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天台的月光,是最浪漫的居住梦想 | 睿和研究

地产资管网 2019-06-18 07:53:51

责编:赵刚

全文2262个字,阅读大约需要8分钟


夜,深了,天台的喧嚣刚刚褪去。


回到卧室,倚窗,凝望,握着一杯红酒的她,还是会忍不住回想起这座城市刚刚的夜晚。


在天台,灯光燃成的篝火,人们围坐一旁,风从每个人的耳边流过,带来整个城市的声音。在风中,有人弹唱、有人舞蹈,还有那天台的月光。


图片来源于网络


城市从不会因夜的来临,而逝去浮华,反而在闪烁的霓虹灯下散发出令人沉醉的韵味。


就像曾经有人问过:为什么一定要住在市中心?


听到过最浪漫的回答是:

因为很美

有璀璨的灯火

……

而理性的答案告诉我们

因为居住、工作、社交、生意都很方便

那才是真正惬意、舒适的生活。

 

我们这次所探访的公寓就属于这样,一个虽然不是市中心,却被称作总部基地的地方。


点击边框调出视频工具条

睿和智库案例视频


01

项目基本信息



1、名称:

湾流国际共享社区(总部花园店、总部公馆店)


2、地址:南四环西路188号总部公馆B座、C座


3、交通:


地铁:9号线丰台科技园地铁站(距离约920米)

(数据来源:百度地图)


4、项目历史:


总地块为:北京市新技术产业开发实验区~丰台科技园区


丰台科技园区成立于1991年,1994年经国务院批准成为国家高新区。北京市从1999年3月至2000年8月,编制《中关村科技园区总体规划(2000-2010)年》,规划中关村科技园区包括海淀园、丰台园、昌平园、电子城科技园和亦庄科技园,即“一区五园”。



项目分三期开发,总部基地项目,即位于二期用地内,为二期开发的主体。

 

在起初的规划设计中,总部公馆的4座即被设计为公寓。如今除了A座为办公用地、D座为亚朵酒店外,B座C座均为湾流国际共享社区(总部花园店、总部公馆店)


B座的前身似为:北京花园假日服务式公寓(在携程上仍能查到)


5、周边配套设施


1)其他公寓及酒店

(数据来源:携程、百度、湾流国际官网)


2)周边商场、银行

1.5KM范围内总有20家银行


3)其他公司企业


北京总部基地:拥有400家国内大中型企业总部,85%为高科技企业,大多数为行业龙头。


此外,驾车7分钟还可以到达世界公园(1.9KM)。


6、总建筑面积:以总部公馆店为例:12403㎡


7、总房间数:536间,其中总部公馆店275间


8、社区公约


项目内部资讯


02


1、平面图:


2、户型风格:


两大户型:单人间、两房一厅。总高24层,三部电梯直达卧室。


五类风格:维纳斯女神、意式复古风、MUJI·原研雅居、瑞典简约风、英伦工业风


维纳斯女神

意式复古

MUJI·原研雅居

瑞典简约风

英伦工业风


3、硬件设施:


冰箱、洗衣机、沙发、台灯、电视、衣柜、干湿分离独立卫生间、新风换气系统、中央空调


4、特色服务:


快递收取、屋顶花园、健身房、无线网络、影音区、24小时监控、咖啡吧、专职管家、快速维修、专业保洁、社群活动、24小时监控、约车服务、订餐服务、衣物送洗。


专职管家

共享空间

会客室

B座2层的自营健身房

C座地下的大型健身房

共享厨房

屋顶花园

屋顶花园远景

自动贩卖机、快递柜


5、社群活动


据官方介绍:每月

第一周周六为文艺周(读书会/电影趴等)

第二周周六为聚餐周(湾流月度聚会)

第三周周六为健身运动周(瑜伽、跑步、骑行)

第四周周六为生活娱乐周(游戏趴/火锅趴等)

此外,在湾流的APP上,也可以发现还有很多热门活动,像世界杯、画展、艺术展等等。


6、费用结构表:


月租金 :5100均价

物业费: ¥800/月(2居室) ¥400/月(1居室)

其他水电费:

(与浦发银行合作,可提供租金金融服务`)


6、入住率:100%

7、开业时间:2017年5月


8、湾流发展布局


截止目前,湾流已在上海、北京、深圳、广州、杭州、南京等地投资超80个项目,管理集中型房源逾15000套,并计划积极进入香港、苏州、厦门、新加坡、纽约、伦敦等国际国内大中型城市。


总   结


虽然在湾流国际共享社区(总部花园店、总部公馆店)可以发现有4000元/月左右的房源,但不可否认的是大多数在湾流居住的必然是周边企业的中高层管理人员,而这些人员也是未来购房的潜力人群所在。


我们整理了附近的二手房市场,可以发现部分小区价格尚在租户可接受的范围。

(数据来源:贝壳找房)


湾流国际共享社区(总部基地店),不论是户型(5种风格)、价格区间(3700元/月-7500元/月不等)、区位(总部基地的核心)、周边配套及服务,已然很符合高净值人群的需要,非要“挑骨头”的话,可能在北京的社区数量还不够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