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宝鸡诗歌新地标//庄波:立春

宝鸡文学新地标 2020-02-13 10:57:35




宝鸡诗歌新地标:庄波



 庄波:生于陕西合阳,现居宝鸡。宝鸡市职工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青年文学协会会员,目前从事于建筑行业。作品见《秦岭文学》《宝鸡日报》《含笑花》《延河》《长江诗歌》等国内各大报刊杂志等,作品入选《新世纪诗典》(第四季)、《宝鸡文学60年》(诗歌卷)、《西府诗选》等,著有诗集《靠近幸福的彼岸》《一只在城里奔跑的小蚂蚁》。

宝鸡诗歌新地标

立春

文/庄波


我要在这一天,划地三亩,自立为王

在黄经315°处插上我的国旗

开始早起晚睡,在我的国度上耕种,畜牧

绝不会误地一天

 

在这一天我要全神贯注,倾听每一粒种子

破土而出的声音

说不定还会有意外惊喜

逝去的亲人将就是其中的一粒

 

就在这一天,我要发誓

每日清早都要大声朗读三首诗歌

读给我的子民听,让他们

每一日都能感受到鸟语花香,和

风和日丽

 

   ——第三届“宝鸡文学网年度文学奖”诗歌奖主奖作品


宝鸡诗歌新地标

一只在城里奔跑的小蚂蚁


柏相  


  当下的诗坛,至少有两个最大的可悲:一是口语诗满天飞,一是很多人都以自己的诗歌被贴上先锋字样而为荣。

  人文恶搞和文化戏说有时候是必须的,但恶搞和戏说之后,必须要正其试听。口语诗满天飞诗坛怪象的背后,不仅仅只是意味着对宏大叙事的反叛在这个时代的过度泛滥,不仅仅只是意味着诗人阶层的斯文扫地与尊严顿失,不仅仅只是意味着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两大文脉在这方东方热土的再度式微,更是最近这许多年以来国人对人文学科或人文骨气漠视的恶果之一。

  当下诗坛不仅到了该和口语诗说再见的时候了,也到了该和先锋诗歌说再见的时候了。破坏之后要有所建设,先锋诗歌的反叛性或者说颠覆性不仅已经完成了它的时代使命,不仅已经成为了这个时代诗歌发展的绊脚石,不仅已经成为了那些一叶障目以管窥天者们的遮羞布,不仅已经成为了那些盲目的西方跪拜者的精神神庙,也已经成为了我们这个文化之根在逐渐腐烂的过度媚俗时代的一个最大的人文笑话。

  不过,所幸的是,在宝鸡诗界,无论是口语还是先锋,诗人们一直都和它们保持着的足够的警惕。作为宝鸡诗界年轻一代的暂露头角者,庄波的诗写,不仅一直散发着袭人心扉的现实主义的墨香,也一直泛透着些许刺破心包的浪漫主义的锋芒;不仅一直在用自己稚嫩的芽尖在试图顶破着时代的厚土,也一直在尽力地保持着人性的本初与诗意的神圣与崇高。

  作为第三届宝鸡文学网年度文学奖诗歌奖的主奖作品,这首《立春》,之于时令,它是持韧的钟摆;之于旷野,它是悠然的牧笛;之于个人,它是青春的誓盟;之于整个宝鸡诗坛,它也无愧于是一个新时代的梦想或呢喃。

  在庄波这首名曰《立春》的短诗里,我们感受到的绝不仅仅只是一只在水泥森林里到处奔波的小蚂蚁的晨曦与春光,更是一位漂泊在秦岭与渭水之间、大写着的年轻灵魂的昭示纯澈的人文胎记和对自己以往懵懂无知的宣战。

  


延伸阅读:


庄波自选诗6首



◎李子园

 

祖父种了一亩半桃树

父亲种了一亩半李子树

 

春天到来,桃园里粉黛一片

李子园洁白如雪

 

到了果子成熟季节

祖父的果园里买客络绎不绝

而父亲的果园里买客却寥寥无几

 

那年冬天,祖父过世

埋在父亲的李子园里

第二年春天

花瓣飘散了一地,父亲砍伐掉所有李子树

 

