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窍决宝藏海》(七)如何做人(1)

藏传佛教宁玛传承 2020-07-01 07:20:14

  如意宝晋美彭措法王传授 索达吉堪布口译


  七、如何做人

  世上每一个人,对于色声香味触等法,无始以来就在不断地串习。因此,当我们值遇世间妙欲的时候,每个人的贪心都非常大。但世间法究竟的意义为何?在处于世间法和佛法之中时,世间法又该如何做?作人到底该怎么作?所以在下面就给大家讲一个关于作人的方法。


  我们作为一个人,首先必须要依靠本尊和护法神,再凭借福德和前世的善业,这样就如国王拥有了手下的军民,自己的名声、财产等一切都能圆满自在地获得。


  为了积累福德和亲近护法神,自己应时时刻刻对三宝生起信心,这也是作人非常重要的一件事。对积资诸善事,比如闻、思、修行、诵经等等,我们应该像森林当中的猛火,进行精进修持。


  我们作为一个人,无论在哪方面,与天人相比都是比较低等下劣,在天中也有智慧圣尊,因此我们应时常依靠天神和护法神的力量承办一切所欲。像二十一优婆塞、格萨尔王的眷属等等,有如海一样无边的护法神众,比如国王的很多事情就是依靠众多的大臣们去办理。同样,如果依靠这些护法神的力量,让他们经常给予帮助,那自己所想的一切事情就都会圆满成功,因此大家念护法神至关重要。


  念护法神时,需要有供品作供养。比如在“八大法行”的仪轨中,对八大圣尊中的每一位虽然都有不同窍诀的修法,但其中的共同之处就是对护法神都必须要作赞美和供养。因此,对护法神要供养美酒、糖果,或者是食子,供品是越丰盛越好。对供品方面的要求,一是应该清净整洁,二是要准备某些油类的食品,比如当行者用糌粑作供养的时候,如果里面一点酥油都没有,那可能就不是太好。


  假如我们念格萨尔王时,一点供品也没有,我觉得这就不行。连一点茶叶一点水果都没有,那么护法神就不一定很高兴。因此,在供护法神时应该准备一些供品,古人有:“若人求天尊,天尊要食子”的说法。


  有许多的比如像八部、十八部的智慧护法神,本来他们都是智慧身,不会有什么分别念。但当时他们被降伏时,莲花生大士是这样给他们讲的:“你们要帮助瑜伽士,瑜伽士也一定会对你们作供养、赞叹。”所以如果一点供品都没有,只是在口头念诵一下护法神的祈祷文就不一定能起到明显的作用。


  敌人势力的黑暗越来越深的时候,我们就应该使寂静慈悲的白色月光越来越皎洁明亮。如果我们经常用身语等慈悲的行为来对待所有的人,那本来欲对自己制造违缘的仇敌,也会逐渐对自己生起欢喜心。


  不管我们遇到什么样的人,无论是上等、中等还是下等的人,我们都应该一视同仁,一心一意地用慈悲心来对待他们。这样即使我们有些过失,他们也不会宣扬而是极力隐藏,并且很乐意地将我的名声也是传遍世界。


  倘若我们喜欢别人帮助自己,那自己也应该要帮助别人,这样他们一定会欢喜。若是喜欢自己的人越来越多,那怨敌的势力就会减弱。在赞叹我们的人当中,有的人是真心实意地在赞叹,而有的人本来是不太愿意,但他所说的有些语言反而成了对我们的宣扬。


  所以真正要想降伏对方,也应该用慈悲心和爱心来对待。如果自己怨恨的人较多,那也会妨碍自己名望的提高。比如我们学院刚成立的时候,当时对我生欢喜心的仅有几个人,后来我也是逐渐配合很多人,与他们和睦相处,这样我们学院就有了二十多人,后来又有了一百多人,再后来就是一千、二千至如今八千余人,这些也是因为我使自己的行为与别人相配合所带来的一点点功德。


  有些人虽然受到众人的赞叹,但在内心却愿意尽量隐藏自己的功德,而不愿意宣扬出去。这样即使隐藏了一些功德,但如果众人喜欢自己,特别是与自己关系密切的人若对自己敬重喜爱,那他们也愿意讲述你的功德,这样自己的功德也会被歌颂赞扬到遥远的地方。


