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敬月光

心忆桑梓地 2018-12-05 06:48:47
敬月光


请点开音乐跟随小编进入那片桑梓地!


每一棵树都有属于自己的年轮,扎根一处,便直到枯亡;而人在自己的岁月长河中不断前行,奔波不停。十八年时光,我都在父母身边,享受他们无微不至的照顾,总会觉得生活就是辛福的,自然对中秋没有深刻的认识,忽视了那一年中月最圆的夜晚。然而父母和我共度中秋佳节的画面却在我的脑海中定格。



江海平原,苏中大地。我阔别了这片热爱着的土地,离开了深爱着的父母,向北而行,踏上了求学之路。忽然间,内心变得沉甸甸的,我知道,那是牵挂与不舍。从未像如今这般期盼着中秋节的到来,渴望着那一轮圆月的升起。只是,月光依旧,牵挂的一切在南,我在北。倚窗而站,仰望夜空,眼前浮现着曾经的中秋画面,父母忙碌的身影,一切都是那么清晰。


 

每逢中秋佳节,父母前一天便开始着手准备。第一步打扫父亲便一马当先,他拿着母亲新买的红毛巾,提提裤脚,蹲下,开始趴在地板上一块一块的擦净。这是我眼中父亲最细心的时刻了,红毛巾沿着地板线滑动着,抹过的地板在阳光下闪闪发亮。老人们常言:“中秋节前,家中的男主人,地擦得越干净,中秋节那天月光就会多照映到家中,积累的福气也就更多。”也许因为对福气的期盼,中秋节前的码头上聚满了洗拖布的男主人,他们笑谈着,分享着各自的事业,交流着子女的成长,传递着各家的小辛福。



敬月光时,家家户户都会在院落或阳台上放上一张小圆桌,摆上月饼盘,菱角盘和莲藕盘,以表对月光的崇高敬意。故而,母亲便早早来到菜市中的水植摊位,等待着最先出塘的菱角和莲藕,那样菱米才会水分充足,味道甘甜。在塘主的采捞下,作为中秋敬品的二角菱和四角菱,堆满了两大桶,青绿色中夹杂着棕黑色的泥土,轻轻一嗅,阵阵香甜扑鼻而来。母亲便拿着刷子,捧着满篮子刚买的菱角和一根约半米长的莲藕来到码头上,开始清土工作。


二角菱较四角菱大些,仅两头尖角,所以母亲总会捏住菱角的中心,开始迅速的刷起二角菱的尖端及内侧,后用手把菱身整个搓一遍,顿时,青绿的菱角在阳光下显得生机勃勃。而处理四角菱却极为不易,整个过程必须用手清理,四个尖角极为尖锐,只得用食指将四角间的泥污抹去,母亲稍不小心,便会被尖角所刺,鲜血直流。对于莲藕,刷子是必不可少的工具,但刷莲藕着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半米长的莲藕由三四节藕段连结而成,清洗的时候,不能将其折断,必须用洁净的长莲藕寄以对圆月的敬仰和对好运连连的期望。清理结点处是最难的环节,力度拿捏不准,即段段分离,母亲在处理这点时,总会用手掌托住结点,用刷子的边缘绕着结点向下,缓缓外拨,后用手舀起一掌水,浇滴于结点处,即完美的清理死角。母亲清理这些水植的全程,都得弯着腰,低着头,她的汗水顺着被太阳晒得通红的脸颊滑落,她的手在两三个小时与水亲密接触下泛起白泡,手掌中布着些许细密的红痕,那是菱角尖端刮下的痕迹。当我心疼的让她不要再干活了,她却笑着安慰我:“没事儿,这点小伤不算什么,妈不疼。”瞬间,我的眼眶湿润,心中泛着酸楚。


当夜幕逐渐降临,圆月挂上树梢,月色晕染着天际,敬月光也就开始了。父亲在院落里摆上小圆桌,将三把小椅子围成一圈,便坐在一只小椅子上,开始仰望夜空中那一轮圆月,手中握着纸笔,只待灵感来时的佳作。母亲忙活着将刷净的莲藕摆在印有“家和万事兴”的长瓷盘中,豆沙馅的圆月饼铺满大白圆盘,而锅中炖着的菱角,冒着热气,一团团的钻过锅盖的缝隙,蒸腾而上,香味四溢。母亲将月饼盘和莲藕盘放在小圆桌上,看见沉醉在月光中的父亲,笑道:“咱家大作家呀,年年中秋拿纸笔,也没见你成一篇稿,期待今年有佳作啊。”父亲并没有因被打扰而失去兴致,反倒是扬起纸笔,向母亲炫耀:“这你就不懂啦,灵魂的高度在于思想,都在我脑子里存着呢。”母亲依旧保持着笑容,摇了摇头,走向厨房。在慢炖中,菱角已成了深褐色,捞出,装盘,热气弥漫,香甜诱人。再将菱角水倒入茶壶,一并放置于小圆桌上。天上的圆月与桌上的“圆月”相交映,只愿万家团圆,辛福安康。


我眼中的焦点永远是桌上的敬品,当然,除去了那根半米长的莲藕。坐在父母中间,看父亲品茶赏月,深深沉醉于月色之中。母亲则用小刀为我划开菱角的中间线,我仅仅一扳,玉般的菱米赤裸裸的展现在我的眼前,放入嘴中,滑嫩美味,配上菱角茶,入口先是苦涩,下咽后回味的却是无尽的甘甜。母亲喝起茶时,总会讲起我小时候过中秋的情景。那时候还住在邻里街坊院落相通的地方,而我总会偷偷跑到邻居家的院子里,乘着没人的时候喝光桌上的茶水。因为老人们说喝过别人家敬月光的茶水,小孩便不会尿床。尽管我不尿床,还是会和小伙伴们一起窜门喝茶,在月光的照射下奔跑,享受肆意的童年。


月光
渐渐长大,我不再在中秋的月下奔跑,不在意头顶的圆月,应付的吃上几口敬品,喝上一口茶,就已经度过了我的中秋。而今,我身处他乡,异地求学,在中秋佳节到来之际,已开始渴望那一轮圆月的升起,期盼月色晕染的天际。





月圆之夜,我定向南远望,因为,那一头有我眷念的家乡,有我深爱的父母。乡音难改,乡土难别,只待那一轮圆月送去我无尽的思念。




文字:朱俐柔 蒲华杰

图片:熊志琴吴凤群

排版:许晓璐 赵琳芬


欢迎扫码,跟随我们一同走进心底的那片桑梓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