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灵异经历:她小时候的撞鬼经历

奇谈鬼故事 2020-03-07 14:52:35

这是我遇到的一件真事,至今我仍然觉得奇怪,世界上有很多事情,总是充满着各种疑惑,就算科学也很难解释清楚,今天我就给大家讲一讲。

那年我上初中,吃过晚饭,因为第二天不上学,不用忙着写作业,便和同学相约去我们县里的动物园玩,因为大家从来没有晚上去过动物园,自然觉得很新鲜。

动物园坐落在一座山的山脚,这座山海拔两千多米,而动物园并不大,确切的说关动物的范围不大,其他地方都是树林和野草,树林里有些失修的老坟。除了公园里修的水泥路,还许多通往山顶和其他地方的小路,动物园虽然有大门,但是大多数本地人是不走大门的,因为从一些小路可以直接绕到动物园里,并且还能省门票钱。

我们几个学生自然是选择走小路了,并且这个时候,动物园的大门已经关了。

待我走到集合点时,张阳,猴子和四眼已经到了,猴子跳上来就给我一拳,责怪我来得太慢,燕子也匆匆跑来,燕子是我们中唯一的女孩子,本不想带她去的,却因为我们同一个班,恰巧她又住我家楼下,算是我的跟屁虫,我出门时正好被她看见,她便跟来了。

我对燕子说:“干嘛跟着我,没看到这是男人的秘密行动吗?山里有鬼,到时别吓傻了!”燕子瞥了我一眼:“就你们那胆,还不如我呢!”

虽说燕子是女孩子,可确实胆量不小,我们就从来没把他当女孩子看过,按现在的话说,标准的女汉子,有一回他家闹小偷,燕子抓起一根木棍就去追小偷了,虽然没追上,胆量也确实让我们佩服,于是我们也就没说什么,大家一起从通往动物园的一条小路出发了。

以前都是白天走这条路,现在天快黑了,风吹着杂草和树木发出的声音,哗啦啦的,还真有点阴森,好在我们人多,嬉笑着朝动物园的方向走去。

其实路程并不算远,只是小路弯弯曲曲的,旁边又长满杂草,加上天黑的比较快,走的速度并不快,好在还有点点月光,虽说不是太亮,勉强看的清楚路。

小路的宽度只容得下两个人走,还得相互挨着,于是四眼走在最前面,走着走着,突然转过身对我们说肚子痛,要大便,考虑到有女士在场,我们便让四眼独自走远一点,在原地等他。四眼便急急忙忙跑进了旁边的树林里。看着四眼快速消失的身影,到很像夜行侠。

我抬头看了看前面不远处的零星灯光,对四眼叫道:“四眼,快点!都快到了,你就不能坚持一会啊?”“嗯,马上,马上,再等会。”空荡荡的树林中传来了四眼的声音。

猴子抱怨着,指了指左手边的杂草对我们说:“哪拉屎不好,偏偏在这里,没看到那么多祖先啊?呆会要是活过来,指定把四眼吓成六眼……”

我顺着猴子指的方面看去,果然有几座老坟,因为年久失修,风吹日晒的,差不多被杂草掩埋了,要不是立着块墓碑,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燕子也指指右手边,:“看,这边也有!”而我们恰巧被几座坟围在了中间。

“我们赶快走吧!”燕子说,我点点头,虽然谈不上害怕,可却觉得背后凉凉的,我喊了喊四眼,四眼哼哼唧唧的从树林和杂草间钻出来神秘的对我们说:“那边有对男女坐在那一动不动的,可惜我只看到了背阴,不是你们嚷嚷,我还打算看他们究竟要干什么呢。“

“可能在谈恋爱吧,谈恋爱的人,都喜欢往没有人的地方钻,算了,别管他们了,我们走吧!”张阳似乎有点不耐烦了,便走在了最前面,于是我们就接着往前走。

不知道为什么,路越走越窄,前面除了杂草居然看不见路了,虽说是小路,平时白天走的人也挺多的,不应该是这种情况啊?

