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情如月光,爱似微尘 叶如宁 纪炎熙

请叫我饼干 2019-05-12 23:48:22

从前车邮马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




简介:

纪炎熙最终还是要杀她……

叶如宁的气息越来越弱,心痛到窒息。

也好,她欠他的债,这辈子再也还不起,就用命还他的情……

她放弃了挣扎,苍白的脸上滑下两行清泪,认命的闭上了眼睛。叶家被他灭了?妹妹被卖了?

叶如宁浑身一抖,猛的睁开眼睛,拼命挣扎起来。

她可以死,可是叶家是无辜的啊!!

他为什么这么狠心,连她的家人都不放过?






第1章 你想给谁守贞


金陵雨夜。一声枪响,打破了少帅府的寂静。


叶如宁跪在灵堂里,太阳穴被滚烫的枪口的抵着。


高大冷峻的男人脸色阴寒,修长的手指压上扳机,冰冷的声音毫无温暖度:“说,孩子在哪里!”叶如宁浑身发抖,却认命的低着头,一言不发


他回来了,她再也无路可逃……


她逆来顺受的样子落在纪炎熙的眼中,顿时点燃了满腔恨意,一把揪起她的头发:“不开口我就杀了你!”叶如宁被拽得被迫抬头,看向他的脸。


眼前男人的脸和四年前一样英俊,然而冷血的眼神却让人战栗。


叶如宁挣扎了一下,却没挣脱,只得垂下眼帘,低声吐出两个字:“死了。”纪炎熙的眼里的怒火结冰,反手掐上她的脖子:“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为了做少帅夫人,不但害我,连肚子里的孩子也不放过?!”


脖颈剧痛,叶如宁被掐得脸色发紫,伸手想掰开他。身体刚一动,却被推开,重重摔倒在地。


纪炎熙冷酷的声音再度响起,满含厌恶:“你的手太肮脏,没资格碰我!”


叶如宁趴在地上,听着他讽刺的话,心脏剧痛,她咬紧嘴唇,一句话也不说。她喘息了一下,想爬起来,手背上却传来一阵剧痛,疼得她浑身一颤,撑起的身体又滑倒在地。


纪炎熙的军靴踩在她手背上,重重碾压。叶如宁趴在地上,忍住痛呼,咬破的嘴唇渗出了血迹。


纪炎熙居高临下,将她这狼狈的一幕收尽眼里,心里却一点怜悯也没有,讽刺冷笑:“少帅夫人,你怎么抱着我不放?难道我弟弟在床上满足不了你,还想爬回我的胯下?”


他身后,黑压压的军队顿时发出一阵怪笑。纪炎熙抬脚踩上棺材,笑得恣意又张狂:“可本少帅现在不缺女人,还不如把你赏给我的部下,让他们玩个够。”叶如宁浑身一震,不敢相信的抬起头。


她知道他不会放过自己,可没想到他竟会冷血到这种地步,要让她人尽可夫而死!“你不是喜欢犯贱吗,我满足你!”


纪炎熙用枪口挑起她的下巴,口吻既厌恶,又带着浓浓的快意。“不……”叶如宁嘴唇颤抖,眼里终于泛出一层泪光。“


你没有跟我讨价还价的资格!”纪炎熙大手一伸,扯开她的丧服衣带。叶如宁惊恐的推开他,却被衣带一绊,跪倒在他脚下,外袍滑落,里衣若隐现。院子里顿时传来一股吞咽口水的声音,数百道目光直直的盯着她。


叶如宁掩住衣襟,羞愤得浑身颤抖,她乞求的望向眼前的男人,然而看见他讥笑的目光后,又浑身凉透。他是故意的。


她低下头,脸上掠过一丝苦笑,他回来复仇,怎么能让她轻易的死呢?与其被凌辱,不如——叶如宁咬咬牙,忽然一头就向棺材撞去。


纪炎熙眼神一凛,眼疾手快抓住她的长发,狠狠将她拖了回来,按到棺材上:“想死,也得经过我的同意!”


