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德穆斯谈(弹)德彪西

日本古典乐坛资讯 2019-06-20 18:42:28

德穆斯1962年录制德彪西钢琴作品全集  日版数码复刻CD封面


1962年,为纪念德彪西百年诞辰,德穆斯在维也纳录制了彼时所能搜集到的德彪西作品的全集,除了既有作品和当时新发现的小品之外,还录制了钢琴家为德彪西写的三首小品。本文译自数码复刻日版CD说明书中德穆斯撰写的《一部满足了我多年意愿的全集》一文,按照德穆斯的要求,CD封面使用了他收藏的一幅安藤广重的浮世绘作品《东都八景》。

 

德穆斯原文:

 

录制这部全集的动机,也许可以说与一件令人感怀的往事有关。兹有此言,是因为我总是对德彪西充满深深的敬意。孩童时就开始学习他的音乐,初读他的传记和他的作曲技法时就被他和他的音乐强烈吸引。后来受教于最著名的德彪西演奏家吉塞金,在他的门下学到了很多德彪西钢琴作品的真髓,也受到很多他在钢琴作品诠释方面的真传,自感这是我非常幸运的经历。在巴黎,我跟科尔托学琴的同时,又向本世纪最伟大的钢琴家纳特学习,纳特对德彪西多有了解,曾与德彪西一起前往英国,一同演奏过四手联弹和为两架钢琴而写的作品,我从他那里得到了如何演奏传统德彪西的宝贵经验。由此,我就想录制德彪西的钢琴曲,希望将我从纳特和吉塞金那里所接受的珍贵教诲来感染到其他人,也可以将我对德彪西的优美音乐和作曲技巧的所思所想传递给大家。


2016年12月在北大百年纪念讲堂拍的德穆斯

 

德彪西堪称是一位伟大的巨匠,更令人吃惊的是他对自己作品所抱持的自我批判精神与自尊心,所以业已出版的他所有的作品都具有高超的音乐水准,凡是不如意的作品一律不得出版而予以废弃。这部全集反映了德彪西完整的音乐成长 - 从受到柴可夫斯基等俄罗斯作曲家影响的早期作品,毋庸置疑成为20世纪的巨匠,由最初一个人直到最后的作品所构筑的真正意义的近代音乐,由此可以说,只有对他所有的包括未发表的钢琴作品进行全面汇编,才有可能(领会其意)。

 

德彪西对自己作曲的要求非常严格,因而目前留在世上未曾出版的作品只有两首。其中之一是题为《Page d’Album》的小品,它相当有趣,德彪西是强烈的爱国者,第一次世界大战的1915年,为了救济负伤的士兵,募捐者纷纷来到德彪西家里,但德彪西却认为比起进行某种救济倒不如为负伤的士兵做几首小曲更富有救治的目的,就到另外的房间写了这首小品。


2016年12月在北大百年纪念讲堂拍的德穆斯 


还有一首《三个映像Trois Images Inedites》,这首作品我认为是和《版画》同时代的1938年左右非常仔细而相当用心写成的,但为何没有出版,按照我认为的理由,估计也许是他对思慕的少女Yvonne Lerolle所写的个人寄语吧,从这首作品中写有德彪西兴致深厚的献词就能推想出来。该作品留存有原谱,原是科尔托的藏品(现在归一位法国收藏家所有),科尔托在自己的著述中对它给予了很高的评价。现在我们就逐一地来剖析音乐的内容。


 

第一首题为《舒缓而忧郁地 Lent et melancolique》,与他的歌剧杰作《佩利亚斯与梅丽桑德》多有类似之处,在原稿上明确标有演奏记号,内容上多少被渲染了管弦乐色彩。德彪西要求对这首曲子有非常热烈的表现,或许它的起因是对题献的少女Yvonne Lerolle(1877~?)的一种情感寄托吧。该曲比其带有情感的阿拉伯式早期的钢琴作品更为冷静,处于富有机智又有理性的后期钢琴作品的中间位置,也可以说这是德彪西作曲风格变化的一个承上启下的完整连接。

 

第二首是《Lerolle的回忆 Souvenir du Louvre》,其实这首曲子加上这样一个标题是很有意思的,德彪西对像萨拉班德这样的没有标题的曲子也要把自己看到或者听到的物象赋予以绘画为代表的某些诗性的幻想,这首《Lerolle的回忆》除了一些有趣的和声变化之外,实际上与《为钢琴而作》的第二首《萨拉班德》相同,德彪西只是稍加处理,其细节我不得而知。


 

第三首《几种情形》是一个奇怪的标题,其实更明确地说是“天气很恶劣,就不要去森林了的两三种情形”这样一个长标题的简缩。在这首曲子的旋律中,也稍微呈现出法兰西民谣与《雨中庭园》的主题,但又与那个美丽的《版画》截然不同,德彪西应该是从当时的雨中萌生了最初的构思然后着手写成。另外,当时的德彪西看过安藤广重的绚丽的浮世绘,安藤广重所画的在雨中的浮世绘,我感觉是构成这首曲子和《版画》第三首《雨中庭园》曲意的本源。我把我的这个想法问过德彪西的女儿(继女),她也与我的看法一致。这首曲子极其Pianistic,也就是说把钢琴的魅力与能力发挥到最大限度,用简单易懂的形式演奏出来,如实地传递出他在这一时期的风格,是面对一种全新而独创的音乐技法。


2016年12月在北大百年纪念讲堂拍的德穆斯

 

众所周知,德彪西是与斯特拉文斯基和其他20世纪的巨匠一起从晚期浪漫派中衍生出来的近代派的巨匠,但他的作品已然成为“古典”。德国伟大的诗人歌德对“古典”的定义是,“那种艺术作品绝对具有永恒持续的价值,在理性的要素与情感的要素之间取得了完全的均衡”。德彪西的钢琴作品,特别是在《24首前奏曲》和《12首练习曲》中完全具备了这些条件,《练习曲》中洗练的技巧、《前奏曲集》中音乐的价值、灵感与情感的内容,都给予他之后的众多音乐家以影响,与新音乐史的重要性之间产生了完美的平衡。所以说,我认为《前奏曲集》和《练习曲》作为德彪西的古典主义的纪念碑,应该共同出版并演奏。他的音乐 - 除了别具历史意义 - 是伟大而永恒的纪念碑,与舒曼和肖邦的作品一样,对于世界的钢琴家来说都是巨大的考验。


安藤广重的浮世绘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