  所以自己首先应具备功德,然后对内部的人一定要搞好团结,不能仇恨和轻视他们。对我来说,我对下面这些堪布们都比较重视,于是我就对他们讲说一些悦耳的爱语,这样他们可能就比较愉快和感激。现在世间很多人清楚我没有任何功德,但我的历史也有一些人会知道,此因缘就是这样来的。


  有些人虽然不发慈悲心而降伏了一些敌人,自以为像大狮子一样威力强大,一些目光短浅劣慧者也像对待天人那样来恭敬和供养他,如此他本人也就更加贡高我慢。但是有智慧者可以明了,这种人的地位和势力并不稳固持久,因为对于势力强大但又傲慢和愚笨的人,就像铁钩可以勾招大象,有智慧的人依靠方便法也可以把他们降伏,我相信在整个藏地雪域有很多的大成就者和大修行者都具备这个能力。


  若无智慧,仅仅是依靠力量,也不能降伏敌人。比如有些人对我们以粗暴的方式来对待,那这种人暂时好像转轮王一样地位权势显赫,事情也能成办,但是从最究竟来说,就像锯子锯木头,哪怕再粗大的木头也是会慢慢地被锯断,这种人将逐渐衰败。


  有些人无论说话还是做事都是以虚伪、不诚实、不合理的方式来进行,如此习惯之后,自己无论作任何事情全都变成了狡诈的行为,最后他欺骗了无数的人。那么这种狡诈的人,在外表上暂时他的事情也能成功,比如今年他财势富饶可能有五十多万元,但以后逐渐逐渐就开始衰败,明年就只有三万了,再过几年以后就家破人亡了,其结果是终将毁坏自己。这种人就像山上的水,刚开始的时候,是高高在上,但逐渐逐渐地它就越来越下降,再没有一个上升的机会。所以以狡诈的行为来成办的事业,即空虚又不可靠,最终也不会有一个长远和究竟的利益。


  而某一些人的行为公正端直,并且他也是以慈悲心来对待一切。这样因为他作事正直发心善良,虽然暂时那些末法时代的众生也可能害他,自己也可能会生起一些厌烦心,但从最究竟来说,他不但不会失败,而且他的事情也会越来越成功。


  那些愚笨或是耍小聪明的人,谈不上有什么智慧,因为他们的目光短浅,就像是近视眼看不见很远的地方,他特别喜欢得到眼前这一点利益,并为此而辛勤奋斗,但结果他所作的事情不是利益微薄便是适得其反。而那些具有智慧和大能力的人,他的眼光开阔深远,所作所为都是作长远的打算,为了来世的一些事情也愿意去作,这样其结果是在他的今生和来世都会成熟无穷无尽不断的利益和安乐。


  平时遭受一些违缘的时候,当时我让大家好好地祈祷,但有一些鼠目寸光的人,叫他念经他也不愿意参加;而有智慧的人,就一心一意地念诵,虽然暂时念诵的也比较辛苦,但结果对整个佛法和对我们自己的前途都有很大的意义。我想,只要我们认认真真地依照佛经论典和上师的教言去行持,就一定会取得胜利。


  某些低等下劣的人,特别喜欢那些有权有势腰缠万贯的大人物,在此类人物面前身体是毕恭毕敬,嘴里也是讲说着阿谀奉承的语言,当有一位大官员来的时候,他们就人前人后跑来跑去地点头哈腰。但一般卑劣下等的人恭敬承事高高在上的这些大人物,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因为在世间利益方面他们也不会成全你什么,在人格、智慧以及出世间法的修行方面更不可能助你一臂之力。


  比如一位贪心炽盛的老人若去追求一位年轻貌美如天女般的姑娘,姑娘不但特别不高兴,可能还会对他怒目相视,这个老人的追求是不会成功满愿。同样,低下的人在高等的人面前期望希求,也是根本不会如愿以偿的。


  如果我们虽然积累了财产,但自己却没有机会去享用,如此财产就不会为自己带来任何利益,反而会对自己的生命和声誉造成危害。因为财产,给自己的今生和来世都招致众多的痛苦,那追求财产也就没有任何意义和价值。


