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玩家投稿|原创武侠文《伏鹤》

放置江湖 2020-02-13 10:32:57

【一】天下第一

“漫漫江湖,刺客伏鹤,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关于伏鹤,只要付的起钱,无论你是什么人,你要杀什么人,你要杀他做什么。那个人七日之内必死无疑。”

“要说他的恢宏事迹,必要先从长安之案说起,那时月黑风高,刀光剑影,伏鹤被一群刺客团团围住,十步杀一人……”

“哎哎哎,老先生,俺们都听腻了,换一个啊换一个!”

在【天下第一】客栈里,食客满坐,一位说书先生在角落唾沫横飞的说着故事,一群小孩子围在那里,吃着一盘茴香豆。

说书先生砸了一下干裂的嘴巴,拿起旁边的茶水喝了一口,一脸悲愤的摇摇头。

“欸呀,你们这群小孩子啊懂什么,刺客伏鹤的事情哪里讲的完,好好好,我来换一个,伏鹤千人之中取一人人头的事听过没有?”

“听过啦听过啦!”小孩子们又叫到。

说书先生面红耳赤,连说了几遍朽木蠢才,惹得客栈老板嗤嗤一笑。

“我们客栈叫天下第一嘛~所以只讲天下第一刺客啊~”老板眯着眼笑道,摸了一下包裹着长发的头巾,撑着下巴,又淡淡道“不过呀,听说伏鹤已经金盆洗手了,已经不是天下第一刺客了呢~

“啊?!”说书先生同小孩一齐惊呼。

老板笑眯眯的点点头。

“那,那……”一名小孩涨的满脸通红。“那我不是可以当天下第一刺客啦!”

“噗”旁边的客人喷出一口茶来。

说书先生拿扇子敲了一下那孩子的头。老板哈哈大笑。

“你们这一群老小女人哪里知道。”另一位不远的客人说道。

“伏鹤虽说金盆洗手,但他没有放弃流光剑。”

“流光剑还在他手中的一天,我们这些人啊,照样得提心吊胆一天。”


【二】流光易逝

伏鹤站在山崖顶端,看着脚下的长安城。

他一身黑衣,长发随意的披在身后,整个人隐在黑暗之中。

突然有剑刃出鞘的声音,一道流光闪过,在他的眸子里印出一片星空。

月亮破云而出,他打开腰间的酒葫芦,浇在剑在,酒珠顺着剑刃滑下,在月光之下,像珍珠一样的滑落。

“伏鹤,你在这里做什么?”一位老先从暗处生走出来,手里拿着一把折扇。

伏鹤回头,咧着嘴笑,露出浅浅梨涡,把流光放进剑鞘之中,对着酒葫芦嘴狠狠的喝了几大口酒。

“欸呀,朽木啊蠢才。今晚这么凶险,喝酒误事懂不懂?”老先生急的又敲扇子又踱步。

伏鹤一大口下肚,喉咙火辣辣的,他眯着眼睛紧皱了一下眉头,解下系在酒葫芦上的丝带,又将葫芦丢进老先生的怀中。

“老头,听说你要跟着阿焰,做说书先生了?”伏鹤顽劣的笑道,抹了一下嘴边,随手将长发束起。

“我,我,这是我从小的理想。”老先生红着脸说。

伏鹤笑着拍了一下老先生的肩膀,便挥了挥手,朝山下走去。

老先生愣在原地,张了张嘴,似有什么话要说,他突然转头,朝伏鹤大喊“伏鹤,此去凶险,多加小心啊。”

伏鹤没有回头,背影灼灼,他高声回道,“知道啦,灌满我的酒葫芦,等我回来喝。”

长安城头,一个黑影一跃而上,黑发随着发带飘扬,一把通黑的剑鞘系在背上,残月下,伏鹤直立在城头。

本应灯火通明的长安城,今夜却格外安静,家家户户紧闭房门,纸窗下仿佛有暗影涌动。

伏鹤似漫不经心的走在街道上,只有落叶相随。

突然,一间屋子里传来摔破酒杯的声音。尖利的声音划破本来安静的夜空。一群刺客冲破窗户提剑冲向伏鹤。

刀光剑影间,一道蓝光闪过,流光出鞘,只有人头落地的声音。

暗巷中冲出密密麻麻的一群黑衣人,把伏鹤前后围得水泄不通。

“天下第一刺客伏鹤,果真不是浪得虚名。”

一个低沉的声音在伏鹤身后响起,伏鹤没有回头,只冷笑一声。“川浔君,你什么时候也需要这些小喽啰作伴了?”

川浔君一身白衫,在黑衣人中格外显眼,他目光幽幽的看着伏鹤。

“要拦住伏鹤兄,必要人墙才行啊。你看我这一千九百九十九人的人墙如何?”

伏鹤这才回头,朝川浔君咧嘴一笑。“不如何。”

川浔君面色一沉,下了一个手势便第一个朝前冲去,黑衣人齐齐跟上。

伏鹤一笑,拔出流光与之一战。

那一战,川浔君被伏鹤切断三根手指,伏鹤划过他的脖子时却停住了剑。

“今夜死的还不是你。”

川浔君握着手,他忿忿喊道“你赚的钱可以几辈子逍遥痛快了,何必再做这一单?!”

