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你所不了解的德彪西 | 法国世纪管弦音乐会——纪念德彪西逝世100周年

龙城票务 2019-04-06 09:29:26

-

-

作为音乐家的德彪西

我们从《月光》《牧神午后前奏曲》

《亚麻色头发的少女》《大海》中而熟知

可作为乐评家的德彪西

你了解吗?

犀利批判,精辟剖析

高屋建瓴,纵横捭阖

他自称“八分音符先生”

从音乐的小切口出发

直白探讨作曲家、社会、人生的关系

时而像个夜行的幽灵刺客

时而像个斗争的热血骑士

让我们从他的犀利语录中

一窥现代主义音乐“先知”的思想火花

音乐创作不是为了专门使劲地表达梦想,但音乐创作如果囿于日常生活,也不能取得任何进步。

注释家、改编者、修改人……他们唯一的任务就是用一大堆夸大的话和形容词像迷雾一样把上述的可怜的杰作笼罩起来。可怜的杰作们!

-

-

我活在一个听从挚亲好友的建议而成长成熟的想像世界中,而不是活在外在世界的影响里,这些影响只会干扰我,并无法给我任何益处。我在深刻探究自我的过程中获得最美妙的喜悦。

有谁真的知道音乐创作的秘诀?海浪声、蜿蜒的天际线 、风拂过叶的窸窣、鸟语都给了我们丰富的印象。而突然间,在我们不认同这些印象的时候,它便不由自主地流洩出来,并且借由音乐来自我表现。

音乐是个神秘的数学公式,而组成这个公式的元素也创造了无限。音乐是水的律动、风的舞动、游戏的源头,而没有什么比落日更贴近音乐。

我想要的音乐,是比任何其他艺术形式还有更多自由的音乐,它不只是局限于对自然精准地再现,而是大自然和想象神秘地互动。

-

-

贝多芬真正的教导,不是要我们维持古老的形式,更不是一定要我们步他的后尘。我们应该打开窗户,看看自由的天空:我觉得人们几乎把窗户永远地关上了。

对诗歌一窍不通的音乐家,就不该用诗歌谱曲,他们只能是糟蹋诗歌。对于海涅,舒曼向来是一窍不通。至少这是我的印象。我们可以谈论舒曼非凡的天赋,但海涅作品中巧妙的嘲讽,他不能全都领会。

我觉得自从贝多芬死后,交响乐已经显得无用了——舒曼和门德尔松也同样不过是恭恭敬敬地重复着相同的形式。可是第九交响曲却是一个天才的启示,是一个力图扩大和解放习惯了的形式,使其具有动人的壁画规模的伟大愿望。

巴赫的装饰手法现在已经完全看不到了,因为人们终于把音乐驯服了,让它供家庭的驱使。这是有些家庭求之不得的事,它们不知道把孩子怎么办是好——干体面的工程师职业的人开始多得拥挤不堪了——于是便叫孩子学音乐。不管怎样,这就又多了一个庸才……

他们怎么知道谁会是艺术家呢?他们自己有把握就是艺术家吗?他们哪儿来的权力操纵神秘莫测的命运呢?

贝多芬不是不值钱的文人。他很骄傲,他热爱音乐。音乐对他来说,是酷爱,是欢乐。老贝多芬严肃、合格的大师地位轻而易举地就战胜了那些头顶高帽、资格不明的先生们的江湖语言。

在巴赫的作品里,音乐保持着全部尊严,从不降低身份去投合那些被称为“热爱音乐”的人装模作样的感情需要,而以一种高傲的态度,迫使那些人即使不崇拜音乐,也要尊重音乐。

-

-

艺术是最美的谎言。老百姓也好,社会精英也好,他们到艺术来寻找的,不正是超凡脱俗吗?因此,不要让梦幻变得过于清晰和现实,而使所有人失望。让我们满足于寄情梦幻吧。

我们毫不倾听围绕着我们的成千上万细致的自然声音,

我们不够留心这样千变万化的音乐给我们丰富的赐予…

我认为,这是一条新的创作道路。

-

-

只有音乐能随心所欲地示现如梦似幻的所在、真确的与虚幻的世界,音乐悄悄地写着神秘的夜之诗,创造出成千上万由月光轻拂过树叶产生的无名声响。

我对音乐的首要抱负是让音乐尽可能地忠实呈现生命本身。

-

-


这位“叛逆”的作曲家逝世已100年了

在这100年里,有数不尽的交响乐团演奏过他的伟大作品

大多数交响乐团都会根据自身风格特点“定义”德彪西的作品

你想听德彪西的作品100多年前最原始的味道吗?