  如果我们经常对某个人生恶心口出粗语,那我们即使把自己所拥有的财产全部送给此人,他也不会对我们生起欢喜心,在将来某个时候他也可能会伺机作损害。《入菩萨行》中云:“纵人以利敬,恩施来依者,施主若易嗔,反遭彼杀害。”所以经常诽谤别人或说恶语,实际上这是在毁坏自己。


  有些愚笨的人饮酒贪杯成癖,甚至在有些地方女人喝酒也是令人瞠目。释迦牟尼佛在经中早已说过:凡我的后学者都不能饮酒”,不要说在佛教方面,即使从世间的角度来讲,喝酒的过失也是非常大。


  时常贪执饮酒的这种人,不要说晚上就是连白日也是处于黑暗当中,好像是要死不活的样子,既非活人,也非死人,就是处于这种状态。因为酒的缘故贪心也增长,于是这种愚笨人白天贪执饮酒晚上就贪着女人,他们就像是腐烂的尸体,生活也如疯子一般,就这样白天晚上都是处于非法当中虚度人生。


  还有某些人,各种欲望层出不穷,他们在心里始终幻想着不能成功的一些希求与梦想,那这种人的生活根本就不会存在有安乐,他们实际上白天晚上都经常是在痛苦的煎熬之中度过。不知道自己的生命还能保持多少天,却在想要在这里作一件事情,要在那里作一件事情,天天这样打妄想,这种人真是很可怜。


  总而言之,愚人的一切——他的财物、语言、行动以及他的身体和神识全无任何实益,此等一切只是变成愚人虚度人生的因。


  无论是谁,他总会具有少分的功德,这样即使我们功德巍巍,那也要学会尊重他人,应该取受别人的长处。我们应把自己的功德看的很轻,而把别人的功德看的很重,这样自己的功德也就会越来越增上。


  如果在处境窘迫的时候,别人曾出力帮助过我们,那我们在一生之中对此事都会难以忘怀。比如对那些贫穷可怜的人哪怕是布施五十元钱,那他可能在一辈子当中也不会忘记这件事;但对于一些位高权重、财富盈仓的人,哪怕你送给他大量的财产,他也不一定能记住。以前在文革期间,许多人对我的恩德都非常大,当时对我供养的一点酥油或是人参果,到今天我还是记得非常清楚,现在我受到的供品虽然众多,但却经常忘记。


  这里意思是讲,当处于贫穷痛苦的时候,若别人对我作过帮助,日后自己财富势力圆满的时候,也不能忘记他,否则即使自己的名声地位再高,那实际上也就是一个卑鄙低劣的小人。现在有些人就是这样,自己稍微具有一点地位的时候,就把以前的恩人忘记了,这种人确实就是一个坏人。所以我们千万不能忘记对自己有恩德的人。


  有些人把以前和自己关系友好的人舍弃,然后又重新交上一个势力比较大的人,但到了一定的时候,他又会故伎重演,所以和这种人打交道就没有什么意义。如果与某个人相处暂时关系虽然不是太友好,但这个人若是非常稳重,那你继续与他一起共事,此后你们俩人之间的关系也有机会变得非常友善。所以交友重要的是看人的品格,如果人格好一点,暂时虽然他心里面可能有点不高兴,但以后他也不会对你做很多的坏事。


  有人正在与你好的时候,如果之前此人已经舍弃了以前的朋友,那这个人就不太可靠,总有一天他也会把你舍弃。从前,有三个新来的喇嘛向钦哲仁波切求法,当时钦哲仁波切就对他们说:“如果你们把以前所有的上师舍弃了,我才可以为你们传法。”其中有二个喇嘛认为他们以前的上师名望低下,而钦哲仁波切则是声名远播,于是他俩就同意把以前的上师全部舍弃。但其中一位喇嘛认为:虽然钦哲仁波切是一位非凡的大德,但以前的上师对我恩德宏深,我不情愿舍弃他们。后来钦哲仁波切开始给他们传讲佛法时说:“你们若把以前的上师舍弃了,总有一天也会把我舍弃,所以你们俩不是我的法器,你们不能听我的法,另外那个喇嘛则可以听受。”那个喇嘛就已经被钦哲仁波切摄受,后来在他面前闻受了许多的佛法,这个喇嘛的名字叫阿克窝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