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男人液体对女性的好处!你都知道吗?

护肤祛痘技巧 2018-12-05 15:13:33

午夜十二点,人烟鼎沸的东江市重归平静,东江大学仙林校区后方人工湖边上,却出现了一道醉醺醺的身影。

陈东一手提着酒瓶,一手夹着香烟,摇摇晃晃的走着,清秀的面孔上,悲伤和愤怒等等复杂情绪交杂着。


“有钱人怎么了?有钱人就能抢别人女朋友了?呵……”陈东一阵嘀咕,提起啤酒瓶朝嘴里猛灌着,今天下午发生的一切,还都历历在目。


前女友周雯雯的指头都快戳到陈东鼻尖儿上了,唾沫飞溅,不屑的神色溢于言表。


“你努力?努力就够了么?你就算再努力十年,够在东江市买个厕所么?”“陈东,现实一点吧!孙少随便送我的一根项链够你一年的伙食费了!”


“雯雯,我……”


“你什么你?陈东,我们之间再没有任何关系了!”


说话间,周雯雯就钻进了旁边一辆黑色路虎车上,车子启动,驾驶位置隐隐约约传来一声不屑的嘟囔。


“东江大学第一名又怎么样?百无一用是书生……”


路虎车扬长而去,而陈东也成了当天东江大学最大的笑柄。


望着面前霓虹下的都市,陈东的眼神一时有些迷离了。作为华夏百强市,东江市的物价高的吓人,许多人奋斗一辈子只为了能在东江市安上一个家,而社会贫富差距大,上流社会的纨绔子弟们夜夜箫歌,纸醉金迷,这让陈东愤恨不已。


凭什么他们就该享受?就因为摊上了个好爹妈?


“周雯雯,我迟早有一天会让你后悔今天的决定!”陈东心中发誓,暗暗攥紧了拳头。


他父亲曾说过,人穷志不能穷。这句话,陈东一直牢记于心。


“啊……不要……”


远远的,传来一声女孩的尖叫,其中夹杂着一道道污言秽语,陈东的酒劲一下醒了三分,他一把甩掉香烟头,忙不迭冲了上去。


月影斑驳下,四个流里流气的青年围着一个女孩……形容猥琐。女孩大惊失色,吓的连连躲闪,却怎么也躲不过这些二流子的轻薄。


月光虽稀薄,但依稀见到女孩的花容月貌,清新脱俗。


五官精致的汉白玉似得,盈盈一根黑带束起纤细腰肢,两只藕臂露在外面,肌肤吹弹可破,那双大眼睛中,此刻充斥着恐惧、惊慌等等情绪,泪水在眼眶中打转着,煞是可怜。


“不……不要,我是东江大学的学生……”


“学生?老子玩的就是学生!哈哈哈,小妞,今天你从也得从,不从也得从!”


……


几个黄毛将女孩逼到了墙角……再无顾忌,淫笑连连,双眼放光。


“这帮畜生!”陈东登时火冒三丈,从树林中冲了出来,大吼道:“住手!放开那个女孩!”


他右手微微斜着,将一个空啤酒瓶别在腰后。


几人先是一愣,旋即看到陈东只不过是个穷学生之后,俱是讥笑起来。


“呦!小子,英雄救美是吧?”


为首一个大汉晃悠悠走过来,伸手掏出一柄弹簧刀,锋利的刀尖直对着陈东。他晃着二郎腿,居高临下,揶揄道:“小子,你刚刚说什么?再说一遍给我听听看?”


陈东没有动,那刀尖距离自己只有一尺。


“原来是个软脚虾。”大汉戏蔑一笑,大手拍着陈东脑门,吐了一口气,嘴里蹦出俩字来。


“孬种。”


他一扬头:“哥几个,教训他一顿。”


啪!


千钧一发之际,陈东抡起啤酒瓶狠狠砸了上去!


啤酒瓶子应声而碎,大汉眼前陡然一黑。


在这声脆响当中,所有的讥笑应声而止。


“嗷呜……”大汉一声哀嚎,捂着流血不止的脑袋蹲了下去,他双眼赤红,咬牙切齿的嘶吼:“给我搞死他!”


