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色彩的舞曲——谈张文新的油画艺术

北京百雅轩 2020-06-29 13:25:19

展览海报


张文新!这是一个响亮的名字,当我最近在台北看到他的油画时,这些画面一下子将我的思绪带回到大陆文革前的学生时代,那是本世纪60年代的初期。而张文新就是以一幅《间苗》在这如潮佳作中脱颖而出,以其清新、纯朴的面貌赢得画坛长久的掌声。


1971年,八一厂的画家们看张文新老师作画

2005年,张文新老师在漓江边写生创作

《间苗》 149.2X50.2cm   1963年  


如果我们回头检视大陆文革前后近十几年期间的人物画创作,就发现有太多的虚假、夸大和泛政治化,再对这幅《间苗》所展现的真诚美感,怎么赞赏都不为过了。

张文新是位极其勤奋的艺术家,除画了大量人物创作外还画了不少肖像画和风景写生,尤其是风景写生画更能充分表现他的潇洒、机敏的艺术特质,更能体现他的色彩素养和运笔技巧。



早期所画《天津港》,画中近岸直对的轮船,船体用色浓重,突出于三、四艘横卧港中的趸船之前,而在黄昏的暮色中,水边一抹红色的船弦衬托出夕阳的光辉,全画用笔疾徐有致,远处的三俩起重钢架寥寥数笔,虚实得当,写来有如草书,轻松中又见造型之法度;《五匹马车》一画,灰黄的土地与背景,黑色的阴影过去是休息的驭马,阳光下的马匹,或深或浅,或站或躺,均以阔大之笔,极快之速挥洒就之;且能运停适度,几匹马的造型又不失精确生动,可谓神来之笔;1983年之《长江的黎明》又以薄彩轻敷,天空与江水色彩变化微妙,而通过不同的笔触使用,让人感到天空朝云的舞动和江水的畅流,并烘托出江流之中,沉浸在金色朝阳里的小轮船,其中透出的意境,技巧和灵气真叫人折服;1984年所画《小吃店》只是描绘了大陆城市极平凡的街边一景;卖早餐的小吃店、树旁屋前,或站或蹲的进食者,人行道旁或纵或横的自行车,在张文新笔下这些人与物都像动起来般活了,他运笔就像石涛、虚谷,完全是“写”出来的,尤其画中的自行车,就那几笔,有色有形有虚实,真神了;当然,精品很多,不胜枚举,这时期佳作尚有《秋日轻风一扁舟》、《西山》、《临海东门》等等。看着这些画,耳边仿佛响起西班牙弗朗明哥的舞曲,眼前呈现卡门那丰富多彩的舞姿。



1987年张文新赴美讲学,长居,但仍然心系神州,多次到大陆山区、农村采风、写生,不仅后来创作了一批生动的人物画,而且带回不少直接写生的作品,这些写生风景运笔更为活泼,色彩更为生动,画中无处不充满阳光和西南边陲风情。《南国小楼》、《山里静悄悄》、《山水之间》、《金色的季节》等都是动人之佳构。这段时间还同时有不少人物写生令人激赏,例如1994年赴福建省惠安写生的《修网》就是非常不同凡响;惠安渔女低着头,坐在小凳上,红衣,黑裤,以脚趾撑着网线,左手扣线,右手轻嫚地握梭修网,这些不仅画得生动准确,而且概括简练,画味十足!与欧洲十九世纪大画家之写生作品放在一起也不遑多!



当然,张文新于1983、1984年为大陆三十年以来著名剧作家曹禺与国际知名的数学家陈景润的写生肖像是不能不谈到的。欧洲自文艺复兴以来就有为杰出文化人造像的传统,徐悲鸿生前也曾为印度诗人《泰戈尔》及诗人《陈散原》、《画家任伯年》等画像。大陆在某个时期只提倡画工农兵及政权领导人,“文革”后方才有画家将目光移注到知识分子本身,张文新即是其中之一;《陈景润》一画忠实地记叙了一位大数学家身处斗室而仍专注学术的神情,他凝视沉思的目光,紧闭的双唇,夹着圆珠笔而同时轻敲电算器的右手,画家通过这些典型细节的描写,为我们留下一代学者——陈景润的真实形象。



曹禺虽然活过了“文革”,但“文革”的风暴仍使他吃足苦头,他30年代的代表作《雷雨》、《日出》、《北京人》至今脍炙人口。肖像中微皱的眉头,凝重的眼神,塑造出深具睿智的剧作家的面貌。由于均出于写生,所以画面不仅生动,而且十分可信。

文新先生的早年力作《工程列车》、《间苗》,与许多大师及当代大画家的作品一样,激励着当年我这个美术青年,今天回想起那些作品仍倍感温馨,也想不到三十多年之后我能在台北见到他更多的新作,并为其作品写序!仅借此机会向艺术的先行者,杰出的油画家张文新先生遥致敬礼!









北京百雅轩艺术中心

地址:北京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5号停车场旁)
电话:010-57623018

百雅轩上海画廊

地址:上海长宁区淮海西路570号

红坊艺术园区


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