他才是她真正的丈夫,是她退了婚,打掉两人的孩子,现在居然想给他弟弟守贞,真是笑话!纪炎熙讽刺冷哼,撕开她的衣服。


叶如宁被压得动弹不得,浑身发抖:“炎熙,你想干什么……”“传军令,都抬起头给我看清楚了!”纪炎熙冷笑,“看看尊贵的前少帅夫人,是怎么在本帅身下做一条狗!“不要……”


叶如宁拼命挣扎,心里又惊又痛。划破的衣服落下,寒风掠过她的皮肤,激起一片战栗。他羞辱她也就罢了,竟然还当着部下的面……


容不得多想,身体被从后面重重贯穿,一下子劈开。


叶如宁疼得闷哼一声,硬是把声音咽回喉咙,身体被男人用力顶撞着,眼泪再也憋不住,滴落到棺材上。“叶夫人!”纪炎熙将她的头发往后一拽,口吻嘲讽,“还不叫棺材里的纪辰起来看看,他娶的女人有多放荡。”


被他剥光衣服当众凌辱,叶如宁的心在滴血,哭着嘶喊:“你杀了我吧!”回答她的,是更狠的一撞和纪炎熙狠戾的羞辱:“可以,我玩死你!”


院子里一片安静,官兵们没人敢抬头“观赏”,全都转过身去,暧昧的声音却不断响起。“纪辰是你的弟弟。”叶如宁断断续续的哽咽,“求你不要侮辱我,也别侮辱他……”


“你也有求我的时候?!”纪炎熙冷笑,这个时候她还想着棺材里的男人!


他狠狠撞击,顶得纤细的身子不住颤抖,“当年我求你的时候,你是怎么做的?”她怎么做的?泪水又涌出了叶如宁的眼眶,她痛苦的闭紧了眼睛。


四年前她和纪炎熙偷偷拜堂,约定成婚。


两个月后,她却悔婚嫁给他弟弟,成为少帅夫人。结婚前夜,他在后门等了她一天一夜,冻成一个雪人。


他求她不要嫁给纪辰,求她留住腹中的孩子,求她跟他远走高飞……他一生骄傲,那一天却抛开所有尊严,苦苦挽留。


而她,把婚书撕成碎片扔到他脸上,像打发乞丐那样,放狗撵他走。往事已随风,叶如宁紧闭眼眸,咽下泪水,任男人为所欲为。


不知过了多久,纪炎熙发泄够了,抬脚就把叶如宁踹开,扔下一把枪,转身就走,他无情的话飘散在风中:“叶如宁,想死我成全你!”“天亮之前,你要是还活着,我就要整个叶家陪葬!”


“我看你这肮脏身子,还有什么脸去见我弟弟!”……夜风寒冷,叶如宁衣不蔽体的僵坐在地,泪早已干涸。原来纪炎熙的心,现在变得这么冰冷狠戾。他是回来复仇的,她要是不死,他会放过叶家?!


叶如宁无路可走,颤抖着捡起地上的枪,双手握住对准额头,泪水从脸上滑落。“嘭——”灵堂里传出一声清脆的枪响,划破冷寂的雨夜!

                                                                                                                                                                                                                                                                                                                                                                                                                                                                                                                                                                                                                                                                                                                                                                                                                                                            

第2章 勾引了我两个儿子  

 

 叶如宁身体一歪倒在地上,被两个家丁死死按住。


“你想自尽?”大夫人刚走进灵堂便看见这惊险一幕,幸好身边的家丁眼疾手快,扑上去抢走了枪,她气极败坏的尖叫,“你勾引了我两个儿子,还有脸在灵堂寻死?我告诉你,你死了也不能进祖坟!”叶如宁被压在地上,目光空洞,脑门有个血印。


枪里是空弹,他那么恨她,为什么不让她死?是为了让婆婆再来羞辱她一番吗?“在丈夫的棺材面前,勾引他大哥,你怎么就这样下贱!”


大夫人拍着棺材哭嚎,“辰儿当初要娶你,我就不该答应!来人,把这个贱妇拖到辰儿灵前!”叶如宁被两个妇人架着胳膊拉到棺材前,强按着跪下。“孩子的事,我都知道了!”


大夫人咬牙切齿,目光像锥子似的钉在她身上,“我早吩咐过,等孩子一出生就活埋掉,没想到辰儿心软,放过了你!


你说,孩子是不是没死?”叶如宁衣衫不整,脸色白得像纸,低头不说话。“不说是吗?”大夫人恨得眼睛冒出火星,“来人,给我家法伺候。”


一个壮妇走到叶如宁面前,捋起袖口,重重的耳光落到叶如宁的脸上,一下,又一下……寂静的灵堂中,清脆的巴掌声音格外响亮,她的脸颊很快就红肿一片,火辣辣的剧痛,血从嘴角渗了出来。


几十个耳光下来,叶如宁奄奄一息,鼻孔和嘴角都淌着血,却始终一言不发。大夫人撬不开她的嘴,实在没办法,恨得在灵堂里走来走去,忽然咬咬牙,扑通一声跪下,颤声哀求:“如宁,你告诉妈,那孩子究竟在哪里?”


