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我家的老杏树

微富平 2020-01-12 16:04:53


六月,一个阳光明媚、绚丽多彩的季节。在这美好的季节里,杏儿熟了!不管是集市,还是水果店,黄澄澄的杏儿,水灵灵、亮晶晶,真让人眼馋。

昨天,买了杏儿回家,看着一个个香又甜的杏儿,不由得想起了老家的老杏树。

老杏树生长在我家窑洞上面(农村人叫窑背)的土崖边,是父亲让一个远房舅舅嫁接而成。虽然土地贫瘠,但杏树依然长的很茂盛。那时候,杏树不是很大,不足一米高的树干上,有三个树杈。每到春天,杏树便是一树繁花,粉色的花瓣随着微风在空中飘飘洒洒地落下。勤劳的小蜜蜂在花间翩翩起舞,采着香甜的花蜜。

小时候的我们,生活贫穷,能解决温饱已经不错了,哪还能吃到水果啊。所以,我家的这棵杏树便成了孩子们惦记的对象。

每年春天,当杏儿长到有指头蛋大小的时候,杏树可就不再寂寞了!

那时候父亲早上起的特别早,在我背着书包,准备偷摘一些杏儿去上学的时候,他就已经在院子里转悠了,所以,好几次都计划落空。后来,只要我想在上学前去偷摘杏子,那么早上肯定会比平时起的早的多。赶在父亲起床前,悄悄来到杏树底下,踩着树杈,一只手拽着杏树枝,另一只手摘了杏儿装在衣服口袋里,直到摘了满满的两个口袋。便蹑手蹑脚的回家,然后悄悄地把杏儿拿出来装进书包。整个过程都是屏住呼吸去完成的,生怕出差错,谢天谢地,赶紧去洗脸、梳头。做完这些,父亲就起床了,我便若无其事地背着母亲用旧布缝的书包,上学去了。但如果中途被父亲发现,那就糟透了,为了偷杏挨打挨骂是常有的事。那时候总觉得父亲是一个很讨厌的人,为什么几个杏子都不舍得让人吃?非得让杏子长熟,熟了能怎么样嘛!不还是吃吗?

有一次,我早上起来,梳洗一毕,背着书包走出院子。咦!父亲还没起床,他不是每天我上学就起来了吗?难道今天想多睡会?嗯,机会来了,我摘一些杏子再去上学,反正时间还早,上学是来的及的。这么想着,便悄悄地来到杏树底下,一抬腿,上了树。这时的杏子已经很大了,外皮发白,说明慢慢要变黄了,馋的我直流口水。一个、两个……正当我喜滋滋地准备下树的时候,突然,父亲在院子里咳了一声,哎哟妈呀,我下意识的往后一退,“扑通”,从树上掉了下来。还好,树不高,树下是土地,只是摔的有点疼。不过,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我赶紧起来,不敢拍打身上的土,悄悄地溜走了。所幸的是,没有被父亲发现,一旦发现了,肯定少不了一顿饱打,这“辣子水水”可不好喝呀!

不仅仅是我,我们邻居家的孩子也常常神不知、鬼不觉的来光顾,树下的土地常常被踩的又平又硬。

父亲为了防止我们去偷摘未成熟的杏子,想了好多办法。他挖来野酸枣的枝丫(我们叫它枣刺),在树下围个围墙,然而还是阻挡不了我们这些偷摘杏子的孩子。我们用脚把枣刺踩平,照样踏过去。呵呵,现在想起来,为了摘杏子,还真是“英勇”啊。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这些偷摘杏子的孩子已经长大,我家的杏树也长成了大树。

每到夏收季节,杏儿便成熟了。路过的人走到杏树下,摘一个杏子放进嘴里解解渴,坐在树下凉快凉快歇歇脚。麦场里正在碾麦子的乡亲,渴了,累了,也会来到杏树下,吃个杏子,稍作休息。

父亲呢,每天从地里回来,都会摘一些新鲜的杏儿让我们吃,还说:“你看这熟了的杏(heng)多好吃,非得还是绿蛋蛋的时候就把外糟蹋了!”母亲什么也不说,摘上满满的一篮子,拿到麦场里让大家伙吃。左邻右舍吃着杏子,似乎疲劳顿消,他们谈笑风生,麦场里充满了欢声笑语。

历经四十年的风雨沧桑,老杏树的树干上写满了岁月的痕迹,但树冠依然枝繁叶茂,每年都会为我们奉献它那香甜可口、又黄又大、果肉细腻的果实。只是再也没有人去偷摘未成熟的杏子了,而当年辛苦看守杏子的父亲,也早已离开了我们。

每次回去,不管是什么季节,不管树上还有没有杏子,我都会来到老杏树旁边,看看它,看看它那被岁月摧毁的容颜。它如同我的一位亲人,陪我度过了人生几十年的时光;它如同我的一位伙伴,给我单调的童年生活增添了无穷的乐趣;它如同我的一位良师益友,在我年少轻狂时,让我静静地沉思……

可是如今,我再也看不到我家的老杏树了。 去年端午节,我趁着放假回去看望母亲。在我还没进家门的时候,突然发现门前(母亲现在已经不住在窑洞里了,所以杏树在门前)少了什么,原来老杏树不见了!我急忙走过去,那里,只留下老杏树的树身,孤单寂寞地躺在原来生长的地方。我问母亲,为什么要伐掉老杏树?母亲说,杏树长了四十多年,材质已经很硬了,哥想用杏树做案板。

老杏树,生长在贫瘠的土地上,依然默默地奉献了几十年。当生命耗尽,还要被“千刀万剐”!

老杏树啊,我永远忘不了的老杏树!

最后,就用我去年在一篇文章里一段对老杏树的描写来结束吧!

我家门前树,四十余载龄。

不慕果园土,贫瘠涧边生。

春天花满枝,盛夏杏儿熟。

路人门前过,摘杏来解渴。

邻居皆称赞,年年能尝鲜。

可怜老杏树,今年被伐砍。

枝冠已不见,唯有树坑现。

奉献几十年,晚景凄惨惨。

谁人回首望,老树泪斑斑!

曾付一生苦,无报也安然!




作者简介:任爱荣,网名月光依旧,陕西省富平县薛镇(原赵老峪)人,现居富平。偶有文章、诗歌发表于网络平台。


整理编辑:王西航

微富平征稿啦!

内容原创,传播积极向上的正能量。
描写在富平的一切事物(美食、美景、人物故事、节假日美文、自身经历、富平相关历史事迹或故事、乡愁乡情、小时候的故事、物件、游戏……)等具有吸引力的文章!
投稿方式:把文章发送到微富平的投稿箱
邮箱:3094146350@qq.com
咨询电话:0913—8487189


点我进入“便民张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