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卡布里的月光(三十三)

洞庭潮 2019-02-10 12:36:26

书香湖南    全民阅读品牌示范项目--《方琳书香》电台专栏推荐书籍

二十一 

 

        在马小军眼里,雷奥简直就是个强盗,是周扒皮、刘文彩、南霸天。他从小心仪的女孩子怎么就被这个美国佬看上了,仔细想来雷奥又确实点到了他的痛穴,让他败下阵来。一个战斗功臣,在战场上他可以勇敢毙敌,如今却被这个美国佬几句话就瓦解了。爱情的失败,让他真的搞不懂他究竟错在哪里。他从小就没了母亲,自卫反击战回来又没了父亲,参加工作又没了爷爷,如今他又将面临要失去心爱的女人杜丽。马小军很颓废,有时候借酒消愁,带着一帮手下聚餐时候常常把自己喝醉。在单位上的时候他也开始跟同事吵架,为此被领导喊过去批评了一通。他或许真的相信天涯何处无芳草,同事帮着介绍了几个对象,可是除了杜丽,他看见其他的异性时实在没有那种感觉,他不会去做那种调情追女孩子的事情,他只会认真对待自己的爱情,如同认真地对待自己的内心一般。如果没有感觉的就立即回绝人家,他始终认为当爱情骗子,去害人是不可以的。他的心结在于,明明一直都是有感觉的人,突然间就已经开始名花有主了,而且是在俩个男人竞争中自己亲口承认而让了出去的。马小军内心最不能接受的是雷奥先生彻底击垮了他的自信心和自尊心。在他看来,他觉得自己从来就是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那种信心满满的状态顷刻间在那一夜全化为乌有。没事的时候,他开始认真地学习经济方面的书籍,他报了个电大班,倒不是为了捞文凭,他确实想学点东西了。他想起了很小的时候读初中,那时候读书就一个目标,为杜丽而读,这么多年过去了,事到如今,他的目标渐渐开始清晰起来,他要为自己而读。战争结束了,以后的的社会需要的是各种专业人才,他要把因战争耽误青春年华补回来,单位组织参加了张海迪的事迹报告会,他特别钦佩这位身残志坚的姑娘,散会后他专门请张海迪在他的学习笔记本上签名,放在自己得案头,以此来激励自己学习。
         马小军自信心又开始恢复起来,他每天很早起来开始晨练。在公园里他看见了很多老人在练习太极拳、妇女在跳操。每当他在公园长跑时经过一个草坪,在那里总能看见一白发老头穿着一套白色练功服在练习太极拳,那老头童颜鹤发,拳打得行云流水,凭马小军的感觉,这个老人功力非常的深厚,这样的拳不是一般的人能练成这样的。那老头饱经风霜的脸始终挂着祥和的微笑。清晨的阳光和绿色草坪,再加上这童颜鹤发的老人和这太极,马小军不知道怎的,时常让他看得发痴。这可以使他内心平静下来,一种祥和宁静的心情里又藏着一股子暗暗劲头,时常在心头涌起,他很喜欢这种纯净而有力量的内心强大的感觉。特别有趣的是,每当老头练完收功,准备离去的时候,老头总是自言自语用湖南话朝空旷地大喊几声:“你们是八、九点钟的太阳……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归根到底--还是你们的……”马小军听着这独特的湖南方言想,这老头应该是领袖家乡人吧!