叶如宁虚弱的抬起眼睛,怔怔的看着自己的婆婆。洞房花烛夜,她被婆婆罚在雪地跪了一夜,婚后受尽辱骂毒打,就连怀孕也要站在冷水里洗衣服。


四年来要不是有纪辰的保护,她早就被婆婆折磨死了。她生产的时候,婆婆更是要活埋孩子,为什么现在又跪下来找孩子了?“


妈以前弄错了,以为你肚里的是野种,才对你不好。”大夫人哭着拉起她的手,完全没了刚开始的狠毒,“我问过接生婆,月份是对的,孩子就是纪辰的。


辰儿已经过世了,孩子是他唯一的血脉,是我们纪家未来的希望。求求你告诉妈,孩子在哪儿!”叶如宁跪在棺材前,白色丧服被鲜血染得血迹斑斑,嘴里却依旧是两个字:“死了。”……


问不出孙子下落,大夫人悔不当初,哭晕在地,被女眷们扶走。


烛光幽暗,叶如宁孤伶伶的跪在灵堂里,脸上的血迹已经干了,可心脏深处的疼痛却越来越清晰。纪辰死了,整个纪家再也没有人对她好。


纪炎熙回来接替了他的少帅之位,只会变本加厉的折磨她。


他恨她的无情……叶如宁心底酸涩,不知道该恨老天让他们相遇,还是该感激老天让他们相爱。


明明,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这辈子都不该有交集。偏偏纪炎熙从小被寄养在叶家隔壁,他们无可避免的遇到了。


小时候的纪炎熙长得特别漂亮,似笑非笑的眼睛里还有一点邪气,惹得附近的小姑娘总往小院门口凑,就连眼高于顶的妹妹也给他送了个同心结,不过被他当面丢掉了。


跟是嫡女又受宠的妹妹不同,她是偏房生的庶女,地位低贱,连正眼看他都不敢。可是有一天,纪炎熙忽然拦住她,笑嘻嘻的把一个镯子硬塞到她手里:“这是给我未来媳妇儿的,给你了!”


叶如宁吓得当场傻了,愣愣的看着他,不知道说什么好。他却又在她脸上亲了一下,低声说了句‘我要娶你’,就飞快的跑了。


青涩的时光单纯美好,她以为他只是玩笑,可是后来,他真的拉她举行了婚礼……


叶如宁回想往事,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没注意两条黑影站在身后,拿出麻绳,一点点点靠近她。直到脖子上猛的一紧,她才回过神,呼吸陡然被截断。


她惊恐万分,纤细的手指拼命抓住勒紧脖子的麻绳,双脚在地上乱蹬。喉咙火辣辣的痛,她吸不到一丝空气,眼前发黑。


濒死的眩晕中,有声音飘进耳朵。“别怪我们狠心,这是纪少帅的意思,谁叫你嫁了他弟弟呢!现在他弟弟死了,他回来接替少帅之位,你活着是他的耻辱。”                                                                                                                                                                                                                                                                                                                                                                                          

第3章 你只是一个工具 


纪炎熙最终还是要杀她……


叶如宁的气息越来越弱,心痛到窒息。也好,她欠他的债,这辈子再也还不起,就用命还他的情……


她放弃了挣扎,苍白的脸上滑下两行清泪,认命的闭上了眼睛。


“这就对了嘛,纪夫人,少帅灭了你们叶家,连你妹妹都被卖进了窑子,你说他还能饶过你吗,安心上路吧。”叶家被他灭了?妹妹被卖了?


叶如宁浑身一抖,猛的睁开眼睛,拼命挣扎起来。她可以死,可是叶家是无辜的啊!!他为什么这么狠心,连她的家人都不放过?


