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月光与散句

素心问秋 2020-01-13 10:39:00

1

临睡前看一眼窗外,没想到撞见月亮正从夜空往外蹦。那一刻,它像个带电的银盘,隔着不冷不热的春夜,抱着一股清幽之气扑过来。


不知道是白天醉酒还是茶的缘故,被月亮晃了一下眼睛之后,睡意像举得越来越高的孤独,提着胆,为心守夜。


灵魂抱紧肉身,仿佛离原籍越来越近,白天被风摇累的花朵,披着白月光在眼皮底下翩然起舞。 


2
南风,一点,一点把春天赎回来。
穿透暖阳的紫气,将走向葡萄架。


两串葡萄,只隔着酒杯,望了望对岸的半壁江山。
两个人的身体,顿时火烧火燎。 


3

杏花、桃花,交换着开。它们开成一浪高过一浪的浓艳和热烈。
渐渐的,把自己开成中年。


彼时,被另一朵桃花引领,仍将依山而行,却不再受蛰虫的引诱,去翻动春色。


花有时,竹有节。

春色与冬雪一样爬山涉水,但玉兰的矜持和冷艳,绝对大过雪的浪漫与悲悯。
 

4
春风,像一个热情的妇人,不厌其烦引诱红的花、绿的叶从黢黑生硬的壳里爬出来。
扑面而来的桃红和绿柳,在接连不断的沙尘里,一次次扶起被擦伤的自尊。


沙尘,拂拭着流浪汉满面的污垢,也不遗余力涂改着花朵的体香。


零下1度的冷,有可能让花朵开成谎言。
可路旁的海棠、樱花,借助无边的尘埃,重唱着去年的歌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