二十二

日子过得很快,不久圣诞节来临了。马小军出完警的时候,已经到了旁晚时分。他把车开到单位停好,走到办公室脱下制服换上便装准备回到单位宿舍,今天的晚餐还不知道在哪里,食堂已经关门了。马小军准备到街上随便买点面包之类的凑合一顿,他刚拉开办公室门准备出去,刹那间惊呀地张开了嘴。杜丽穿着一件红色的羽绒服和一条牛仔裤,正好站在门外。杜丽看着马小军那惊讶地表情,笑咪咪地把脑袋一歪说道:“马队长,怎么了?不认识了?”马小军顿时眼睛一亮,一天的疲倦全没了。他笑了笑说道:“哪能呢!只是觉得有点意外。我刚上来的时候还没见你在这呢!”杜丽眼睛转了两转,摇头晃脑地说:“我可是看见你开车进来的啊!还是侦察兵呢,一点侦察能力都没有。人家大姑娘可是专门在此恭候多时了。”马小军有点摸不着头脑地说:“今天是过洋节呢,你不跟那洋鬼子在一起,跑到这里来干吗?”杜丽笑着说:“人家还不是回家去过大年三十去了。顺便帮我在那边联系好学校!”马小军疑惑地说:“你们,你们已经……”杜丽小嘴一咧道:“什么你们你们,他碰都还未碰我一下,我们都还没领证呢!哎,马小军,你不会是要我今晚站在你办公室门口聊天吧,我可是专程来请你吃晚饭过节的啊!”马小军醒悟过来,连忙说:“对对,我正没吃呢,走,我请客!"杜丽笑着说:“地方早就订好了,哪能要你请呢。走吧!”杜丽一把挽着马小军的胳膊走了出去。马路两边的树上都挂满了一串串的霓虹小彩灯,空中飘着欢乐的圣诞歌曲。马小军走路步伐很快,杜丽欢快地挽着马小军的手一边连蹦带跳地走着,一边欣赏街景。不一会,杜丽带他来到一家酒店餐厅,侍者把他俩带进一包厢。杜丽脱下羽绒服,里面毛衣显出她迷人的曲线。杜丽招呼侍者上菜上酒。她把马小军按在椅子上说:“马小军啊,今天我请你吃饭,咱们好好干几杯!”马小军觉得惊讶,杜丽变得如此的豪爽了,他有些疑惑地看着杜丽说道:“你学会喝酒了?”杜丽笑着说:“我还不是陪马队长尽兴啊,不过说好,你三杯对我一杯,否则拉倒。”马小军好久没有这样开心地笑过,他哈哈大笑起来:“好,来,开瓶!”
  杯光烛影中,人面桃花开。几杯酒下肚后,马小军有些微醉的感觉,眼前的杜丽面颊绯红,眼光流盼。马小军夹了一筷子菜到杜丽碗里,杜丽又给马小军满上一杯酒说:“小军,我问你一个问题啊,你知道爱情是什么吗?”马小军一口干了一杯酒,苦笑着说:“对我而言,我只知道爱情就是放手。”杜丽叹了一口气,幽幽地说道:“对我而言,爱情啊,不是爱你这个人,而是爱着那曾经与你在一起的日子。”杜丽拿起酒瓶,再次加满酒说:“马小军,来,第四轮开始。还是你三杯在先,不喝你就是小狗小猫。”俩人你一杯我一盏地又喝了起来。这一餐饭他们一直吃到了餐厅打烊。吃完饭他们俩搀扶着摇摇晃晃走出来,马小军刚准备说送她回家,杜丽就一把捂住他的嘴巴说:“小军,你听着,不许走,今晚谁也不许走!”杜丽顺手按开了电梯的门,她拥缠着马小军进了电梯。电梯门关了,她突然勾住马小军的脖子,仰头轻吻着马小军。马小军感到浑身发热,血直往头上涌,他完全控制不了自己,把杜丽搂着一提,俯身狂吻起来。
        第二天上午,马小军睁开双眼的时候,发现自己赤身裸体躺在酒店里客房的大床上。他掀开被子爬起来穿好衣服。他拉开窗帘,只见外面天已经大亮,眼前黄浦江尽收眼底,太阳照在江面上泛着金色的波光,远处传来几声客船的鸣笛。杜丽已经走了,留下了一封信在桌上,马小军拿起信纸一看,杜丽那清秀的字迹跃入眼帘:“小军,我人生最宝贵的第一次主动给了你,请你不要以为我是轻浮。虽然我们的感情是任何第一次都不能代替的,但是我只能这样。我不能无望地在感情的漩涡里挣扎下去,我以后不再欠你的了,我亲爱的大坏蛋……”

                   (待续)

~~~~~~~~~~~~~~~~~~~~~~~~~~~~~

  长按二微码    关注洞庭潮 

  投稿邮箱:24598248@qq.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