“混蛋!”几个小混混冲了上来,陈东刚开始还挡了几拳头,但很快就被人踹倒在地,一顿轮殴。


拳脚如雨点般落下,痛彻心扉,隐约中,陈东就看到那个女孩趁乱偷偷逃跑了。


我靠!搞什么飞机?不是说好的英雄救美么?怎么现在美女跑了,自己也被揍成个狗熊?剧情不应该这样发展啊。


陈东心中满是无语,巨大的痛楚很快袭遍全身,他头一歪,直接昏死过去。


几人拳打脚踢也不见陈东哼哼,这时候伸手探了探鼻息,才有一个黄毛转头道:“袁哥,这小子好像昏过去了,怎么办?”


“马了隔壁的!给老子扔湖里喂鱼!”大汉‘袁哥’痛的龇牙咧嘴,三个小混混架起陈东,一把扔进了人工湖中。


哗啦……随着巨大的涟漪渐归平静,陈东的身影也缓缓消失……


“混蛋!今天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几个二流子骂骂咧咧的离开了。


那四个二流子走后,谁都没有注意到,此刻的人工湖不再如往常般平静。无数的水泡冒了上来,烧开了似得,咕噜咕噜不停翻滚着。


陈东的身躯浮上水面,他双眸微闭,浑身上下一团团金光涌现着。


恍惚中,他来到一处神秘的空间,四周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而他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一名素衣老道。


这道士一手持针,一手持剑向他道:“恭喜你,开启了血脉传承。”


陈东一愣:“什么?”


老道却没听到似得,把剑一扬:“我今日传你鬼武医决,此决,远可肉身成圣、齐物逍遥,近可悬壶济世、渡尽苍生,望你好自珍惜。”


说罢,那一剑一针疾飞过来,直化作两道流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涌入陈东脑中。


玄奥经文一股脑涌进,陈东的头脑好像被撑爆般剧痛,最终,他痛呼一声,再度昏厥过去。


第二天,陈东从地上一咕噜爬了起来,却发现自己睡在湖边草坪上。

他这才想起自己昨晚上被人群殴了。


可一摸身子骨,陈东惊异的发现,自己不仅全身没有一丝肿痛感,而且神采奕奕,就好像……美美睡了一觉一样。


不该啊!


不对啊!


带着疑惑的眼光,陈东看了看周围,却一下愣住了。


现在是早上七点,不少大学生成群结队的走过人工湖,朝着教学区进发。


但此刻呈现在陈东面前的却并不是什么大学生!


那是一个个光溜溜的……自然无比的在陈东面前行走一样。


更有几个女学生,随意的撩动秀发,转头嫣然一笑。


纤细的腰肢,修长的美腿……


这一切的一切,都足以让男性同胞流口水!


“这就是鬼武医决一重天,开天眼?”陈东一阵嘀咕。


原先他还不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但现在却不得不信了。


鬼武医决有肉身境九重天,第一重天就是开天眼,养元气。


果然,陈东此刻不仅开启了透视,还感到自己全身气力满满,一拳下去,好像能打趴下一头牛!


似乎是为了验证心中的想法,陈东走到一颗两人合抱的老槐树前,运足气力,一拳轰了上去。


咚!只听一声闷响,粗大的老槐树剧烈摇晃起来,枝桠摇曳,树叶发疯似的往下掉。


“我滴个乖乖……”


陈东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双手,他也被刚刚的情景吓了一跳,可想而知,自己要是再上去几拳,这六十多年的老槐树绝对要被砸趴下。


经书上说,鬼武医决修炼到肉身九重的时候,能有九牛二虎之力,那家伙,简直就是个人形高达啊!


拥有了这无名法决,陈东再度充满信心,他相信,自己的命运一定会被改写!


