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睡前想】德彪西的月亮

西安交大思辩学社 2019-04-13 10:09:18


初识德彪西,是在七月闷热的下午。


我在十级考级曲目中一眼相中了德彪西的《博士》练习曲。看谱的时候觉得它比较简单,没想到弹起来却并没有那么轻松,反而觉得节奏离奇古怪,不协和音的色彩也使整个曲调蒙上了一种怪异的色调。我想:写这个曲子的人一定是个古怪、自负、难以相处的老先生。


再识德彪西,反倒是一次浪漫的邂逅。在我很喜欢的一部古典浪漫的电影里,男女主角不约而同地告诉对方:最喜欢的是德彪西的《月光》。看到这里,回想起那个闷热下午古怪的德彪西,也带上了一丝浪漫的色彩。


嗯,的确是一次浪漫的邂逅。


在网上搜索德彪西的照片,大络腮胡子,圆脸,微胖,倒看不出半分艺术家的孤傲气质。这与我心目中德彪西的形象,相去甚远。在听到德彪西的《月光》之后,月光的朦胧,曼妙更是彻底让我认识到了一个完全不同于我想象的德彪西。


在这之前,我一直喜欢的是巴洛克和浪漫主义时期的音乐作品,尤其喜欢的是李斯特,特别是《钟》那种高超的炫技手法,将钟的精密灵巧的机械感展现得淋漓尽致。


但《月光》是不同的,让人有点说不清、道不明,那缥缈的音律后描写的到底是什么,但可以感受到的,的的确确又是月亮下那光与影的明暗变化,给人极富美感的幽美静谧。幽幽的旋律响起,不是在耳边,而是在心间。好像下一瞬间,这抓不住的月光似的薄纱,就要离我而去了。这就是德彪西的月亮,这就是德彪西的月光。


所以音乐是可以给人无限想象空间的。根据不同的演奏、不同的环境,甚至是不同的内心状态,听者都能根据大脑得到听觉刺激进行二次创作,在内心想象、描绘出音乐带给人不同感受的具体画面。这使音乐的美有更多的塑造的可能性。闭上眼,就像是在内心的荒芜上,按照自己内心的想法和安排,让一切都恣意地生长出音乐所描绘的形状。所以我想,之所以会对德彪西有那样一个古怪老先生的印象,不光是来自于练习曲《博士》的小调旋律和不协和音的使用,也更加入了我个人对闷热的七月的那份躁动和不安,这也正是音乐带给我们的美的感受和体验——通过音乐,我感受并描绘出德彪西的相貌和性格。


德彪西说:“想象的世界才是真实的世界。”他看不到月亮,他只看得到朦胧的轻纱似的月光,德彪西也不用看到月亮,因为月光就在他心中。


愿睡前五分钟的随想

给你一晚好梦,和一个更好的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