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温州大煤枭2:月色下的刀光09

歪才说 2019-06-17 01:20:11


次日一早,朱高山并带上李可畏三人去了溪口村。


溪口村在黄土高坡脉上,四周是连绵的山脉,全村人口稀少,还不到100户。没有公路直通到村里,人烟稀少,可以说是穷乡僻壤。


那时的清平省,到处是勘探队伍和手握现金的财主,颜永平能找到这样的地方,朱高山倘若不是有施政辉作为线人,他根本就想不到。一般情况下,有山的地方的就有矿井,然而,这里就像是一个刚刚成年的处、、女,尚未被染指。


朱高山上次来溪口村考察,就算是在施政辉给的指示图引导,都未能及时准确地找到。


这次,朱高山不仅带了一桶汽油,还带了家伙,另外还在镇上的小店里买了一些干粮、水果以及烟酒,以备不时之需。他们一路颠簸来到溪口村入口的半山腰时,夜幕已深。


朱高山把车停靠在山边,指着远处若隐若现的灯光道:“那里就是溪口村了。”


“晚上睡哪啊?叔。”肥猪望着一片茫然的窗外问道。


“车上。”朱高山说。


“那我们到底要做什么?”李可畏问。


“等再晚点我再告诉你们。”朱高山说,“现在你们先吃点东西,待会我们步行去溪口村。”


“为什么不开车进去?”矮子刀问。


“我们今天要做的是神不知鬼不觉的事情,现在不用多问,待会跟着我,听我命令就是,明白吗?”


“明白了。”


10点左右,朱高山从后备箱拿出了几个包,给李可畏三人每人分发了手电筒、西瓜刀、电棍,而他自己则是用手枪代替了西瓜刀。


朱高山交待道:“待会你们都跟着我,一定不要走散,如果走散了,就在这里集合。”说到这里,朱高山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沓钱,“万一有人走散了,我会在这里等半个小时到1个小时,如果我已经走了,那么,你们自己回去,我会把剩下的干粮扔在旁边。”


夜风较凉,李可畏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周围已经漆黑一片,只有稀疏的星光。


矮子刀和肥猪不敢再多问,他们默默地跟在李可畏和朱高山后面。



到了溪口村村口,朱高山命令道:“现在开始不许大声喊对方名字,只能用我们自己的闽南话沟通,不要用瓯语,不许抽烟,不许咳嗽,不许放屁,待会我们到村长住的窑子里,注意,我们这次的目的主要是以颜永平的名义去动一下村长,不要出人命,等下我们搞定村长后,标笑和在鹏两人在门外把守,一有动静立即告诉我们,我和可畏进去,在鹏在门外适当的时候,你要故意说漏嘴,就说颜老板的电话……”朱高山用手电筒照了下他们的脸,“明白了没有?”


“那我们要不要砍村长?”矮子刀问。


“当然要,不过只要让他受点伤即可,最重要的就是要让他自己觉得我们是颜永平的人。”朱高山强调道。


溪口村静悄悄地,偶尔有几声狗吠。没有路灯,几个人蒙着脸快速地小跑着,扬起的黄土灰尘透过口罩吸入鼻孔,令人感到难受。


穿过一座窄小的木桥,王顺发的窑子就在眼前。


王顺发的狗突然狂吠了起来。


窑子里的灯是暗着的,朱高山小声道:“矮子你等会去把那只狗给我电倒,真不行,给我砍死喽。”


“知道了,山叔。”


“可畏你和我去敲门,只要门一开,我们就冲进去,要及时电倒里面所有的人。”


“里面有多少人?”


“应该就两个人,一男一女。”


“好。”


“肥猪你要注意,万一里面喊起来,你要注意周边的是否有人跑过来,懂吗?”


“懂。”


朱高山正准备对矮子刀说话,矮子刀已经不见了,随后,就听见一声狗的呜咽声。“臭小子,动作真快。”朱高山打开了电棍开关。


“笃笃笃……”朱高山敲响了王顺发的门。


没有反应。


“笃笃笃……笃笃笃……”朱高山连续用力敲打了几下。


依然还是没人应答。


李可畏走到一边,捡起一块砖,“山叔,砸他玻璃?”


