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幽韵与热肠

泡泡鱼的池塘 2019-01-10 16:29:57




杭州的朋友寄来了今年的明前龙井,未开盒近闻已清香扑鼻。烟花三月应是江南最美,泛舟看花再佐以好茶,赏心乐事。朋友是性情中人,去年冬天来京时许诺等春天茶好,必送来品尝,果不食言。古人喝茶颇为讲究,活火山泉烹之,陆羽、黄庭坚主张加盐,苏轼煮茶则认为姜比盐好,这种趣味至今没想尝试。明代之后,散茶代之团茶,饮茶也推崇品其原味,“标格天然,色相映发”。家里铁壶倒有几把,也买入小火炉,总嫌费事而搁置,懒人的一撮淡淡忧伤。


之前看电视剧《琅琊榜》,江左梅郎气质清雅,狐领素袍,心意孤绝,“下雪了,最适合杀人了”。房檐之下,他常以小火煮茶,寒宵兀坐,水沸茶浓,如他心中一颗尚未熄灭的人间火种。《琅琊榜》适合冬天来看,泡杯热茶拥毯而坐,方能体味剧中人心寒凉与茶之体贴。



茶是温润君子,酒是肝胆侠客。朋友聚会常会劝酒,畅言微醺的惬意,可惜我真的于酒无感,不会喝也不懂得妙处,所以性格中似乎缺失这份侠肝义胆。电影《妖猫传》里有三生三世的妖猫,有横空出世的李白,李白虽篇幅较少,却乃点睛之笔。酒仙和诗人,醺醺然不知晨昏,任性不讨好,对高力士斜眼呼之,命其脱靴,不畏权贵。酒至酣畅之时,便能诞生一个诗意喷涌的天真赤子,“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仰面长笑,醉卧酒池。余光中先生曾有妙句:“酒入豪肠,七分酿成了月光,剩下的三分啸成剑气,绣口一吐就半个盛唐。”这份诗酒的魔性转换,是我不懂的李白。盛唐气象磅礴热烈,美酒就是诗人们的自我幻术,李白们迷醉其中肆意挥洒,绝美贵妃也难逃狂浪才子,“大唐有了你,才真了不起。”天才是活在诗与远方的,这种酒鬼若在身边,真真难以招架。


“热肠如沸,茶不胜酒,幽韵如云,酒不胜茶,酒类侠,茶类隐,酒固道广,茶亦德素”,朦胧月色花香正浓,端起酒杯茶碗都好吧,来一杯青春作伴,来一杯得意尽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