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朝阳与月光

陌上花随蝴蝶飞 2020-06-29 09:34:05

朝阳与月光

     儿子非常喜欢拍日出日落,每天早晨起床后极其匆忙宝贵的时间里,如果是晴天,他一定会赶到东边的阳台上抢拍几张日出,周末会在西边的阳台上抢拍几张日落。他的QQ空间里有个命名为《The Sun Never Sets》的相册,有近200张日出日落照,他说他第一爱日出,第二爱日落。看着照片上光芒四射、努力穿透云层的朝阳,想着儿子的心里也一定是满满的阳光和希望,相信他定能安然度过这段最紧张的人生岁月。如同毛不易在《消愁》中所唱“一杯敬朝阳 /一杯敬月光/唤醒我的向往/ 温柔了寒窗/于是可以不回头地逆风飞翔/不怕心头有雨/眼底有霜

 回想起来,我人生的第一次观日出、赏朝阳是十六岁,在华山。一夜攀爬,又累又困,实在没劲儿了,最后是被班长拖到东峰观日台的。当云开雾散、霞光万道、旭日东升的那一刻,我们的脸上被映照得红彤彤的,双眼不再迷蒙,身上又有了力气,心里满是欢喜。那时候的我“看山是山,看水是水”,还不懂得日出带给人希望,朝阳令人心生期待。年岁渐长,在体验人生的一路风尘后学会了寄情山水间。江河湖海、高山草原的日出看过一次又一次,在朝阳中忘却人生的困顿,在自然中感受生命的奇妙。记忆最深刻的是2012年10月独自去西藏,在海拔5200米的珠峰大本营观日。当朝阳升起,金光四射,原本雪白的珠峰被镀上金光,有一种奇异的庄严,像天神屹立在天地间,两侧的大山就像天兵天将肃立。静默荒凉又生机无限,巨石峭岩间仿佛蕴藏着巨大的力量。站在这里,人是何等的渺小!所谓人生的烦恼,更是渺若云烟。怪不得藏民把这里叫神山,一个“神”字把所有的感觉都涵盖其中。面对神山众人噤声,默然。我静静地靠着石碑,艰难地喘着气儿。仰头眯眼看着朝阳中自己一直向往的最高峰,终于知道“飞到珠峰”只是一种臆想,能够贴近它的只有白雪和白云。“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面对身披朝阳的珠峰,我忽然体验到前所未有的空旷和轻盈。


观赏朝阳令人心生希望,努力奋斗,沐浴月光则能让人洗却疲惫,放松身心。这是行走天地间都不可或缺的内容,所以毛不易会唱“一杯敬朝阳,一杯敬月光。”月光之下疏影横斜,暗香浮动;月光之下美人绰约,花容月貌。“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月光之下,或乡愁、或孤独、或思念,都蒙上了一层柔软的、美丽的诗意,不再刺目,不再刺心。海边赏月,宜在夏天的月圆之夜,赤足走在细软的沙滩上,缓缓荡漾的海水轻抚双脚,看远处的海面上圆月升起,静影沉璧,海风微拂,波光粼粼,此等画面惬意无比!山前赏月宜在夏夜上旬,稻花香中蛙声阵阵,荷塘池边虫鸣唧唧,看远处似钩弦月渐渐西沉山后,勾勒出一幅绝妙山水画。这样的月夜,若有良人相伴,纵然不语也有千种风情。早有东坡先生感谓:“何夜无月?何处无松柏?但少闲人如吾两人者耳就连忧国忧民的杜老夫子,也抵挡不了月光的魅惑,最喜他《月夜》中的“香雾云鬟湿,清辉玉臂寒。”一展诗人的儿女情长、缱绻缠绵。

月光之下,我们和世界握手言和,和白天的自己握手言和,我们对自己说:“Tomorrow  is  another  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