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塔希提的月光——月亮与六便士

我们是学霸的 2018-12-09 15:30:16


上帝的磨盘转动很慢,但是却磨得很细



想象一下

无论是端坐温室的家境优越的人、抑或是正在为了人生的高峰而奋斗的人

当我们人到中年,大概多数已沉溺于安逸的生活

“春有花香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


安土重迁贯彻着人类文明千百年来的厚重历史,体现在个体上便是我们都不喜欢在有限的生命里一次一次的重启,即便很多时候我们中的一些人受外力所迫被动地接受重新开始的命运。

那么我们中有多少人有勇气为了内心压抑了半生的悸动,去地球的另一边开始另外半生?当我们下意识压制了心中某个念头,随着时间推移,我们将越来越倾向于继续压制它,无论它多么的强烈、多么的让我们心动。

  

思特里克兰德无疑是一个遭人唾弃的人,中年抛妻弃子、牙尖嘴利、不通人情、恩将仇报,他“像被魔鬼附体”一样疯狂追求绘画的行径不被人理解,事实上因为他个性乖张人们对他的任何事都不想多知道。但是纵观人类文明史,从来没有人是因为完美所以伟大,一个人的缺点并不影响我们将他划入伟大的行列。

  “他正竭尽全力想挣脱掉某种束缚着他的力量。但是这究竟是怎样一种力量,他又将如何寻求解脱?”


月亮与六便士

“他正竭尽全力想挣脱掉某种束缚着他的力量。但是这究竟是怎样一种力量,他又将如何寻求解脱?”我们每个人都曾经有所仰望、有所思慕,我们在未知和时间面前权衡再三,然后一如既往地放弃,然后循着一眼能望到尽头的明天驶去,从此我们失掉了做出改变的勇气,梦和想终于仅仅成为了梦和想。





只有诗人和圣徒才会坚信,在沥青路面上辛勤浇水会培植出百合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