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你比月色动人笑佳人在线阅读

看什么小说 2019-04-15 11:46:27

你比月色动人是一本很好看的小说,讲述的是老师和刑警之间的非常温馨的故事,这种题材的小说相信大家也是很喜欢的,那么就来和八宝网小编来了解下吧。

小说简介

林月搬家了,房东周凛主动来帮忙。

沉甸甸的行李箱,他单手抢走,一气扛五楼。

背影魁梧,肌肉紧绷,林月忽然特安心。

后来,他压着她喊月亮的时候,她最喜欢。

温柔秀美老师&外冷内热刑警。

推荐阅读指数:★★★★★

注: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支持原作者。为了保护版权,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只推荐小说名称及作者和小编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仅供大家参考。

关注【看什么小说】获取全文

你比月色动人在线阅读

1、

九月的江市,气温仍在三十度左右,暑气积攒,越到傍晚越热。

韩扬停在小区超市靠窗这排,货架上摆着一瓶瓶老干妈,他拿起一瓶假装看价格,目光却穿透玻璃窗,期待地盯着马路斜对面的地铁口。快五点半了,她该到了。

刚这么想,人来人往的地铁口,突然出现一道纤细身影,穿白色短袖衬衫,过膝黑色长裙,简单干净。她挎着包等在人行道一侧,绿灯亮,她混在人流中朝这边走来,微风吹动她黑色裙摆,露出白皙漂亮的小腿。

韩扬咽了咽口水,推推眼镜,放下老干妈,从另一侧货架随便抓瓶饮料,去柜台结账。

他是小区里长大的孩子,超市老板娘认得他,知道韩扬在省内最好的大学读研究生,也知道韩扬以前住校,上周才突然决定回家住,然后每天都假装来超市买东西,实际是为了找机会与韩家漂亮的新租客“偶遇”。

“喜欢就追啊,你名校研究生,有房有貌,一追准成。”老板娘一边结账,一边看着韩扬笑。

江市人有钱,外地女人都巴不得嫁过来呢。

心事被戳破,韩扬脸红了,付款后拎起饮料狼狈而逃。

离开超市,热气扑面而来,韩扬心更热,站稳了,随意般往左侧看。

一眼就看到了十几步外的林月。

林月也看见他了,房东吴女士的研究生儿子。半月前她搬过来,在楼下遇见韩扬,高高瘦瘦的,一身书卷气。得知她租的是他们家位于五楼的那套房,韩扬主动帮她搬了几次行李,累得气喘吁吁满头大汗。

“又来买东西啊。”林月笑着问。

韩扬看看手里的饮料,心虚点头,然后自然而然地与她并肩而行。离得近,韩扬闻到淡淡的发香,像是玫瑰,但也不确定,女人用的东西,他不怎么懂。视线斜过去,看到林月挎着包的手臂,又白又嫩,从袖口到指尖,没有一丝疤痕,莹润得像瓷。

“这么忙?”她一直在按手机,韩扬好奇问。

林月对着屏幕笑:“还好,跟我学生聊呢。”

韩扬偷偷瞄她手机,刚好对面的人发了新消息过来:“妈妈叫我吃饭,林老师也快点吃饭吧,明天见!”头像是个戴蝴蝶发卡的小女生,六七岁的样子,文字后面还配了一个可爱的小公主飞吻表情。

林月回复:“嗯,不许挑食哦,[乖]”

戴蝴蝶发卡的小女生:“嘿嘿嘿。”

林月收起手机,脸上还带着笑,她教一年级数学,班里四十六个学生,一个比一个暖。

韩扬努力找话题:“现在的孩子,跟老师关系越来越近了……”

林月喜欢孩子,提起孩子就有说不完的话,不知不觉变成了她说,韩扬目不转睛地看着她。进了小区正门,再走五六分钟,到了韩家所在的楼幢。韩扬一家住二楼,顶楼那套改成三间一室出租了,包括林月租的那间。

“我上去了。”韩家门前,林月轻声道别。

韩扬嗯了声,目送林月往上走,转弯,又听了会儿脚步声,他才恋恋不舍地拿出钥匙。

一推门,却见他母亲吴女士站在玄关,绷着脸,神色极度难看。

韩扬目光闪烁,手攥紧了饮料瓶,是不是,又被母亲看见了?

吴女士什么都没说,转身去了厨房。

韩扬肩膀放松,回自己房间,躺到床上,脑海里全是林月柔美微笑的脸,是她白嫩的手臂。

他喜欢林月,他想追她,明天,明天一定要告诉她。

~

第四节课结束,小学生们开心地去食堂吃饭了,林月坐在讲台前整理教案。

“老师。”

林月抬头,看到六岁的傅南小朋友抱着课本站在讲台旁,大眼睛紧张地看着她。这孩子一直都很内向,主动找她肯定有事,林月立即走下讲台,弯腰,柔声问傅南:“南南怎么了?”

傅南小脸蛋红了,翻开课本,慢慢又认真地翻了几页,然后指着一张图问:“老师,这只兔子怎么是灰的?”

那是一道三加一的数学题,三只白兔子旁边单独画了一只灰兔子。

林月万万没料到是这样的提问,看看傅南,她笑着解释:“因为这三只是白兔妈妈生的,灰兔子是灰兔妈妈生的,灰兔子没有哥哥妹妹,想去找小白兔们玩。”

傅南懂了,但还有困惑:“有灰兔子吗?我没见过。”

林月笑,牵着傅南坐回座位,她手机搜出一段灰兔子视频,播给傅南看。

亲眼看到灰兔子,傅南瞪大了眼睛,新奇地盯着屏幕。

三分钟的视频,林月耐心地陪他,只是播到一分钟,突然有电话进来,显示“房东吴女士”。

林月疑惑,跟傅南商量:“老师接个电话,讲完再看可以吗?”

