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上海繁花 | 城里的月光,在云层后面若隐若现

申江服务导报 2018-12-04 15:28:17

点击上方申江服务导报,跟着小申吃喝玩乐逛上海



一片月光

2017年最后一天

农历十一月十四日八点

近乎圆满的月亮

在云层后面若隐若现


冬月,拈花一笑摄影

音乐 | 城里的月光

我和兔兔匆匆地穿过复兴公园,去参加一个朋友的跨年派对。天很冷,在我的怀里还揣着一瓶法国的红酒,我希望在到达时,酒还是温的。也许是走的太快,一只小猫突然从公园的路边穿出来时,把我们吓了一跳。

小猫回头看了我们一眼,然后摇摆着屁股,消失在路灯下。


寂静的公园,拈花一笑摄影

派对开始的时间就快到了,兔兔却因为一只小猫停了下来。她坚持要在公园长椅上坐一下。她告诉我:在闹哄哄的派对开始前,她更喜欢这短暂而安静的时光。在这个公园里,也许只有我们和猫;也许在一个看不到的地方,猫猫们也在过跨年晚会。但是它们不会一聚会就喝酒。

我只能很不情愿地为兔兔停下脚步,反复保证,晚上我不会喝醉。兔兔说,坐几分钟不碍事的。在2017年最后的派对开始前,我们坐在无人的公园里,难得的,这天没有广场舞,安静得就象是另外一个世界。安静得,你似乎可以感觉到2017年的最后一片月光,象冬天的树叶一样,飘落在我们的手心。

凌晨的复兴路,拈花一笑摄影

我们重新回到街上时,已经是2018年的凌晨。雾气很重,看不到月亮。我的头已经有点昏昏沉沉。每年在这天,从市区回家都是件头痛的事。叫不到车,只能沿着一路的街灯,向着家的方向,漫无目的地走,要知道,停下来是很冷的。

许多人在跨年派对时会喝醉。新年了,人们总相信一醉解千愁,一位喝醉了的男生冲到马路中间,把一年的心事吐了一地。他也许不知道他做了什么,不知道他差点被时光的车轮碾碎,清醒的朋友赶紧把他拉回路边。还有一个女生坐在路灯下哭,天上没有星星,地上没有童话。我们的故事与心事,碎了一地。时光在我们的额头,刻下胜利的徽记,却从来不安慰我们,留在黑暗中的灵魂。

路过的出租车不愿意停留,深夜华灯的街市,到处都是想叫车回家的人。兔兔说,不如我们骑车回家吧!


在水一方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诗经.秦风》



窗前 | 拈花一笑摄影

音乐 | 格里格钢琴小品,小咏叹调

2017年象逝去的飞鸟,当你从酒精中醒来时,它们早已越飞越远。我想,他们那些醉倒在街上的男女,都会在2018年的第一个早晨醒来时,心情愉快,忘记了自己曾在昏暗的马路上发酒疯。

这是新的一年,和旧的一年没什么分别。那些还没有被分解的酒精,那些没有谈完的恋爱,仍在大脑里燃烧,留下无声的疼痛,在人们的寂寞中回响、消失。

我也要睡个好觉,醒来时,我只想听一首安静的、无词的歌。


芦花雪影 | 拈花一笑摄影

2018年第一天,不用上班,一直睡到下午很晚才醒来,阳光明媚。昨日的醉意,早已在梦中,随着时光流尽。

晚饭前,我在莘庄淀浦河边的步道上溜狗散步。在经过一片树林时,阳光正好斜斜地从红透的杉树叶间落到肩上,闪烁在冬日白色的芦花之上。让我不由得停下了脚步。

古人把芦苇称为蒹葭,在江南,芦苇开花意味着冬天来了。上海很少下雪,在蒹葭苍苍,白露为霜的时节,芦花就象是上海冬天的雪花。这些不起眼的芦花,随处可见,不是在水一方,就是倚着高大的树木,随风飘絮。


白鹭 | 拈花一笑摄影

音乐 | 在水一方

诗里有,蒹葭倚玉树之说,在经过这片高大而安静的树林时,我突然想,古诗中说的场景,大约就是这样吧:

一边小河流淌,一边蒹葭红树,在新年的第一道阳光中,淀浦河上已经有段时间没见到的白鹭,突然成群地飞了回来,在冬日露出的河滩淤泥里,找着小鱼吃。它们曼妙的身影不正象诗中所说的——在水一方的佳人?

从长长的河堤上,眺望冬天的淀浦河,我突然想起,去年春天的时候,我也曾在一篇文章里提到这些美丽的白色大鸟,它们就象是我生命中的希望,总是在我心情低落时,飞回我寂寞的河边;在我心里痒痒时,又宛在水中央。隔着一年的时光,它们仿佛一点也没有变过,甚至我和这些水鸟间的距离,也从没有改变。

诗经上说:当你去追逐那在水一方的佳人时,总是道阻且长。其实,当我们和明天保持着美好的距离,也许就不至于为无法得到的事物而悲伤了吧!

有人说希望是埋在明天的糖果,可我们已经不是小孩,早已不会为了这份不知道埋在哪里的糖果,满怀期待地醒来。年复一年又一年,即使不为了明天的糖果,只要天气晴好,我们还是要打起精神,走在时光的道路上。

幸运的是,在这条道路上,只要你留心,总会遇到许多美好的事物,它们也许不会为你作片刻的停留,但只要有缘,总会不断相逢。就在我快走到步道尽头时,我又碰到了好久不见的橘子猫母女,它们仿佛是特地赶来向我问候新年。连我家的小狗看到它们都特别兴奋。



橘妈妈似乎又肥了点,小橘子明显大了许多,漂亮又英气。去年年底,这一带曾有人投食毒猫,我一直很担心它们出事,好在,平平安安又一年。

蹲在路边,看着这一对漂亮的橘子母女很认真地吃着我带来的猫粮,我突然鼻子一酸。仿佛是生死别离后,意外的重逢。我拍了照片,我知道兔兔看到它们一定也和我一样开心。


冬日吴风 | 摄影拈花一笑

音乐 | 雁南飞

2018年元旦,我从一夜宿醉中醒来。我已经不记得,跨年派对上,和朋友们胡吃海喝时说过些什么,我只记得我和兔兔凌晨骑车穿过烂醉的城市,我只记得:在我醒来后的第一缕阳光中,时光温暖,天地平安。

责编、撰文、摄影:拈花一笑;设计:睡兔

以上内容由《申江服务导报》原创,转载请事先沟通联系并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