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TA | 从新闻人到语文人

庄不庄 2020-06-28 14:21:13

Ta :这里存放着被我们凝视过的世界  




怀念:新闻人的情怀


清晰记得大学时期好几位老师都曾真切地对我说:你适合干新闻!自己对此亦是坚信不疑。新本一的曾经的你们,是否记得在那段峥嵘岁月里,我们年少轻狂!曾记否?四十度的高温,奔波于南京的大街小巷,穿梭于新街口的各大商场,为了找寻南京最贵的一双高跟鞋,为了完成一篇主编交代的新闻稿;曾记否?来自天南海北的同学,为了练就一口标准的普通话,每天吊着嗓门练到舌头僵硬仍不放弃,为的就是那张普通话证书上的“一级乙等”;曾记否?没有空调没有电扇,一台电脑一把椅子,十平方不到的编辑部里,挥汗敲打着一篇篇稿子,就在最简陋的一方天地里,诞生了如今已经十五周岁的《十分快报》;曾记否?老式的快门照相机,旧款的专业摄像机,漆黑的照片冲印室,经常死机的线编剪辑器,一张张黑白的年代照片,一盒盒亲手剪辑的影像资料,记录着曾经作为新闻人的我们的执着与梦想。

工作十二年,虽然从事新闻专业领域的工作时间仅两年,但始终感觉自己骨子里流的是新闻人的血液。不喜欢风花雪月,更爱侠肝义胆;不喜欢悲悲戚戚,更爱风风火火;不喜欢缠绵悱恻,更爱直截了当;不喜欢迂回铺垫,更爱直诉衷肠……当年新闻气息的熏陶浸染了我如今的雷厉风行,重拾记忆的碎片,那些为新闻事业而奋斗的时光,竟已成为值得此生回味的诗行。没能从事新闻工作的情结如今也已释然为对“无冕之王”的仰望,情结也早已沉淀为此生不变的情怀。


当背上所有的梦与想,走进人生的竞技场,

当无缘新闻后的无奈忧伤遇上邂逅语文时的血气方刚,

新闻 & 语文,匆匆 & 忙忙,

拿起酒杯对自己唱:

一杯敬明天,一杯敬过往;

一杯敬朝阳,一杯敬月光;

回忆过往,依然可以滋润心房;

唤醒向往,同样能够温柔寒窗。

于是,我在语文这条路上,不回头地迎风飞翔。


怀揣:语文人的情怀


我和语文,已有十年的相伴,掐指数算,至少还有二十年的相守。最近,“情怀”二字不时地被提起,总觉得,十年的语文人应该有资格去谈谈语文人的情怀了。但真正细想,十年过往,情怀——你究竟是什么模样?青年时,单纯地认为:语文人,饱读诗书、出口成章是有情怀;含英咀华、浅吟低唱是有情怀;自命清高、遗世独立是有情怀……情怀,是我的事,与他人何干?人到中年,褪去锋芒,卸下伪装,发现阿Q的精神胜利只能将自己装进套子,将自己置于井底,聊以自慰那孤芳自赏、苟延残喘的“情殇”,“情怀”究竟为何物?

如今,走出自己的一米见方,见识到了偶像的情怀:

能拒绝名利诱惑,不因社会的寡廉鲜耻就放弃高贵的梦想,那是情怀;

一群尺码相同的人在一起做喜欢的事,获得各自的成就感,那是情怀;

让孩子们具备美好的人性,心中盛开一朵永不凋谢的玫瑰,那是情怀;

这是大语文人的“情怀”。


站在教育的高度,用我的情怀去感染学生的情怀;

站在教学的角度,用我的情怀去发展学生的情怀;

站在素养的高度,用我的情怀去提升学生的情怀;

也是语文人的“大我情怀”。


“情怀”之路漫漫,而我一直在路上,让自己砥砺前行,成为孩子心目中一本会走动会更新的书。将语文人的情怀融入每一个清晨,每一个课堂,每一次交流,在孩子的心里埋下一颗种子,为孩子的成长打开一扇窗;给孩子的发展添一抹生命底色,用语文人的情怀去滋养更多孩子的情怀。


不怕心头有雨,眼底有霜;

宽恕我的平凡,驱散迷惘;

支撑我的身体,厚重肩膀;

守着我的善良,砥砺成长;

拿起酒杯我们一起唱:

一杯敬眼前,一杯敬远方,

从此路不再漫长,灵魂不再无处安放。


心怡老师的板书



读后感:公孙小时


读完想起我报考学校之时,老师希望我报考中文系或者英文系。可那个时候,偏偏喜欢新闻。大概是被心怡说的“侠肝义胆”所吸引。如今想起求学时期的经历,印象最深的不是好玩儿的剪辑和拍摄,而是有一堂文献检索课程,有一位上了年纪的老先生,在一个不大的房间,房间里都是四库全书类的典籍,他仔细地看管着,给它们都做了标记。我们一去,屋子里就热闹了。我们走了,屋子里又安静了。新闻和语文大概有点像我们和这位老先生,一个活泼热闹,一个持重安静。年轻人时不时回去听听故事,长者们也很愿意看着年轻人折腾。

年轻人遇到看不清的问题回去询问,老先生拿出本书来指点着:看,道理都写在这儿。

心怡留恋着新闻,我们大约也都不会后悔。兜一圈有兜一圈的道理,每一步都不可少。不出去折腾和使劲,大概也不会明白我们从小就学习的中文给了我们多么丰沛的滋养。

想起最近喜欢的一句话,来自语文课经常学习的一位作家—— 冰心


爱在左,情在右,

在生命的两旁,随时撒种,随时开花,

将这一径长途点缀得花香弥漫,

使得穿花拂叶的行人,踏着荆棘,不觉痛苦,有泪可挥,不觉悲凉!


祝福 心怡 老师!




庄不庄

我不需要一个人告诉我整个世界是什么样子

你只告诉我你看到的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