傅南乖乖点头。

林月就坐在他旁边接听,电话中吴女士声音刻板无情,说是租给林月的那间房有人出高价,要求林月三天内搬走。林月懵了,她上个月才与吴女士签了半年的租房合同,定金也交了,怎么能说毁约就毁约?

林月试着讲理。

“定金我双倍还你,你早点搬走。”吴女士态度坚决,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林月看着手机,愤怒过后,是浓浓的疲惫。江市房价高,她大学刚毕业,贵的地方住不起,好不容易才找到这处距离学校只有十几分钟地铁的小区,房租勉强能接受,没想到刚稳定不久,就被人赶出来了。

“老师,你没地方住了吗?”耳边传来傅南稚嫩的声音。

林月:……

下午林月只有一节课,其余时间都在办公室找房子,要么贵要么远,都不满意,暂且记了几个号码,一下班,林月便烦躁地去看房了。校园门外,傅南排队等候周叔叔来接他,看见林老师骑车过来,他想像其他小朋友那样打招呼,攥了攥手,还是没喊出口。

同学们陆陆续续被父母、保姆接走,就剩他自己。

傅南坐在树荫下,嘟着嘴望着路口。

五点半,五点四十,五点五十五……

一辆黑色SUV停在了马路旁。车窗落下,露出一张线条冷硬的脸,男人穿了件灰衬衫,解开一颗纽扣,右侧锁骨处有条淡淡的刀疤。

“上车。”他喊傅南。

傅南抱住小书包,气鼓鼓地转个方向,身板笔直。

周凛见了,推门下车,反手关门时,绷紧的衣袖下现出结实的肌肉形状。

“局里有事,来晚了。”走到傅南面前,周凛弯腰,双手撑着膝盖解释道。

傅南扭头,小嘴儿噘得高高。

周凛:“对不起。”

傅南看他一眼,依然噘着嘴,然后丢下周凛,他自己上车去了,坐的后面。

周凛唇角上扬,带着小学生去吃馆子。

“我不喜欢在外面吃,都是地沟油。”闷声吃了半碗拉面,傅南突然放下筷子抗议。

周凛默默喝啤酒。

傅南盯着他。

周凛一口气喝了满满一杯,完了道:“再忍几天,我请个阿姨,包接包送包做饭。”

傅南耷拉下脑袋,他不喜欢阿姨,可他知道周叔叔忙,没空接他,也不会做饭,除了泡面。

吃完饭,回家。

周凛住的是老小区,没电梯,跟在傅南后面爬上五楼,傅南去写作业,他去洗澡。

家里就一个男孩子,周凛洗完澡直接穿着大裤衩出来了,双腿修长,胸肌上淌着水珠,一抬头,看见傅南站在空置的那间次卧前,呆呆地不知在瞅什么。周凛走过去,看向里面,没开灯,只有一床一柜一桌一椅,太久没住人,床上堆了几样杂物。

三室两厅,如果傅南没搬进来,周凛基本只用主卧与卫生间,泡面都不用厨房。

“作业写完了?”周凛拉上门,低头问傅南。

傅南反问他:“周叔叔,林老师被房东赶出来了,没地方住,你把房子租给她吧?”

周凛愣住。

傅南终于不生他迟到的气了,抱住周叔叔一个劲儿地夸林老师人好。

“男的女的?”

“女的,可漂亮了,我们班主任偷看过林老师好几次。”

周凛:……

到底是班主任看得太明显,还是现在小学生都成精了?

“不行。”不管漂亮不漂亮,周凛都不答应,搬个女人来,放屁都得小点声,麻烦。

傅南又嘟嘴。

周凛摸他脑袋:“去写作业。”

“我不会!”傅南气冲冲地叫。

“哪个不会,我教你。”周凛推开傅南房门,要辅导一年级小学生做功课。

三分钟后,周凛被一道小学生加减法难住了,他会,但他不知怎么教会小学生。

“林老师就会讲。”傅南丝毫不觉得自己笨,只认定周叔叔笨。

周凛:……

“周叔叔,林老师今晚住哪儿啊,睡马路?”傅南还是很担心老师。

周凛突然奇怪:“她的事,你怎么知道?”

傅南就把中午林老师陪他看灰兔子的事情说了一遍。

周凛皱眉,听起来是个好老师。

“你干什么?”回了神,发现傅南拿着他的小手机在翻号码,周凛眉心一跳。

“我问问林老师今晚住哪儿。”傅南认真无比地说,“你不租房,我让林老师跟我住。”

说完就跑一边去讲电话了,一声“林老师”,奶声奶气的分贝,跟与周凛说话时完全不一样!

周凛目瞪口呆。

林月也被自己的学生弄糊涂了,什么叫搬过去跟他住?

“你好,我是傅南的……叔叔,请问你找到房了吗?”

周凛及时抢过傅南手机,一边自我介绍,一边用眼神示意傅南闭嘴。

低沉浑厚的成熟男声毫无预兆传过来,林月震惊地忘了走路,停在陌生的小区门口,缓了会儿才尴尬道:“正要去看……那个,傅南的好意我心领了,也给您添麻烦了,我真的没事,那,您忙,我去看房了?”

女人音色轻柔,似潺潺泉水,只是听声音,周凛就明白小学生为何喜欢她了。

沉默几秒,周凛看眼傅南,认了:“我这儿主卧出租,如果林老师有兴趣,明天下午学校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