没想到她会突然挣扎,身后的两人不耐烦的咒骂:“这娘们受刺激了?好大力气,勒紧!”麻绳深深勒紧纤细的脖颈,勒出暗红的血印。


叶如宁的喉咙格格作响,不甘心的抓紧麻绳。她喊不出声音,只有眼泪不停的滚落。呼吸越来越困难,浑身的力气都被一点点的抽干。


最终,她在绝望中失去了意识,手腕无力的垂下,一只镯子从衣袖里滑出。粗糙的银镯已经被磨光滑了,镯上刻着两个字。


宁熙……这时,一声枪响,抓着麻绳的男子没了气息。另一个男子吓得瘫软在地,叶如宁的身体顿时软软的往地上倒去


一只穿着白衬衣的胳膊突然伸过来,用力一揽把她搂了过去。


纪炎熙单手搂着叶如宁的腰,另一只手拿着枪,冷酷的盯着地上的男子,枪口冒着青烟:“你们想杀叶如宁?”男人一下子瘫软在地上:“少……少帅饶命……”


瞟了一眼怀里的女人,目光落在她红肿的脸上,纪炎熙陡然杀机暴涨:“谁准你们动的手?”男子浑身哆嗦:“是……是大夫人让我们动手的,怕她又勾引你。”“我母亲?”纪炎熙的眼眸暗了一下。


男子点头,冷汗直流。“回去告诉我母亲,要是再敢对叶如宁动手,就别怪我不念母子情分。”


夜风从大敞的门口吹进来,纪炎熙低下头,看见她身上破碎的裙子被风吹起,身上隐约露出新旧交叠的伤痕,刚才竟然没注意。听说她和纪辰夫妻恩爱,被宠得像心肝宝贝一样,那这些伤又是从哪儿来的?


难道她嫁进纪家的这些年,受了欺负?怎么可能,纪辰宠她到骨子里,连妾都不纳,又怎么可能让她受苦?


也许是她的苦肉计,她连肚子里的孩子都能打掉,又有什么事干不出来!


想到这里,纪炎熙眼里的疑惑消失,又恢复成一片寒意,伸手就想把她扔在地上,大脑却不受控制,仍是没撒手。他沉默了一会儿,用枪拨开她脖颈下的衣襟,仔细看她身上的伤痕,想看一下真假。


……空气重新涌进喉咙,叶如宁缓缓睁开眼睛,目光一瞬间凝固。瞳孔里映出纪炎熙近在咫尺的俊脸,也不知道是她的错觉,还是靠得太近,他的眼神竟然有一丝心痛!“炎熙……”


叶如宁一阵激动,刚喊出他的名字,却忽然发现他拿着枪抵在自己的脖子上,刚刚泛起的喜悦顿时化为泡影,浑身发冷。她没被勒死,所以他亲自动手?“你放开我!”


叶如宁剧烈挣扎起来,家破人亡的痛苦让她失去理智,“纪炎熙,我知道你恨我,这条命我可以赔给你,可是你为什么要杀光叶家的人?他们何曾得罪过你半分?”


纪炎熙黑眉一皱,然后冷笑:“他们该死!”“该死的是我!”


叶如宁心痛欲绝。她的孩子就藏在叶家,没想到逃过大夫人的毒手,却死在他的枪下……


一想到孩子没了,她的整颗心仿佛都被碾碎,绝望的哭喊:“全都是我的错,我不该跟你结婚,更不该爱上你……”


“爱我?你根本不配!”纪炎熙一把拎起她的衣领,低吼,“我从头到尾都没爱过你,要不是纪辰抢了我的少帅之位,我会去抢他喜欢的女人?!


犹如一盆冷水,浇熄了叶如宁的激愤,她僵硬的望着他,心里剧痛无比,仿佛浑身所有伤口一瞬间裂开,汩汩淌出血来。


原来……她只是一个工具!他根本就不爱她,只是为了报复弟弟!叶如宁忽然笑了,笑得脸色苍白。


她的确不配爱他,他身份高贵,完美得无可挑剔,而她却是那么平凡,卑微得不敢看他的脸。


可是,是他先说喜欢她,要娶她,也是他强要了她的身子,拉她偷偷结了婚。


她在他面前是那么小心翼翼,惶恐又欣喜,后来她终于敢接受他,把整个人、整颗真心、甚至是整条命都交给他的时候时,他却用嘲讽的口吻,说一切全都是笑话!


叶如宁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像断了线的珠子那样。


“是啊,我怎么配得上你呢……”她眼睛通红的嘶喊,一把扳过他的手,把枪抵在自己胸口,“既然你那么厌恶我,那就开枪啊,亲手打死我!”


刻着‘宁熙’二字的镯子,从她的手腕上滑下,碰到了枪口。


金属相撞的轻微脆响,好像心里有什么东西被碾碎,散得无影无踪……                                                                                                                                                                                                                                                                                                                                                                                                                                                 

第4章 执子之手        

                    

她压着他扣在扳机上的食指,用力向下按去。纪炎熙眼神一厉,猛的拉开她的手,反手扣住她的手腕:“你疯了?!”