陈东随意的翻看手机,却发现扣扣上周雯雯的头像一黑,点开后,只显示出“您以不在对方列表中”的字样。


很明显,自己被这娘们给删了。


淡淡一笑,他关掉了手机。


自从拥有了那神秘传承之后,陈东对于上次劈腿事件已经看的很淡了。


周雯雯这个拜金女对自己劈腿,这本来也没什么好说的,不过昨晚上四个二流子对自己的群殴陈东就不能容忍了。


当然了,收拾这几个二流子是早晚的事,现在当务之急是赚钱。


既然拥有了透视异能,那就要好好利用起来。


东江市,潘家园。


潘家园听起来像个封建时代的大宅院,其实是东江市远近闻名的古玩市场,玩陶瓷的,玩书画的,玩翡翠玉石的,应有尽有。


陈东直赴赌石场。


打开透视之眼,面前的一块块石头立刻就不一样了。


有的灰蒙蒙一片,有的散发着淡淡的绿光,但有的石头上,却光华夺目,绿光盈盈。


“果然!”按捺住心中激动,陈东不徐不疾的走向一个铺子门口。


他知道,越是在这种时候,就越是要沉的住气。


铺子老板是个留着八字胡的中年人,身穿着唐装,见陈东前来,立刻笑呵呵道:“这位小兄弟,来赌石耍耍?嘿嘿,你到老哥我这里就算是来对了!谁不知道我邹记石坊出的翡翠最多?小哥,你看看这个……”


一看陈东的相貌,老板就知道这家伙十有八九是个来淘金的穷学生,对付这种阅历不深的雏儿,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他拿起一块巴掌大的青石,用强力手电筒一照,内里绿油油一片。


老板故意压低了声音附耳道:“这位小哥,看看这质量,啧啧啧,肯定能出绿!二十万,二十万卖给你,就算结个善缘怎么样?”


原以为陈东会心动无比,却没想到他只是摇摇头,推开了那块石头。


开玩笑,陈东身上要是有二十万,还到这里来赌石?


更何况,刚刚通过透视之眼陈东已经看清楚了,这块所谓一定能出绿的石头,里面其实只有薄薄的一层绿而已,谁买谁吃亏。


“这块看不上,那再看看这个?”


老板还不死心,又推荐了几块石头,没想到陈东没一块看的上眼的。最后,他走到店铺角落,抓起一块黑不溜秋的石头,道:“老板,这块怎么卖?”


“这块……”老板一愣,陈东手上抓着的黑石只是他随便摆在这里,充门面用的,他自己都没想到要卖出去,却没想到今天被人看上眼了。


虽然心里默念了一句‘土包子’,但老板的脸上还是很快堆满笑容,三两步走上前,不断夸赞起来。


“小哥啊,你能选上这块石头,那可真有眼光!这块石头是我从明珠山上收来的,收了十块石头,都出了七八块翡翠啦!你别看这石头其貌不扬,准能出绿!这么办,我给你,算五……五千怎么样?”


老板也不敢把话说的太满了,毕竟从之前种种来看,面前这位可不像是个有钱的主儿。


事实上,这块石头能卖五百他就烧高香了。


“嘿嘿,老板,咱也交个底儿,我来赌石不过是玩玩,你也别当我是冤大头宰。这样,五百块这石头我收下了。”


陈东皮笑肉不笑的道,他双手捏着黑石,冷汗不断渗出!事实上,这是他今天在赌石场看到亮度最高的一颗了,能否出绿,就看这次了!


“小哥啊,不带这么砍价的!”老板面露苦色,装作肉疼模样,伸出四根手指头:“四千,四千,不能再少了,否则我得亏本。”


……


最终,两人一顿讨价还价,将价格定在了两千上。


刷卡付款后,这块石头终于归了陈东。


“石头啊石头,老子今后的荣华富贵可都全靠你了。”陈东心中默念,他身上本来还有三千块,现在一刷,只剩一千,可谓是将身家性命都压在了上面。


这时候外面已经呼啦啦的聚了一大堆人,看着陈东手捧黑石,一个个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


“小伙子,你被这家伙骗啦!这块石头摆明了就是边角料嘛。”“就是就是,还两千?这块石头两百快给我我都不要!”“切开!切开你就知道了,这种黑石中还能出绿?简直是天方夜谭。”


未完待续......


由于篇幅原因,更多精彩内容请长按下方二维码扫码识别即可阅读



或者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