一位法国指挥大师用堪称“极客”的方式

带领着多达100人的庞大乐团

可以演奏出德彪西作品在100多年前首演时的感觉!



法国世纪管弦乐团——

纪念德彪西逝世100周年音乐会


购票信息

演出时间:2018年6月5日 19:30

演出团体:法国世纪管弦乐团

演出票价:

880/680/580/380/280/180

限时5折购票中

详情咨询:0351-6962222

本演出一米以下儿童谢绝入场


看点一

本次巡演乐团演奏家达百人之多,达山西大剧院开业以来最大规模交响音乐会


看点二

高度还原经典作品原貌,尽100%努力还原众多名曲首演当年的演出效果!


看点三

这将是一场由众多身价不菲的“古董级乐器”奏响的交响音乐会,亲临现场相当于看一次“乐器展”

乐团介绍:

法国世纪管弦乐团-Les Siècles是法国指挥家弗朗索瓦-格扎维尔•罗特(François-Xavier Roth)于2003年创建的一支十分特别的交响乐团。法国世纪管弦乐团要做的不仅仅是从演奏风格、技法上重现每一部作品所属时代的音乐风尚,更是要从观念上重现作品最初的面貌


乐团常常独出心裁地在音乐会上同时使用古典和现代乐器,来演奏对比强烈、特色鲜明的乐曲。指挥罗特曾带领乐团到访法国、意大利、德国、荷兰、比利时、英国和日本等国。在斯特拉文斯基的《春之祭》百年庆典之际,乐团在英国逍遥音乐节和法兰克福老歌剧院重现了该曲。


指挥罗特不仅仅研究了大量的音乐家手稿等文献资料,他更是同乐团一起致力于找寻这些作品在首演时所用到的乐器。他们不仅仅用这种方式录制了多张唱片,更是突破了许多限制,在世界各地的巡演中也坚 持如此特别的演奏方式,这使得法国世纪管弦乐团成为了一支独特的乐团并因此获得了世界性的声誉。无论是在巴黎香榭丽舍音乐厅、伦敦皇家阿尔伯特音乐厅、阿姆斯特丹皇家音乐厅。还是在东京,法国世纪管弦乐团与弗朗索瓦-格扎维尔罗特的演绎总是引起轰动。在弗朗索瓦-格扎维尔罗特的指挥下,乐团至今已经录制了13张唱片,这些唱片为乐团及指挥赢得了诸多荣誉。


连续两个演出季成功演绎“后浪漫主义”系列作品之后,罗特携手乐团开始对德彪西及其影响力与传世之作进行探索,以纪念这位作曲家逝世100周年。

指挥介绍:

弗朗索瓦-格扎维尔•罗特1971年(François-Xavier Roth) 出生于法国,是中生代指挥家中的佼佼者。罗特曾担任过西南德意志广播交响乐团首席指挥,现担任科隆市音乐总监科隆爱乐乐团首席指挥科隆歌剧院首席指挥伦敦交响乐团首席客座指挥,以及法国世纪管弦乐团的音乐总监职务。毫不夸张,弗朗索瓦-格扎维尔•罗特是当今最炙手可热的指挥家之一,这位“横扫欧洲乐团”的法国指挥大师在欧洲巡演的档期已排到3年后。


罗特常年受到世界顶级乐团的邀请,他曾指挥过的乐团包括柏林爱乐乐团阿姆斯特丹皇家音乐厅管弦乐团巴黎管弦乐团波士顿交响乐团柏林国立管弦乐团苏黎世音乐厅管弦乐团伦敦交响乐团等世界名团。


为了表彰罗特作为音乐家、指挥家、音乐总监以及教师所取得的成就,弗朗索瓦-格扎维尔·罗特于2017年法国国庆日获颁骑士荣誉勋章


法国世纪管弦乐团

纪念德彪西逝世100周年音乐会

演出曲目单

德彪西     《牧神午后》序曲

德彪西                   《嬉戏》

拉威尔                   大圆舞曲


——中场休息——


斯特拉文斯基   《春之祭》


*演出曲目及顺序以演出现场为准



座位图如下


添加微信,更多惊喜等着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