趁他分神,叶如宁一把夺过他手里的枪,对准他。纪炎熙的脸色骤寒,停顿几秒,讽刺的笑了:“叶如宁,原来你是想杀我?”他就不该相信这个诡计多端的女人,她怎么舍得死?!


“炎熙……你把我妹妹找回来。”叶如宁握枪的双手不断颤抖,连声音也在发抖,黑洞洞的枪口对着他的胸膛,“她从小没吃过苦,要是进了青楼,她会死的!你放过她吧!”


纪炎熙剑眉微蹙:“你到底在说什么……”“姐姐!”一声哭喊,一条身影飞快的冲进灵堂。


叶如宁惊愕的扭过头,眼前的女子,赫然就是她的妹妹叶蓉蓉!“蓉蓉,你不是被卖了吗?”“姐姐,求你不要杀炎熙。”


叶蓉蓉双手死死抓紧她的手,哭着对她摇头,“都是我不好,你要杀就杀我吧,是我的错!


叶如宁震惊万分,还来不及思考,一股力量就暗中压到了手上。‘砰’一声枪响,屋顶的瓦片被打碎,碎块簌簌直掉。万籁俱寂。


叶如宁浑身冷汗,子弹擦着叶蓉蓉的肩膀飞过,差点就击中了他!!身边响起叶蓉蓉凄惨的哭声:“姐姐,你真的开枪杀我?”


“不是的。”叶如宁猛的回过神,慌乱解释。


刚才她根本就没动,是叶蓉蓉在暗中按着她的手扣下扳机!纪炎熙脸色铁青,眼神冰寒彻骨!他对她手下留情,可这女人竟然真动了杀机!


“你该死!”纪炎熙浑身爆发出寒意,声音犹如冰水浸过。“炎熙,我没有开枪。”叶如宁惶恐抬头,乞求的拉住他衣袖,然而下一秒,她就被他粗暴的提起来。


纪炎熙怒意沸腾,拽住她的衣领:“蓉蓉是你亲妹妹,你也下得去手?!”“我没有……”“贱妇,你连孩子都打掉,还有不敢的!


要不是子弹偏了,蓉蓉就死在你的手里!”纪炎熙狠狠把她甩在地上,大步从她身上跨过,一把抱起叶蓉蓉:“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关切的语气,让叶如宁一下子屏住了呼吸。“炎熙,我好怕。”叶蓉蓉哭着扑进他怀里,浑身颤抖。


“没事。”纪炎熙紧搂着她,声音斩钉截铁:“谁要想伤害你,除非踩着我的尸体过去。”“姐姐不是故意的。”


叶蓉蓉泪水盈盈,抱着他的脖子恳求:“求你别生她的气,下个月我们结婚,姐姐还要作我的娘家人送亲。”


纪炎熙眼神厌恶:“她这么对你,你还为她求情!蓉蓉,是你太善良,这种贱妇不值得你对她好。”


叶如宁怔怔的看着,心脏仿佛被刺了无数刀,浑身发寒。多么讽刺的一幕!她把枪口对准纪炎熙,逼他救回妹妹,可没想到他们早就在一起了!!


她怎么没想到呢?纪炎熙低声安慰几句,起身走到叶如宁面前,从怀里摸出一张红纸,撕成两半甩到她身上:“这东西还给你!”


“来人,把这个贱妇关进柴房。”


说完,他横抱起叶蓉蓉,头也不回的走出了灵堂。


叶如宁望着落在地上的红纸,捂住自己的胸口,那里仿佛空荡荡的,却又痛得难以呼吸。


那是一张大红婚书,四年前她把它撕成碎片,可眼前的婚书却是完好的。当年他捡起她撕掉的婚书,仔细粘贴完整,现在他又亲手撕碎,把它扔回她面前。


叶如宁颤抖着伸手,把还残留着他体温的婚书捡起来,紧紧贴在胸口,泪水落下。由于主人贴身携带,红纸已经磨得发白,上面的字迹却还清晰。


‘今有纪炎熙与叶如宁真心相许,结为秦晋之好,遂成金玉良缘。


此证。’简陋的婚书,是他亲手所写,底下并列写着两人的名字。纪炎熙叶如宁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炎熙!”叶如宁痛哭失声,扑倒在地。




欢迎您与我们联系获取全文,资源整理不易。3-5元/本的辛苦费是我们坚持的动力,客服微信wanging997(伸手党和秒删党 勿扰 勿扰 勿扰)。


声明:本文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扫描下方↓↓二维码,快速添加客服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