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刘云归:春日已经到来/ 清风为我做伴/睡在溪流中间/触摸我的高山

艺元堂 2019-07-03 20:47:17

刘云归,原名刘航,97年生,河南南阳人。商丘师范学院在读汉语言文学专业。有作品见于《元素》《诗中国》《河南诗人》等。


春天的手记(组诗)

 

春天的日子来了

牛羊开始在草原上

低头了

 

啊,月光

溢满了我的胸膛

明天就能看到希望。

 

就要得到一个吻

在一个濒临的黄昏

拥抱一个发光的灵魂

 

像牛羊一样

在青草和月光中打滚

这样的苍老

这样的好。

 


大雾弥漫的树林

大雾弥漫的湖泊

穿过这些洁白的东西

我就可以见到你了!

 

如果春天一直这样大雾弥漫

带着湿气和露珠

我也可以一直想象你的柔软

 

在天地里

就不会一个人孤独

 

就不会在黑夜里哭。

 

黄金时代

 

在这个世界上

我需要的是时间和爱。

这绿色的引人入胜的草坪

这湿漉漉的娇滴滴的浮萍

我需要你们

狠狠地按住我的金色灵魂

让它来爱

在光明的世界里

让它黑暗地爱着。

让它和时间一样

地老天荒。

 

天下好酒——余光中逝

 

枕我的头颅,在柔软的雪花之中

梅花筑一碗清酒

放我的落日,煮天下好酒

坐落一片狼藉,忘记了归处。

让那座桥再流过,流过一整日的河流

雨中的莲花再等一日的兰舟

我只是在天地间醉倒,醉成一弯月亮的清愁。

 

埋我的骨头,在祖国的尽头

用一把温柔的月光念起诗人的魔咒

念那一头乌黑的秀发,在瘦冷的西湖

再唠叨那一夜的不眠,翻腾一生的酒意。

数够了星辰,就迷上彗星的字

谁也画不满那座夜空的紫,在梦中

只能以一把月光念起他的名字。

 

一阵冰冷的雪暖透了世人的脊梁

在人间蒸发的有你的月亮,在人间

睡着的有你的边疆?

在这温暖的边疆,枕我的坟墓吧

我只能在胸中下一阵温暖的雪

暖这一片河山,暖另一阵冰冷的雪,

只要你升起一轮明月,送来一杯好酒。

 

谁不是在人世里漫游,谁没有一盏小灯

我的一生只不过在诗意里翻腾

谁料想,吹过了山峰吹来了一阵清风。

我只告诉你,只告诉你

月色折过我的头颅,黄昏埋过我的骨头

天地下了一场雪,我下了一杯酒烧了坟墓!

我仍年轻,放我的落日,煮天下好酒……

 

火车

 

火车,这一堆又长又短的火,点燃

或熄灭众人的生活。火车带着人民胃里

的黑暗,带着静谧的沉默的火光

火车带着我的童年,幸福的秋叶

 

悲哀的大山。火车这不止一次砍伤

我灵魂的东西,它不断地驶向远方

火车,这不止一次使我扭拧的东西

它使我回归、使我隔离遥远的故乡。

 

推开它长长的窗,我深爱每一个

路过的瞬息的灯光,我的目光穿过深林

跳过水塘,这通向命运的黑暗到底是什么?

生死如梦,春秋啊来信。火车,这一封

 

惆怅而平凡的旧信封,我带着信纸

这小小的坚硬的车票,在路上我会怎样

写下这摇晃的一生,那些雪花的美丽

信仰的土地,还有疼痛与卑微。

 

火车,这普罗米修斯盗来的天火

造福人类又使人受苦受难。

火车!这一堆又长又短的火

火车,这一堆又长又短的生活

 

等待

 

阵阵清冷的雪

深夜,敲响我的门

外面的天空

爆发着!一场美丽的战争。

房内的天空

我把肉体高高挂起。

 

呵!这心灵的战争。

是最后的敲门声了吧

是最后的战争了吧?

我寂静,穿起衣服

像一阵清冷的雪敲响了钟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