伏鹤咧嘴一笑,露出梨涡。“与你何干?”

残留的黑衣人中一位胖子突然扯下面巾,朝伏鹤大喊:“他给你多少钱来杀我,我给你十倍就是了!十倍!”

胖子满脸大汗,狠狠地跪在地上磕头。

伏鹤转过脸,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用流光挑起他脖子上的面巾。

胖子浑身发抖,他喊道。“你,你不能杀我……我,我知道你要钱做什么……”

可能是将死之心,他更加义无反顾的喊起来。

“哈哈哈哈哈,我知道!得了那种病的人很痛苦吧!哈哈哈哈,亏你还想着救她,药材很贵吧!我死……她也死,哈哈哈哈!”

伏鹤脸色一变,流光一闪,刺破了胖子的心脏。

而另外一把剑,却悄然出现在他的背后……


【三】山河永寂

“所以呢!是谁的剑啊!”

“先生先生,这次怎么和你以前跟我们讲的那个长安之战不一样啊!”

“那个里面的老先生不会是你吧?”

“那个她又是谁啊?”

一群小孩叽叽喳喳的问着,说书先生摇了一下扇子,又喝了一口水,摇头晃脑的,把一群小孩子等的要急死了。

“是川浔君的剑。”

“啊!那伏鹤……是不是死啦?”

“没有,伏鹤反应过来了,却还是被刺中了左肩。他没想到的是,川浔君那等身手,依然往剑上抹了毒。”

“那……他的左肩是不是……”

“对啊,没了。”

小孩子们惊呼,说书先生看了一眼天下第一的老板娘,老板娘示意他说完好了。

说书先生垂下眼睛,顿了一下,才道:“那接下来,我给你们讲讲,伏鹤的小婉。”

小婉跟了伏鹤十年。

伏鹤八岁时,她就被买到了伏鹤家里做丫鬟。

伏鹤十岁时,家主被刺客杀了,家财也尽了,只有小婉不知去哪里,继续跟着伏鹤。

伏鹤拜了师,上山学武艺,小婉也去,帮伏鹤洗衣做饭。

伏鹤复了仇,出了名,小婉便入了江湖,做百事通。

虽说伏鹤是给钱就办事,但每件事都很稳妥,这些都是小婉事先调查好的,自然不会有什么麻烦。

小婉不是普通的温柔体贴的普通丫鬟,她沉着,冷静,漂亮的不像话。

伏鹤十六岁时,他们拜堂了。

小婉是全长安最漂亮的新娘子,伏鹤是全中原最出名的刺客。

本来早就想金盆洗手,可小婉突然病了,需要各种珍稀的药材。

伏鹤没有小婉,只能接一些棘手的单子,这些棘手让他越来越危险,小婉也越来越严重。

长安一战后,是老先生和阿焰来救的他。

伏鹤带着断臂,在千人之中取了川浔君的人头。

小婉还是死了,或许伏鹤就是因为这个,才退隐江湖了吧。

“讲完了?!”小孩们问道。

“讲完了。”说书先生又喝一口水。

一旁听着的客人们也皱眉想着什么,一位客人缓缓道:“你一个说书的怎么知道这么多?该不是你和老板娘真的是你说的老先生和阿焰吧?”

客人和孩子都露出惊异的表情。

说书先生道:“怎么可能,朽木,蠢才。”

老板娘道:“他都是杜撰的,别瞎想瞎猜。”

众人一副失望的表情。

“那,那伏鹤和小婉没有孩子吗?”一名小女孩小心翼翼的问道。

“有的有的,还是个小女生呢,伏鹤说如果是男生就把孩子掐死了,害小婉那么苦,还好是女孩子。”老板娘抢先回答道。

客人和小孩们面面相觑。

说书先生摇了一下扇子。“或许伏鹤还留着流光剑,是因为剑鞘上还留着小婉的题词吧。”

“什么题词?”客人问。

说书先生道:“容华易逝,山河永寂。”


【四】伏小澄

五年后。

伏鹤再没有出过江湖,关于天下第一刺客已经换了好几代人了,而天下第一客栈生意依然不好不坏,听书的孩子一批换了一批。

“爹,爹,等等我呀。”一个小女孩蹬着小肉腿跑着,努力的想追上前面的男人。

男人听见了女儿的叫声,恍然大悟的回头,一只衣袖空荡荡的在空中晃着。

男人咧嘴一笑,露出浅浅的酒窝。

“快走,伏澄。去见你焰姨和一个老头儿。”

“干什么这么急嘛。”小孩子插着腰,作出一副生气的模样。

男人一把抱起她,在她水灵的小脸上轻吻一下。

“那个老头年纪大了,怕他下一秒就死了。”

刚从天下第一里出来的说书先生听到此话,气的最后一颗牙齿都要喷出来。举起拐棍就要打他。

老板娘冲出客栈,看见肉嘟嘟的伏澄就抢过来抱在怀里,伏澄要抱着她的头咯咯地笑。

伏鹤站在原地,看着长安蔚蓝的天空,想着小婉此时此刻会不会在看着他们。

他背后的流光剑在剑鞘中露出一点剑刃,在阳光下泛着柔和的光

 

*本文由《放置江湖》玩家 巡山的小怪 原创,本公众号获得全部授权。未经允许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