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笑春风(七) 运动会

半盏书香 2019-04-16 11:30:06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随着冰雪消融,万物复苏,又是一个草长莺飞的季节。


经过一个学期的洗礼,这些迈入花季雨季的孩子们,脸颊上的稚嫩在慢慢褪去,一种叫做“青春期”的东西正在悄无声息地往外冒。“咚咚——咚——咚”,或许,它只是一阵加速的心跳,却让人久久不能平静。


为迎接学校的春季运动会,班主任们早早的在班里选出自己的运动爱将,提前进入了训练状态。满身“运动细菌”的薛如絮,自然是要参上一战的,还有她的那些调皮捣蛋的哥们儿,也大都顺利入围了。出人意料的是,那个一直被如絮视为“体力不佳”的冰冻小子林枫,竟然也被选参战了,而且和如絮一样,都有田径长跑一项。这让如絮有种莫名其妙的“窃喜”。


每日下午放学,夕阳的余晖铺满了学校通往枫树林的那条小路,也给每个奔跑在这条路上的运动小将包裹了一层金黄的薄纱。对这些肩负着女子三千米、男子五千米越野赛的“将士”们来说,这里既是竞技场又是训练场。


这日,如絮被哥们儿王三皮(本名“王波”,因书写不认真,常把自己的名字中的“波”字分家,故得此称号。)的一句无心之言——“你们女生才跑三千还喊累,没出息!跟我们跑五千试试!”——所刺激,非要拉着智楠和另外几个女生去跑五千。智楠是极力支持的。那几个女生,一来碍于面子,二来又拗不过如絮,只好硬着头皮跟着去了。


夕阳慢慢下沉,山峰的轮廓越来越高、越来越暗,转眼,山的影子吞没了整个天空。晚霞也沉睡了似的,隐藏在天空里,变成了黛青色。随着夜幕降临,环绕着枫树林的“跑道”更显幽静,见此景,那几个硬着头皮的女生毅然放弃,选择了中途折回。如絮和智楠虽也是筋疲力尽了,但由于“不服输”作祟,紧紧跟着那几个男生。


“怜香惜玉”可谓是雄性与生俱来的气质,他们怎么能把两个弱女子甩给一片漆黑呢?尤其是胖胖的邓简,看到眼前的如絮早已累得浑身无力却死撑着,只能是心中疼惜口难开。无奈之中,心生一计:自己装作体力不支,跑不下去了,恳求如絮停下龟速式步伐,和他一起走回学校。这招虽说正中如絮下怀,可“门面”还是要撑足的,只见她装出一脸被拖后腿的不快:“瞧这出息吧,还跑五千米呢!唉……谁叫我重义气呢,随了你吧!”话音未落,眉宇间分明乐开了花。其他人趁机停下了伪装的脚步。林枫也不例外,只是冷冷地走在最前面。


一行“壮汉”就这样变成了如絮和智楠俩人的“护花使者”,伴着尚未黑透的夜色,迎着习习凉风,趁着朦胧的月光,一路荡漾着疲惫后的欢笑,向学校走去。如絮和众哥们儿叽叽喳喳地聊着,眼睛的余光时不时瞟向最前面的林枫——与大队伍大概七八米的距离,不紧不慢地走着,月光下的他背影冰冷依旧,却让如絮心里暖暖的。


运动会如期而至。


无论是运动员还是后勤员,每个人都整齐地穿着校服和运动鞋,一脸抖擞的精气神儿,散发着一股浓郁的、不可抗拒的青春力量。会场上彩旗飞舞,各赛场准备就绪,每个班队都甩出一副“为荣誉而战”的气势。运动员们已到自己的赛场准备就绪,后勤们也积极地配合着,等待看包、拿衣服、呐喊加油的工作。


长跑安排在校外,就是运动员训练时的那条小路。按照女子三千、男子五千的先后顺序进行,两场之间有二十分钟的计分、准备时间。如絮在靠边的“跑道”热身,每个动作都煞有架势,一脸的“志在必得”。


邓简从人群中挤到如絮的身边,环视了一圈,认真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包装精美的东西,略显紧张地塞给如絮:“絮姐……给你……”“巧克力?!”看到吃的,如絮自然是反应强烈,瞬间把周围的目光顺利吸引了过来。“嘘……听说比赛前吃巧克力能超长发挥……我多买了一块……快吃吧!”邓简被众人的目光刷红了脸,说完立刻消失在人群中。


看到好哥们儿略带羞恼的样子,如絮忍不住笑出了声。低头看看手中精致的巧克力,迅速找到拆封口,迫不及待要享用一番。可指尖刚要用力,却突然停了下来,又毫不犹豫地把它放进了口袋。


枪声一响,参赛者们如脱了缰绳的野马、决了堤岸的洪水。


十多分钟的样子,如絮以第二名的成绩凯旋归来,迎来了本班同学的一阵欢呼。只见她面色苍白,呼吸急促而沉重,就连嘴角扬起的本该兴奋的笑,都显出几分无力和勉强。跨过终点线,浑身酸软的筋骨再无法撑起她本就瘦小的身躯,只能靠后勤人员用力搀扶着走动。可以看出,她已拼尽全力,似乎在证明着什么。


没过几分钟,男生已经准备在各自的出发点。如絮的体力已有所恢复,从休息区走了过来。


只见如絮一脸绯红,少了些许平日里的假小子气,添了几分女孩子应有的娇羞,再加上那一脸倦意,着实有点林妹妹的气质。邓简直直地看着走过来的如絮,早已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又有些说不出的紧张感,胸膛里像揣了一只兔子,“嘣嘣嘣”地跳个不停。正要上前说话,却见如絮掠过自己,径直朝林枫走去,还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块巧克力——正是刚才自己送给如絮的那块……胸膛的小兔子一下子掉进了冰窟窿——哇凉哇凉的。


如絮的脚步突然停止,因为她看到最好的朋友智楠正拿着一块巧克力递向林枫。同一时间,林枫的目光闪过来,停留在如絮的手中。如絮像受了电击般,双手不知所措地装进口袋——连同那块巧克力,转身,走向休息区。眼中有些恍惚,有些失落,有些黯然神伤。林枫回过头,对智楠说:“谢谢,但我不需要。比赛马上开始了……”智楠只好识趣地离开。这一切,憨憨的邓简全都看在眼里。


随着各项荣誉的颁发,运动会结束了,不论成绩好与坏,都会很快被翻篇。但是,这天对有些人来说,却在心里留下了深深的烙印。

申明:所用图片均来自网络。


大家好,我是大珍儿,欢迎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原创小文和各种逗乐段子不断更新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