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窗前明月光,美男睡得香

微轻程序商城 2018-12-04 14:37:52

 南诏有座青山,衣带水,山水如画,风景好不宜人。这青山的出名不是风景,而是青山里住着的人,他是武林中乃至朝廷中都关注的人。

    此人有个绰号叫苗老头。少年白发,叱咤武林三十余年。年过五旬隐居在青山之百花谷之中,不问世事。要说这苗老头有什么本领,能叱咤三十余年之久,那就要从他出生地南诏说起。

    南诏地处西南,苗人居多。苗人善蛊,世人都说蛊是一种邪术。但这种邪术也不是什么人可以驾轻就熟,信手捏来。而苗老头就是一位出色的蛊师。他不仅继承前人的光辉还创新培育更毒更特殊的蛊,杀人于无形之中,操纵他人如玩偶。武林中人,都道是苗老头一出,谁与争锋?

    苗老头身上有三宝,江湖人人觊觎,又望而却步。这第一宝是苗老头身上的水仙玉露丸。相传这水仙玉露丸有起死回生之用,可把鬼门关上徘徊的将死之人救活,乃过世的天机神医乔段梁相赠,这世间仅此三粒都在苗老头那儿。这第二宝是苗老头钻研记载一生的蛊术和天机神医乔段梁遗留下来的旷世医书。

    这些宝贝,江湖人不屑,人人想得的是这第三件宝贝,因为得到这宝贝,苗老头什么都归他们所有,此乃旷世奇宝贝啊……

    这第三个宝贝就是苗老头的宝贝独生女——苗宝贝。说起苗宝贝,江湖人皆一把鼻涕一把泪,泪眼婆娑得很呐。苗宝贝还没出生,晚来得子的苗老头就张罗起为苗宝贝择佳偶了。他说苗宝贝的相公,一定要是天下第一,样貌才华绝世无双,风华绝代,对苗宝贝忠心不二,任苗宝贝蹂躏。

    苗老头的娘子问:“相公,你怎知我生的必是女儿?要是男儿怎办?”

    苗老头抚摸他娘子的青丝,淡定地说:“谁说男子不能有相公?照嫁无误。”

    吓得苗老头的娘子当晚生了个胖妞。苗老头一看是个没带把的,笑得把人皮面具都笑掉了,一个月都合不上嘴。江湖得知苗老头的娘子生了个女儿,齐体嚎啕大哭,尤其是家有幼苗男娃的名门世家。

    早在苗老头知道娘子有喜那会儿,苗老头就打算为自己的子女准备婚事了。他研发出一种蛊,名为独情蛊,这受蛊为一男一女,从此以后必须只能有对方。要是哪一方跟别的异性发生肌肤之亲,那就会当场暴毙。

    苗老头寻思好了,他喜欢女儿,他都而立之年了,这胎他已经自动把这未出世的婴儿认作女儿打算,他要为自己的宝贝女儿寻一位最佳又专情的相公。

    这也是各大名门世家痛哭流涕的原因。苗老头在神不知鬼不觉,早就对稍有名气而且看得顺眼的奶娃下了手了,他给他们下了一种蛊,专业术语叫“名节蛊”。这蛊了不得,受蛊者在未成年前不得与长自己五岁以下的女子过分亲密,比如拉拉小手啦,搂搂抱抱啦,皆不可。违背者,将会恶疾缠身。这简直比邪门歪道之术还要邪门,那些名门世家气的牙牙痒,又只能憋着吃哑巴亏。那个苦啊,只能找个树洞谈谈心了。

    谁敢忤逆苗老头?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可也奇怪,一夕之间,苗老头在武林中销声匿迹,任谁也不知这苗老头去哪里了,随着岁月如梭,那些名门世家的奶娃们有的身上蛊毒印记也消失了。

    十五年后,身上唯一有蛊毒的只剩下江城颜家三公子颜玉白。说起颜玉白,凡是见过的人都无法用言语去形容他,稍有辞藻的文人,也只能用用滥的“绝代有佳人,遗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来将就了事。他的一颦一笑,只叫人小心窝上上跳跳,双颊充血,不能自己。

    这样一个美人儿,任谁都想染指。偏偏“名节蛊”在身,委实可惜。据说,颜玉白病了,听闻是碰了下水仙宫的梅英姿。江城城主颜伯仁,挥泪把爱子送去青山。

    ***

    青山之中,百花谷。这百花谷之所以誉为百花谷,自然是一个时辰,一年四季的百花同时盛开。这算是个神奇的地方,一个时辰,拥有一年四季。谷底四季如春,在背风上坡乃秋风萧瑟,山顶则是寒冰彻骨。

    这是苗老头千挑万选的养蛊虫之地。

    “叮铃。”一阵小铃铛声从谷底深潭处响了起来。一抹绯红色埋伏在灌木丛中,一手手里死死按住腰间因风而响起的铃铛,一手捏着一个竹钳子。

    她眼神专注,盯着石头缝里探出头的蠕动虫子。眼看那只虫子露出半个头来,她嘴角挂着的口水开始泛滥。她刚准备下手,身后有人走来,轻轻软软地说:“宝贝,那只没成年,别抓了。”

    此人话一出,那只露出半截身子的虫子“嗦”地潜回石头缝里了。

    苗宝贝霍地站起来,对身后那人怒目圆瞪。

    那人身高八尺有余,身形清癯,着一身宽大的黑衣长袖,样貌极其清秀。他独立于苗宝贝身后,手上挂着一个小竹罐子,高举过头,“我抓到一只成年的。”

    苗宝贝这才平缓了脸,夺过那人的小竹罐子,当宝贝一样收到自己的腰间挂上,“乔美男,你不去采药,来这蛊虫园子做什么?”

