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90后,不再是月光族

山科大文法学院学生会 2018-12-05 12:04:02

因为你,我想变成一个更好的人,不想成为你的负担,

因此发奋,只是想证明我足以与你相配。

——宫崎骏《侧耳倾听》


“双11又到了,花呗还不清了。”


临近双11,朋友圈关于剁手、种草、shopping的内容不绝如缕。一天,在朋友圈看到上面那句话,文字下还贴了一张花呗账单,心不禁也咯噔了一下。

 

这条朋友圈得到了很多的点赞,大概是说出很多人心声吧。可是仅仅是“咯噔一下”,很快便又像发现了什么,很快淡定下来,“原来有这么多人和我一样,没事。

 

只有在每个月月初或月末,支付宝“叮”一声发来“本月账单”以及“查看本月花呗账单”的时候,才会倒吸一口凉气,抓耳挠腮地扪心自问,怎么又欠了那么多,从月初就开始收敛地生活。



打开淘宝的次数减少,点外卖也开始精打细算,或者干脆一日三餐在餐厅。


但是一旦电商开始用大幅度降价开始诱惑我们,即使不点开淘宝,双11降价的消息也会在朋友圈、app等等地方看到。


于是疯狂地开始向购物车中添加以前舍不得买的衣服、化妆品、美食……全然忘记了要痛改前非的誓言。



在80后刚开始工作的时候,“月光族”这个词开始火起来。

 

没想到,在大批90后还在上学的时候,90后俨然已经成为“月欠族”的代名词。


我这个人总是粗心大意,自从大一上学期开启了摔手机屏幕必碎的技能以后,大约有1000+RMB都浪费在换手机屏幕上。


在换新手机之前的最后一次碎屏是在三月份,我自己实在是忍受不了再去同一个修手机的地方换手机屏了。于是,在作为一个95后的倔强下,打开了京东使用京东白条买了一个新手机,每个月还450,还六个月。

 

这六个月的时间里,每个月都过的十分小心谨慎,一方面很想买自己喜欢的衣服,一方面又知道自己负担不起这样的花销。我告诉自己:“用一个新手机不是坏事,之后在衣食住行上节俭一点就好了。”

 

然后勒紧腰带,继续精打细算地过生活。

 

刚开始用新手机的时候是开心的,没有屏幕的裂纹,只有流畅的使用过程。但淘宝、天猫以及北门的小吃街和美团的外卖又成了另一个噩梦。



图片来源于公众号山东科技大学


每次觉得累,生活压得喘不过气,便吃点好的犒劳一下自己。

心情低落时,自己一个人去家佳源吃日料,再看一场漫威的电影,回来的时候就是满血复活。

节假日的时候,又有了集体出游的借口。

 

这样的借口在不知不觉中被用烂,只有在月底查看支付宝账单和自己的京东白条的时候,才发现其实自己完全没有再任何地方做出节俭,总消费的饼图依旧是“网购”占了七分天下。

 

人总是双标的,但账单不是。



比起男生,女生的压力可能要严重数十倍。

 

神仙水在做营销时,情感博主说,女人的青春很短暂,要投资自己,不要在意眼前的百来块。

 

还告诉你,好看的女生都是用钱烧出来的,变得漂亮有气质才能让男神喜欢。

 

大多数的女大学生的生活费很大比例都用来购买化妆品和衣服了。

 

双11快到了,互联网上一片热腾,花呗又给了临时额度,淘宝上到处都是“立降”“狂抢”“一年一次”这样吸引人的字眼。

 

每天无论是打开朋友圈还是刷个微博,都能接触到“好的生活品质”“活得开心一点”等等类似的文案。



平时也能看到女生们互相安利的模样,作为彼此的接近群体,这样的销售比任何的广告都有用。

 

作为一个漫威的忠实粉丝,我的舍友都不是那种喜欢超级英雄的女生,而我作为她的接近群体,无数次成功安利她陪我去看。

 

这个时代,无时无刻都在刺激着消费。

像见缝插针一样,谁都躲不过。


大家当然知道这是不行的。

其实没人真的傻到随随便便就被蛊惑。

 

只不过,过度消费带来的苦果,总是比买到东西时的爽快来得晚一些。



小时候跟大人一起去商场,喜欢货柜的玩具,还喜欢超市的零食,那时候的眼睛里都是喜爱的光芒。

 

大人们会蹲下来,耐心地告诉我,“今天买了洋娃娃,就不能再要超市的零食了,而且这个月也不能买玩具了。”

 

之后我会像个小大人似的,深思熟虑,留下自己最想要的东西。

 

而到了现在的年纪,恰好是自己刚刚掌控到自己的财政大权的时候,再也不会有人会让我留下一样东西。

我们就像从高考中解放那般自由,拿着自己的生活费,冲进商场,把所有自己可能会用到的东西全部买走。

 

分不清“需要”和“必要”的我们,只会把它们统统归为“想要”,然后等着付出代价。

 

比起喊着让能力赶上欲望,其实调整好心态这件事,也许要来的更加重要。

 

毕竟任何好东西,都是需要真金白银的。

毕竟“想要”这件事,也是永无止境的。



部分图片文字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