“好。”


“嗙”的一声,李可畏用力的把转头砸向窑洞唯一的一扇窗户。


“我操你妈葬你爹的,哪个龟孙子砸的……”屋子里的灯立刻亮起,并传来一阵破骂声。


“吱呀”一声,王顺发打开了门,手里还拿着菜刀。


李可畏立刻把手中的西瓜刀扔在一边,然后从旁边跳出来,用自己在华胜村村民口中学到的脏话骂道:“球大个东西……”


王顺发立刻扬起菜刀欲向李可畏砍去,朱高山迅速地从一边跑出来,右手狠狠地将电棍插向王顺发的大腿。


王顺发瞬间就被电麻了,手里的菜刀哐当掉地上,李可畏拿起地上的西瓜刀,嗖的一声直接从王顺发后背劈了下去。


“快,把他老婆弄倒先。”朱高山拉着李可畏跑向窑洞。


矮子刀也想跟进去,但被朱高山叫住了。


“你跟在鹏在外面等着先。”


王顺发的老婆叫郑童,她正要起床看外面发生了什么,两只雪白的大奶子还露着,见到两个陌生人,她顿时慌张的大喊救命。


李可畏立即跳上床,把刀架在她脖子上,“闭嘴。”


郑童立刻就用双手捂住嘴,两眼充满了恐惧。


然,她的两个nai子又露了出来。不得已,她又迅速地拉起被子躲在一边。


“不要杀我。”她哆哆嗦嗦地说了这四个字。


“把她眼睛蒙起来。”朱高山用闽南语对李可畏说道。


待李可畏用衣服把郑童的双眼蒙住,他并跑到门外,然后与矮子刀三人把王顺发抬了进来。


郑童刚要喊出声,就被矮子刀吓住了。


“你老公没死,我们只是教训他下。”朱高山道。


郑童蒙着眼,心中越发紧张,生怕他们会杀了她与王顺发。“你们到底是谁?想干什么?”郑童问。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说着,朱高山拿过李可畏手中的西瓜刀,扬手就朝趴在地上的王顺发劈了一刀。


郑童立刻就就惊叫起来。


“去把她嘴堵住,给我绑起来。”朱高山对李可畏说道。


李可畏找了条麻绳,利索地将郑童绑在凳子上,然后拿来毛巾塞向她的嘴巴。


朱高山走到郑童面前,道:“我们也是受人之托,以后让你老公少搞特殊,懂吗?”

郑童使劲点头。


此时,肥猪在门口轻声喊道:“大哥,颜老板电话。”


朱高山自言自语地用普通话道:“这傻逼怎么用普通话说了?”说着,转身就出门了。


矮子刀见到郑童露着奶子,看到李可畏站在门边观察外边的情况,想入非非之际,朱高山进门了。


此时,朱高山示意大家撤。


李可畏和矮子刀立刻就随朱高山跑出窑洞。


夜色朦胧,凉风有信,四个黑影快速地消失在溪口村的小径上。


朱高山连夜把车开到北阳镇。



一路上,朱高山很高兴,因为前后总共只花了一个半小时都不用。而且事情顺利,眼前的三个孩子做事让他感到放心。


朱高山特别称赞了肥猪,他这样说:“在鹏,你刚才用我们方言说话,却用普通话喊出了颜老板三个字,叔叔很满意。”


肥猪有些不好意思道:“我刚开始忘了,后来只是作为弥补。”


朱高山道:“哈,能够意识到错误,并随机应变也很难得,不要自责,叔很满意。”


李可畏此时已然明白朱高山的用意,他闭上眼在静思——想成为煤老板的路很遥远,其中依然免不了还要做类似晚上的事情,甚至还要超越砍人到杀人的地步。


他很明白,像溪口村这样的地方,神不知鬼不觉的杀掉一两人,有谁会知道?想到这,李可畏内心忽然感到了害怕。


他也不是怕死,决定来清平省的时候,就已经把命交给了上天,因此,不论矿井下面多么漆黑,他都毫无畏惧。他更害怕的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拥有自己的矿井。但命运的天平已经倾斜于他,年纪轻轻的他即将迎来又一次至关重要的转折点。


《大煤枭》1季回顾:

《大煤枭》1季|一个温州亿万富豪的传奇之路01

《大煤枭》第1季|少年结拜盟兄弟02

《大煤枭》第1季|少年打手03

《大煤枭》第1季|美女驼凤归来04

《大煤枭》第1季|超级白富美颜小茹登场05

只是因为牵了你的手|《温州煤老板风云20年》第1季06

危险靠近|《温州煤老板风云20年》第1季07

没有永远的秘密|《温州煤老板风云20年》第1季08

被抓了|《温州煤老板风云20年》第1季终

 

《大煤枭》2季回顾:

温州大煤枭传奇第2季-出狱01

选择比努力更重要02

遇见贵人03

谜一样的第一桶金04

下定决心出走大通市05

大通市第一战就负伤了06

有一种无性生活叫矿工07

“您好,我是88号小寒,很高兴为您服务。”08




长按二维码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