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满地都是月光,我却抬头看见了六便士

Alang 2019-10-29 08:30:22
是谁来自山川湖海,却囿于昼夜、厨房与爱。

朋友小七一直有个困扰,自己的工作在别人看起来还不错,光鲜亮丽,工资也还可以。每次说到工作周围的人就会说“你有什么苦恼啊?每天就上班理理材料,整理整理报告就好啦,很轻松的啦。”小七一肚子想说的就被憋进了肚子,慢慢的她开始伪装自己,周围的人笑了,她也合群的和这个世界一起笑了。因为她明白这个时候生存是一种规则而不是一种选择,在生存规则面前只能说服自己去遵守。

我时常觉得小七为什么选择去附和这个世界,为什么不去做自己呢?既然有委屈就说出来大不了就不做这份工作了嘛。你看斯特里克兰德四十岁还可以放下优渥生活舍弃娇美妻子可爱孩子去追寻自己那不太可能会实现的梦想。而且我们共同的好友小兽放弃安稳的国企工作转而去武汉学习计算机,忍受着熬夜忍受着发际线的越来越高,忍受着来自前方未知的将来。而小七为什么却选择被禁锢在一个地方?抬起头月亮依旧挂在天上,为什么不去追寻天上的月光?还不是因为小七你自己不够勇敢,却把罪过推给这无辜的世界。但慢慢的才发现被无辜狠狠抽了一鞭的是无知的我们。

朋友王小八大一读的汉语言,一个听起来很有高级感的专业。但却喜欢任人打扮的历史。考试、面试在大家的不理解中转进来历史专业。以为凭借兴趣爱好可以很好的融入集体畅游在知识的海洋。但他忘记了,如果你还在坚持认为还有希望那是因为你还不够绝望。融不进去的班级,说不到一起的话题,无法沟通的三观无不在困扰着焦躁的他。而这些也不是最可怕的,曾经他认为趣味横生的历史原来剥开层层包装,内里是如此的丑陋不堪,要不要继续,要!为什么不要,他还有他最后的倔强不是吗?

生活永远会狠狠的打你一巴掌然后收走你的倔强。工作了他认为终于可以快乐的做自己了,终于可以释放天性在自己的领域大展身手成就一番伟业。但工作后的他才是真正的穿上保护色的他。工作后他的微信开始有了分组、工作后他的微信开始屏蔽一些人、工作后他的微博和朋友圈开始两种画风。我们没有理由去嘲笑小七,因为我们和小七一样都开始对这无辜的世界妥协。很多时候我们只想找一个完全没有人的地方,可以毫无保留的去失态。

老师教会王小八如何去传授知识却忘记教给王小八如何面对这世界的不友好。

王小八的工作其实挺起来很轻松,初中历史嘛,不就是划划就解决的事情吗?还真不是。他要教授《历史与社会》、《道德与法治》两本书。他要开始面对历史课本上忽略掉深层历史真相的历史事实,只为了所谓的传播知识。每当他觉得很有成就交给了可爱的孩子们一个新月亮的时候,就会听到同事的抱怨“啊!你不知道,xx班学生真的很不要好,作业都是抄的,考试也要作弊!小八你们班听说这次也不错,不会也作弊了吧?”或者在他兴高采烈的回想和学生讲了什么笑话时,同事一句“王小八,麻烦你不要把学生搞得那么皮好不好!你不知道他们话有多多!”和王小八的沟通历程就是看着他从一个刚毕业的朝气满满的正能量大学生慢慢变成小心翼翼,与朋友沟通负能量爆棚的丧之大成者。以前在一起他会说他的梦想是做一名怎么样的历史老师要将真正的历史传授给学生,告诉他们什么才是历史真相。而如今王小八的朋友圈除了几条正能量的转发之外就不再有自己的心境,明明是一个未来多变的年轻人却感觉已经翻过大山大河明白平凡才是唯一答案。

前几天王小八告诉我:我教会学生如何学习书本知识却无法交给他们如何去追寻天上的月亮。因为国家的教育体制规定了那些是我不可以触碰的地方,因为学校规定了他们的任务是学习而不是思考人生,因为梦想是空虚的,成绩才是真实说话的。因为我的梦想也在渐行渐远,因为我已经开始在隐藏自己,因为我不知道如何说服自己,做不到斯特里克兰德的义无反顾,只能用沉默和妥协和现实争斗,因为我发现即使我真诚,现实也在欺骗我。其实低头就可以看见孩子们眼中的月亮,而我却选择抬起头只看到了天上的六便士。

小七和王小八变得在我们看来是不是虚假很累了。但其实这些都是一个和现实争斗的过程。不要坚信你的梦想有多伟大,在现实面前往往会碎成渣渣。不要认为现实庸俗,当你没有足够的勇气和足够的厚脸皮之前请抬头看天空,那里不单单是月亮还有指引你寻找六便士的星星。

再问王小八和小七接下来的故事怎么走?答案很一致“人生很长,现实很忙,但如果你真的想认真做好一件事,现实和联合全世界为你挡路。但即使如此,也要留一片自己的净土在这个世界看不到的地方好好的伪装,什么是神?我就是我自己的神,在我活的地方。不好意思,初次见面。你看到的就已经是撑开保护色的我。如果我们都一样,何不一起撕开伪装,给自己一个月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