏曲第一集20年后,著名钢琴家波利尼录制的前奏曲第二集唱片定于下月16日全球发行。

在评论第一集的录音时,著名唱片评论网站Classics Today指出:“在波利尼手下,前奏曲超越了它们问世的时代。”如今DG的最新专辑体现了他对第二集的理解,而且正好赶上德彪西去世百年。波利尼之子丹尼尔·波利尼(Daniele Pollini)与他一起演奏了双钢琴作品《白与黑》(En blanc et noir)。


1998年波利尼为DG公司录制了前奏曲第一集。他从上世纪80年代起就喜欢德彪西作品,对变幻莫测的钢琴音色和织体充满了向往与好奇,前奏曲第一集的录音也就应运而生了。

▲前奏曲第一集专辑封面
他之前演奏肖邦的经验对他弹好德彪西也不无裨益。波利尼指出:“德彪西非常钦佩肖邦,德彪西和拉威尔都是肖邦的真正追随者,他们理解他的伟大。”德彪西一直很崇拜肖邦,后期还不断从肖邦作品中汲取灵感。


在接受英国BBC三台(BBC Radio 3)采访时,波利尼说没有音乐他就无法过活。他说:“每天我能坐在钢琴前练习,我就将此视为一件大幸,因为我能和精彩的音乐发生联系。我只演奏我每时每刻都乐意演奏的作品。”

德彪西的前奏曲中充满了对生命意义的肯定,这也为波利尼提供了精神力量的源泉。在2016年和2017年,波利尼把德彪西前奏曲第二集与肖邦作品列入同一套曲目中,带着它前往慕尼黑、东京、米兰、科隆、伦敦、柏林、巴黎和维也纳,并在琉森和萨尔茨堡音乐节上演出。去年2月在伦敦皇家节日音乐厅演出后, Evening Standard 评论道:“这套曲目呈现了360度的音乐视野。波利尼的德彪西既有诗意又有力量。”

 

德彪西自己也是一位优秀的钢琴家,擅长肖邦音乐的演绎。他从1910年底开始创作前奏曲第二集,于1913年初出版。在这十二首小品中他的作曲技艺达到了更为成熟的境界,体现了更为大胆的探索,键盘上发出的音响也焕然一新。从“枯叶”(Feuilles mortes)的宁静到“烟花”(Feux d'artifice)的璀璨光芒,“水妖”中的水色淋漓到“匹克威克颂”(Hommageà S. Pickwick Esq. P.P.M.P.C.)的幽默感,这些作品中体现的创意总是令人惊叹。

与肖邦的24首前奏曲不同,德彪西的前奏曲在调性上并无关联,然而却是沿着肖邦开创的先河探寻钢琴音乐的无限微妙。1914年8月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德彪西经历了漫长的创作空窗期。由于法国市场不销售德国版的肖邦乐谱,德彪西的朋友、出版商雅克·杜兰德(Jacques Durand)委托他编订肖邦钢琴作品,在这一过程中德彪西重新燃起了创作的热望。德彪西的传记作者马歇尔·迪茨西(Marcel Dietschy)表示,“肖邦让德彪西重振旗鼓,让他不再被战争牵扯全部注意力,并且从音乐中得到些许安慰。”

 

1915年夏天创作的《白与黑》(En blanc et noir)标志着他在生命最后几年中新一轮创作活动的开始。这首作品由三段组成,受到戈雅深色调的版画作品“随想曲”启发,从中可以隐隐感受到战时法国的紧张气氛——当时有消息称德国人在前线首次使用氯气作为武器,而1915年从美国开往英国利物浦的班轮卢西塔尼亚号沉没,2000多人丧生的事故也让欧洲笼罩在不安之中。作品的中间一段则是献给一位当时在战事中殒命的杜兰德的亲戚。在这里路德众赞歌《上帝是我们的坚实的城堡》(Ein'feste Burg ist unser Gott)在马赛曲背景上出现,在这场冲突的背后,两个国家的智慧何在,德彪西在这首音乐中表达了自己的怀疑。

波利尼的儿子、钢琴家、指挥家兼作曲家丹尼尔·波利尼(Daniele Pollini)在这张唱片中与乃父首次共同录音,也是他在DG公司的首秀。对此老波利尼说道:“和儿子一起录制《白与黑》当然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情。我们都非常高兴地探索其中的丰富色彩和各种层次之间的互相关联。德彪西身为钢琴家明白钢琴上的音响和表达的可能性是无穷的,而这首晚期的杰作正是最好的例证。”

编译:郑超

设计:lau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