就因为那一句俗语

“桃吃饱,杏伤人,李子树下埋死人”

 

——入选《新世纪诗典》(第四季)


  

◎处暑

 

北斗七星,弯弯的斗柄指向西南方向

一匹马,便开始向秋天深处奔跑而去

 

九月,万物还是那么葱郁

可是,一只蝉与一只老虎最后一次对峙

 

这都是一个悲伤的过程

让我眼泪汪汪,让我开始在落叶上写字

写着一场血战,写着死亡是悲壮的

 

你说,我要是走进一片高粱地里

绝对会相信死后会重生的

 

这不,红色的海洋里

我看见千万只火凤凰,它们正在涅槃

 


◎霜降

 

今夜,我故意失眠

借着月光,俯视着一堆堆荒草和柴垛子

等着你出现

等着你把它们只剩下的荒凉全部交给下个季节

 

在月光里,不远处的田地里

冬麦苗子也在静静地等你出现

只有在你庇护下,它们才能大胆的相爱

 

等着你出现

父母的房间里传来一阵一阵呼噜声

时而夹杂着父亲的咳嗽声,他的气管炎一直没有治好

时而夹杂着母亲的呻吟声,她的风湿病又犯了

 

我一下子又异常害怕你的出现

父母鬓角的毛发,已经不能

再白了

   

    ——以上二首刊发于《延河》下半月刊2017年第12期


◎丁香花开

丁香花开

丁香花落

 

姐姐,今天我不愿想起你

今天我即使想起世间的所有

但也不愿想起你

 

那,春天是风啊!

吹落了花瓣,便是泪

 

你依然那样忧郁

已去了另一个地方,很远很远

 

留下来的

花香,种植入土壤里

生根发芽

再花开,再花落

布满整个大江南北,就是让我

跑不出你的怀抱

 

——刊发于《长江诗歌》2012年第18期总第115期

 

◎像牛羊一样,活着

像牛羊一样,在广袤的大草原上

慢慢地咀嚼脚下的每一棵嫩草

谁与谁之间,你不争我不抢

 

像牛羊一样,阳光灿烂时沐浴着

彼此相互依偎着

或独处一方,你不挤我不闹

 

当星星洒满天空后,像牛羊一样

你不言,我也不语

就默默坚守着对草原的那份真爱

 

就这样,像牛羊一样

一样活着

以草地为国,以栅栏为家

做一名素食主义者,做一名上帝身边

最温顺的子民

 

◎一只在城里奔跑的小蚂蚁

它离开石坝河进城

爬上了一堆

因城中村改造而拆迁留下来的废墟

 

对垃圾里

发霉的米粒、馒头渣子和腐烂了少半或多半的水果

完全不屑一顾,只忙于奔跑

它险乎惨死于挖掘机的车轮下

还要爬上高高耸立的塔吊

 

小小身板与狂风作对,被吹滑落下又往上爬

最终没有够着天上的白云和星星

只好无奈地回到地面上,从小工做起,又继续奔跑

一会跑到像树林一样的剪力墙钢筋里

一会儿又跑到有沙漠还有礁石的混凝土搅拌厂

 

它在悠闲时间里,奔跑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上

强迫自己学着城里人

购物不再砍价,去电影院吃爆米花

带着恋人去吃西餐,在夜间常去酒吧或KTV

 

小蚂蚁住进了混凝土筑造的城堡

它学着城里人说普通话,也学会城里人生活

但它还继续奔跑,戴着安全帽奔跑

奔跑着寻找被自己丢失的

田间布谷鸟的叫声和泥土的气息,却怎么找也找不到

 



宝鸡市职工文联作家协会第二届主席团

名誉主席:吕向阳

艺术顾问:权雅宁、张湛林、宁可

主       席:白  麟

副  主  席:秦  舟   宋天泉     谢红江    牟小兵   荒原子    

                 汉邦牛    李喜林    柏相    寇明虎

秘  书 长:麻  

关注并置顶宝鸡文学新地标

就能收到宝鸡市职工作家协会最新文学动态



宝鸡文学新地标

与其在别处仰望  不如在这里并肩

宝鸡市职工文联作家协会微信平台订阅号

长按识别图中二维码关注宝鸡文学新地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