我正觉得疑惑,张阳突然停住了脚步抓着脑袋:“前面没有路了,我应该没有走错啊!怎么会这样?”燕子也点点头说道:“是呀,应该没有错呀!”

这时猴子突然尖叫:“四眼跟丢了,刚才还在我后面呢!”

我猛的一惊,立刻说道:“我们原路返回吧,赶快去找四眼,这黑灯瞎火的,要是四眼出了什么事,那可麻烦了。”众人答应着,便向后转身,猴子走在了最前面,我们边走边喊着四眼的名字。

没有两步,我觉得有点不对劲,看看身边,这不就是刚才等四眼的地方吗?那几座坟我记得清清楚楚,其中有一座坟的边上有棵小树,上面还挂着个塑料袋,风吹在袋子上面时,左摇右晃的,可是我们明明已经走了十多分钟了,怎么可能还会在这呢?

“那是不是四眼,怎么在原地打转呢?”燕子轻声说道,接着微弱的月光,我们顺眼看过去,看见一个人低着头在绕着什么东西打转,“四眼,你在那干嘛呢”猴子喊道。

那个人没有出身,似乎听不到我们喊话,猴子最先跑到了那人身边:“你这臭小子,在这干嘛呢,吓死我了!”我们也都赶到了四眼身边。

四眼仍在原地转悠,仔细一看,吓得我们跳起来,他居然围着一座老坟在绕圈圈,燕子哭了起来:“我们不会是撞鬼了吧?”

“哪有什么鬼,别瞎说!”我低声对燕子吼道。

这时,四眼突然停下了,直愣愣的看着我们,转而又变的惊奇:“你们上哪啦?我找你们半天了,怎么也追不上,刚才还有人给我指路说你们上那边去了,可我走半天也看不见你们啊。”

此时我们四个人谁也没有回答四眼,默默的相互看着。

之后的几天,四眼病了,我们去看四眼时,发现四眼的脸色铁青铁青的,发着烧,还迷迷糊糊说着胡话,听他妈妈说打了几天吊瓶也不见好转。

这时四眼的外婆边叠着纸钱边对我们说:“这孩子必定是撞邪了,看来只有试试老法子了。”于是我招呼燕子他们先回去,自己准备留下来看看。

只见四眼的外婆把叠好的纸钱元宝用簸箕装好,嘴里念念有词,双手抬着簸箕在四眼的脑袋上饶,饶了几圈,把纸钱放下后,接着又取了一枚鸡蛋,双手轻轻扶着鸡蛋,嘴里仍然念着什么,念了一会,双手放开时,鸡蛋居然自己立在了地上。便又取了一小碗糯米,在糯米的上面铺上一层红纸,把这枚鸡蛋轻轻放在了红纸上,做完这些,便起身抬起簸箕,烧纸钱去了。

第二天,四眼居然奇迹般的好了,我问四眼:“你是不是真撞邪了?”四眼说:“我也不知道,我外婆让我把这个吃了,就没事了。”说完他从包包里掏出一枚鸡蛋,这不就是昨天招魂用的那枚鸡蛋吗?

说也奇怪,四眼把鸡蛋壳轻轻剥掉时,鸡蛋的蛋白居然有一块一块的青色, “真恶心,不过外婆叮嘱我一定得吃了。”四眼估计也被吓着了,很听外婆的话,虽然心里不愿吃,但还是嘀咕着把鸡蛋放到了嘴里咬了一口,如果说青色是因为鸡蛋坏了,可为什么蛋黄却又好好的。

后来,每当我们谈论起这件事,不免还是觉得起一身鸡皮疙瘩,当时四眼说看见的那对男女,从哪冒出来的,怎么会坐在那么阴暗的地方呢?之后我们明明走了小路,又怎么没有路了,四眼说的有人指路又是什么回事,如果说这些都是人为所致,那四眼绕着坟转呢?

更另我们不解的是,之后我们去查验了,那天我们走的那条路小路,居然不存在,因为按照我们正确的路线,路两边根本就没有什么坟,也没有什么岔路,直到现在我们也不清楚,那天究竟是怎么走的,而那条路也成了一个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