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德彪西,“月光·印象”(终)

知乐古典音乐 2019-01-30 08:53:36
  
您与「知乐古典音乐」只有一个关注的距离

今日主播:念晞

你应该知道的古典名家名曲 之

德彪西,“月光·印象”(终)

《佩里亚斯与梅丽桑德》是德彪西音乐风格的一次集中体现,音乐是以主导动机的方式写成的。尽管这种创作方式在“反对瓦格纳”时,德彪西已经将其批判得体无完肤,不过“成也萧何败萧何”——同样是德彪西,使得这一手法迎来第二春,他自有一套处理戏剧音乐的办法:将典型性的音乐主题深藏在管弦乐编曲中,而人物角色并不亲自表现音乐动机。这样做自然很讨巧——听众若不全神贯注,根本不会记得这部剧的音乐要讲什么,甚至听上十几遍,都会有新鲜感。

劳伦斯·吉尔曼在这部歌剧登陆美国时,撰写过这样一篇解读性的剧评,指出这部剧有20多个典型性的音乐主题,可以标记为:“梅丽桑德”主题、“戈洛”主题、“佩里亚斯” 主题、“森林”主题、“梅丽桑德的纯情”主题、“喷泉”主题等;同时他还告诫听众:这些主题常常是含糊不清的,不能用欣赏其它歌剧音乐的方式来面对。所以本剧的音乐就像是让剧中每个角色都头顶着光环,随着剧情发展、角色命运的这个“光环”也变得五光十色。

此剧是德彪西在建立一个独属于自己的歌剧音乐体系道路上的全新尝试;其中,德彪西充分地表明了欲把管弦乐与人声“二者合一”的自信——他是那样的游刃有余、得心应手。

德彪西的时代是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此时的欧洲恰如一个核反应堆, 各方势力暗流涌动。在宗教、科技、美术、文学、音乐等等各个领域引起近乎失控的链式反应;而巴黎,是这一切震动的中心。波德莱尔、魏尔伦、马奈、毕沙罗、德加……这些今天闪耀如同苍穹星辰的名字散布于当时巴黎的角角落落,在不同维度上创造着斑斓各异的美学样态。 而这风起云涌、充斥着争辩、理论与革新的十数年,正是德彪西的青年时代。

十九世纪末期,由画坛生发的印象主义星星之火,迅速燃遍了整个欧洲文艺圈。艺术门类之间的分野已然模糊,兼收并蓄的大师们往往身兼画家、建筑师、作家、诗人、评论家、作曲家等数职于一身。但即使在绘画领域,印象主义也不是唯一的声音。在1886年,最后一次印象派展览后,致力于表达不可表达之物、描绘梦之国度的象征主义迅速成为潮流;同样的运动早已在文坛掀起风暴。绘画、文学和音乐批评共享同一套话语权。德彪西在生前就以“印象主义作曲家”、“象征主义者”而为人熟知, 原因之一很可能就是同时代画坛和文坛余震所至。

但同拉威尔一样,德彪西本人也对这些称谓敬而远之,他在写给友人的信中表示:“印象主义”也好,“象征主义”也罢,对于自己都是标签滥用。他一生的创作内容地负海涵,千汇万状,风格多样到自成一个宇宙,绝非一个简单的 “主义”可以概括。 

德彪西的时代,日后将主导文艺叙事的现代性初露端倪,在古典音乐界绵延了几个世纪的老旧观点正悄然瓦解,但还未臻完美,而德彪西的登场恰逢其时。与同时代后古典主义作曲家相比,德彪西无疑更宽广,更先锋,自他之后音乐有了“现代”一说:音乐朝着深奥、微妙和独特的风格发展;朝着内向、技巧表现和自我怀疑发展。

主观性使德彪西具备了一个现代主义者自发更新艺术语言——这种最重要的能力。所以,德彪西才会在自己的《克罗士先生》中留下这样的话:应该在自由里,而不该在一种只是对弱者有用的、陈腐的哲学条文里去寻找主导思想。任何人的劝告也不要听,除非是风的劝告,它从我们身边拂过,并且向我们讲述现实世界的故事。

/茶茶斑竹



背景音乐列表

1.Pelléas and Mélisande, Op. 5 - Breit

2. A Slow Waltz

3. Syrinx


知乐古典音乐—知识文库

www.zhiyue001.com

  有声音的古典音乐鉴赏平台


FOLLOW US|关注我们的最新动态

微信公众账号:知乐古典音乐(ID:zhiyue_music)

新浪微博:知乐古典音乐

喜马拉雅、虾米、蜻蜓的认证账号:知乐古典音乐


知乐古典音乐∣有声古典公众号

长按 识别二维码 

入驻 知乐社区


JOIN US

招贤纳士|商务合作|添加进群

QQ群:498605894


 点击“阅读原文”可下载本期音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