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蒋西决逼近她:“我想要的没有得不到的,不想要的也不给别人!”

言情小说吧 2019-01-10 06:25:38

言情小说吧

❶ 火爆优质小说推荐
❷ 微信充值看小说
❸ 长按右侧二维码,关注【言情小说吧】


《新欢陌路人》

文/此间良人


一场代嫁闹剧,让云城都知,沈家毫无地位的小女儿沈之瑶咸鱼翻身,顶替姐姐嫁给了名门之后蒋西决。

人前,他将她宠到无人能及的地步,人后,她被他报复:“我会身体力行地告诉你,恶毒女人取代自己姐姐的代价。”

婚后不到半月,蒋西决对外宣称沈之瑶肚中长瘤,命垂一线,抛下所有的工作带她赴美治疗。

却无人知,那瘤是个腹中胎。

外界都说,男人真爱一个女人就该像蒋西决对沈之瑶一样,不离不弃。

一月之后,蒋西决独自归来,沈之瑶却销声匿迹。

传言,出国治疗的沈之瑶背叛自己的丈夫,嫁给了著名珠宝商许译成。

……

再见,她挽着许译成的手,受众人指骂,成了一个见异思迁的坏女人。

人群散去,他扼住她的颈脖,骇人的血色眼眸紧盯着她:“沈之瑶,谁让你回来的?”

痛苦的往事涌现,她在产房大出血,他却厉声在她耳边说:“带着哪个男人的野.种嫁给我,说!”

“野.种,当然是野.男人的,我不过是个替代品,你管我跟过谁。”

她永远不会忘记,那时,面露冷色的蒋西决亲手拿上手术刀,朝她腹部捅去。

而他不过是个精明商人,医学上一窍不通。

……

沈之瑶没有想到,他还会再次掌握她的命运和人生。

蒋西决逼近她,说:“我想要的没有得不到的,不想要的,撕碎了也不给别人。”

许氏的经济危机,让她成为他的‘阶下囚’,她跪在孤傲的蒋西决面前:“我签,你救他。”

那一瞬,他疯狂地将她碾压:“要我救他?行,看看你值不值。”

……

他不爱她,却偏执地要将她禁锢在身边。

她爱他,却被他伤了一次又一次。

“放过我,这么下去我会疯的。”不见天日的她,求他。

他不为所动,冷漠的留下两个字:“妄想。”

直到,多年前的真相浮出水面。

蒋西决闯了一路红灯,只为保全要从她腹部拿走的脆弱生命。

当他看着命悬一线的沈之瑶,突然明白,一切都结束了。


我要试读

初夏,临都别墅,院子里的白玉兰,在月光下清冽的白色显得端擎了些,犹如开在尘世之外的女子。

今晚是她的新婚,却不见了丈夫。

“少夫人,还是没有找到二少。”帮佣大气不敢喘,小心翼翼地对沈之瑶说道。

她坐在那里,良久,语气还是不自然:“知道了。”


夜深,空气中的闷热感,让她翻来覆去睡不着,赤脚,下了床,推开窗户,外面一股热量夹着白玉兰的花香涌进来。

别墅的大门自动打开,晃眼的车灯光,掠过她的眼睛,沈之瑶抬手挡住,却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跑了出去。

她知道,蒋西决回来了,原以为,他会在外过夜。


“男人新婚夜都会冲动的,你要懂得讨他欢心。”沈宅的郑妈在她出嫁前夕,叮嘱道,这样的话在沈之瑶的脑海里回荡。

两弯细眉之间染上了紧张之色,她十指捏成拳,鼓起勇气,还没等她走出去,卧室的门从外面被踹开了。

砰的一声,吓了她一大跳,心颤地看着怒气冲冲的男人朝她走来,沈之瑶糯声叫了一句:“西决。”

“别叫我西决,我嫌恶心。”临近她的时候,长手将她一捞,高大挺拔的身子将她席卷而下。

那双带着火焰的星眸,紧盯着她,沈之瑶一愣,伸手就要去摸那张完美无缺的脸。


蒋西决迅速将她的手压住,极大的力道,像是要将她弄碎,他刚毅的下巴微微弧起,摄住她:“你们沈家拿我当猴耍吗,呵,拿你这么一个冒牌货嫁给我,揭开你面纱的那一刻,在场的宾客都在看我蒋西决的笑话。”

沈之瑶无力反驳,在教堂,她不是没有注意蒋西决的眼神,众人的议论,细细地传入她的耳朵,杂乱又刺耳。

可她以为,在她挽着父亲手进入教堂的那一刻,蒋西决会叫停,他没有,非但没叫停,还宣誓,给她套上婚戒,揭开面纱,最后薄唇落在了她的唇上。


“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我的钱,还是我的人?”他鄙夷地问她。

蒋西决脸上极大的嘲讽神情和她不到五厘米之隔,如此清晰。

沈之瑶艰难地吐出几个字:“我不要你的钱。”

他失笑:“那就是图人喽,妹妹爱上自己姐姐的男人,想方设法逼走姐姐取而代之,沈之瑶,挺有本事啊,那方面的本事肯定也不差吧。”

沈之瑶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他竟然这么侮辱她。


小说精彩后续戳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