    眼前的男子姓乔,名淮。由于容貌过人,苗宝贝唤他,乔美男。

    乔淮是神医乔段梁的独子。十年前乔氏惨遭水仙宫灭门,被苗老头所救,成了乔氏孤儿。子承父业,乔美男得乔家遗本医书,几年下来,医术了得。

    “你老爹叫我唤你回去。”

    苗宝贝点了点头,用手吹了个口哨,在河边喝水的小毛驴滴答滴答地飞奔过来,来到苗宝贝面前,狠狠地驴叫一番,踢着优美至极的蹄子。

    苗宝贝上了驴子,回头朝乔淮道:“乔美男,我及笄日过了好些日子了,你啥时候把上次赶集买来的春宫图还我?”

    “等你有了相公,再还给你。”

    苗宝贝立即鼻孔放大,眼睛还来不及瞪大,乔淮便甩手一拍驴子屁股,驴子立马惨叫一声,带着苗宝贝呼啸而去,苗宝贝的悲鸣声在山谷中荡漾着,“不给就不给,反正我都会。”

    乔淮叹息地捏了捏额角,有女如此,父之过。

    其实,苗宝贝从小到大,从黄书堆里爬出来的。小时候,苗老头教育苗宝贝,“服侍相公从小抓起,上得了床铺,下得了床铺,做一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好娘子。宝贝,老爹给你选的丈夫,必定是经得起你折腾。”

    苗宝贝拼命地点头,“老爹,我啥时候有相公捏?”

    苗老头便把自己看上的奶娃画像给苗宝贝看,“看上哪个了?”

    那个时候苗宝贝才七岁,看这些奶娃也是一个样,分不清楚哪个好,只说了一句,“我要最美的。”苗老头便看着这些奶娃长大,然后一一挑选。

    如今最后一个没解毒的,便是苗老头的女婿了。

    苗老头掐算着时间,心里别提多舒坦。在外打听,都道他未来女婿乃武林一朵奇葩,早在去年的武林大会上惊鸿一睹,让天下人无不称妙。冷艳气场便把人震撼到无以复加。

    苗宝贝回到家中,见苗老头傻呵呵地笑,奇怪地问:“老爹,你嘴又抽筋了吗?来,女儿给你按摩按摩。”说罢,便捧着苗老头的脸,来回蹂躏。

    苗老头闪着亮晶晶的眼眸,“宝贝,老爹给你选了个女婿。”

    苗宝贝终于把手停了下来,淡淡地说:“嗯,也好,几时成亲?”

    “等他来了,随时成亲都成。”苗老头低着头想了想,“宝贝,你咋不怎么在意这相公呢?你不常常念叨要相公吗?”

    “老爹,相公的用途不就是当生孩子的工具吗?有工具了不就可以了吗?”

    “……”苗老头顿觉泪流满面。在宝贝他娘还在世的时候,他每天张罗着宝贝的以后婚事,宝贝见不着老爹,总会问宝贝他娘,“老爹忙什么呢?”

    宝贝他娘怨狠苗老头的热衷,随便敷衍一句,“你老爹给你找玩具,以后陪你玩。”

    后来,苗宝贝知道这个玩具是叫相公,遂又问她娘,“相公这个玩具好玩吗?”

    “一般般,就是生孩子的工具,别当回事。”

    “那娘叫老爹也是相公,原来老爹是工具。”

    “……”她老娘无语凝噎。这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从小的启蒙很重要,从此苗宝贝觉得相公就是生孩子的工具,别当回事。

    苗老头不语。

    这时,有人敲了敲门。苗宝贝去看门,见衣着与她不同,发型与她有异的陌生人,皆是粗狂肌肉男,留着胡渣。苗宝贝问:“你们是谁?”把目光望向他们身后,有辆马车停在门口。

    “在下江城颜家管家,特此拜访苗老前辈。”

    “?”苗宝贝愣了一愣,身后的苗老头走了过来,嘴里衔着筷子,望眼欲穿地看着门外的马车,“人到了?抬进来吧。”

    “是。”管家碎步去了马车背下一个白衣男子。

    “青叔,这是什么地方?”白衣男子很虚弱地说。

    “少主……”

    苗老头走上前,抬起那白衣男子的下颚,左右端详,甚是满意,兴奋地对身后的苗宝贝道:“宝贝,这相公满意不?”

    苗宝贝早就立在原地,遥遥相望那病若西子般的绝色,白衣飘飘,风华绝代。这个相公,比乔美男更胜一筹。苗宝贝很满意地说:“行,就要这个了,明天成亲吧。”

    “好咧。”苗老头煞是高兴啊。女儿终于要嫁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