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佛罗伦萨月光下,德累斯顿人在做什么?

ELLEMEN睿士 2020-02-19 09:45:58

与15世纪后期一样,

我们依旧面对着“传统与创新“这个命题


英国艺术评论家E.H.贡布里希在著作《艺术的故事》中,将15世纪后期的意大利艺术,题名为“传统与创新”。这五个字,我们太过熟悉,自从人类进入近代商业社会发展后,传统与创新,成为了各个行业面临的命题,也铸造了一条庞大的经济链条。一旦谁没抓住,很可能就成了历史的淘汰者。

 

佛罗伦萨,几乎和文艺复兴(Renaissance)划成等号,承载着当时最辉煌的艺术成就,那么复兴了什么?再生了什么?《剑桥艺术史》中关于文艺复兴艺术有两点精辟的论述:一,人意识到自身应成为一切事物的中心和衡量标准;二,人文主义的传播,对于古希腊文化和古代视觉艺术的尊崇。


从Giardino Bardini高台花园俯瞰佛罗伦萨


佛罗伦萨城中的老桥(Ponte Vecchio)

 

人是创新的核心,而古典文化成了传统的基石。

 

回想五六百年前,佛罗伦萨整整一座城市都在搞美学建设,从建筑到绘画,从文学到宗教,何等的壮观!托斯卡纳夜空高悬的明月之下,多少大师在温柔的夜色中废寝思索?


夜色笼罩的佛罗伦萨

 

一切都需要时间来验证。

 

德累斯顿(Dresdon),德国萨克森州首府,在佛罗伦萨建成几百年后成为易北河畔耀眼的明珠,其巴洛克式的建筑风格,以及发达的工业体系,被世人称作“易北河上的佛罗伦萨”。尽管两者在1978年结为友好城市,但实际上,两座城市的气质截然不同,他们之间的差异就如同日耳曼人与罗马人之间的区别,前者肃穆严谨,后者带有英雄式的浪漫主义。

 

德累斯顿的夜景


德累斯顿著名瓷器壁画墙面,上面是王侯队列图

 

经过数个世纪的孕育和熏陶,德累斯顿制表师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Ferdinand Adolph Lange)于1845年创立了德国精密制表的标志性品牌朗格(A.Lange & Söhne),该品牌也被视为德国近代工业文明的骄傲。


9月16日,朗格(A.Lange & Söhne)在佛罗伦萨举办了一场全球活动,用官方的话来说,“前所未有。”在一个相对平行的世界和空间发布新表,用意十分明显,回到文章开头提及,就是讨论传统与创新的命题。


带着同样的好奇,我饶有兴致地参与了此次佛罗伦萨之旅。


朗格名作Lange1腕表

 


酒庄里的1815追针计时万年历

Handwerkskunst腕表


朗格选择在Antinori Chianti Classico酒庄先发布了一款1815的新作。基安蒂经典葡萄酒是托斯卡纳著名的葡萄酒,产区位于佛罗伦萨与锡耶纳之间,选用当地古老的葡萄品种:桑娇维塞(Sangiovese),意为“丘比特之血”。Antinori Chianti Classico酒厂的主人Antinori家族从14世纪便开始酿造葡萄酒,子嗣不断,产业延续至今。


可贵的是,历经了26代,这个家族到现在也只做葡萄酒这一件事情。正如朗格行政总裁Wilhelm Schmid在发布会上所言:“Antinori家族对于酿酒的热情,与朗格对工艺与制表艺术的热诚,非常相似。从过去到现在,我们不断把当代的先进技术融入传统中,而没有把精力用于其他衍生产品的开发上。”事实上,Antinori Chianti Classico酒厂就是一座巨型的当代建筑,配备顶级的设备系统,设有剧院和餐厅,一扫我对酒庄的古老印象。


AntinoriChianti Classico酒厂就是一座巨型的当代建筑


酒厂的剧场

 

基安蒂经典葡萄酒选用当地古老的葡萄品种:桑娇维塞(Sangiovese),意为“丘比特之血”

 

再看全新发布的这款1815 RATTRAPANTE PERPETUAL CALENDAR HANDWERKSKUNST腕表,这是朗格首次在表盘上融合珐琅和雕刻两项工艺,并且用充满想象力的蓝色去实现。1815 RATTRAPANTE PERPETUAL CALENDAR于2013年1月日内瓦表展上推出(获得当年日内瓦钟表大赏 “大型复杂功能”和“最受公众欢迎奖”两个类别冠军),可能当时再爱不释手的人也不会想到其表盘空间上还能融下眼前的星夜元素。蓝色珐琅上的四个小表盘,与时分刻度、指针,一同构成了这部浩瀚宇宙中的神秘机器,六点钟位置的月相盘与之相互辉映。


1815追针计时万年历Handwerkskunst腕表


工匠现场演绎手绘珐琅

 

将这枚腕表翻过来,让人惊讶。朗格首次采用了将官底的开盖式表背,刻有月亮女神雕像,围绕着她一圈的依然是手绘珐琅的星河流动。表盖揭开之后,由631个零件组成的手动上链L101.1型机芯一目了然,德国银轮系桥板呈现经典怀表机芯的粒纹质感、操纵杆、翻盖、计时桥板、追针及摆轮夹板上的浮雕及“tremblage”雕刻均勾勒出表盘的星形图案。


蓝色表盘细节


将官底和打开后一目了然的机芯细节

 

在原本1815腕表的基础上,结合全新的珐琅和雕刻工艺,以及将官底表背,构成全新的视觉体系,以及蓝色的美学基调。这在某种程度上,已经解答了传统与创新之间的联系。


1815追针计时万年历Handwerkskunst腕表


比较一下2013年1月推出的1815RATTRAPANTE PERPETUAL CALENDAR腕表

 


Palazzo Gondi里的四枚全新蓝色腕表

 

当晚,趁着佛罗伦萨的月色,朗格在文艺复兴时期的代表性建筑贡迪府邸(Palazzo Gondi)中发布了另四枚蓝色主题的腕表。

 

这座建于15世纪的建筑已被Gondi家族如今的子嗣完整保留,四楼的露台可以欣赏佛罗伦萨的夜景,其他空间亦延存了原有的风格和装饰细节。


从左至右:贡迪府邸的中庭,用于晚宴的家族画像厅,屋顶露台看到的佛罗伦萨日落

 

LANGE 1、LANGE 1DAYMATIC、SAXONIA 和 SAXONIA AUTOMATIC这四枚腕表均采用了蓝色实心银表盘和18K白金表壳,搭载品牌自制机芯。对于他们的原型,一般表迷们都比较熟悉,但重点在于这次的蓝色有着不一样的色彩,它比普鲁士蓝更深,更沉静,又比靛蓝显得明亮。独特的调色配方,不失为朗格的蓝色腕表。

 

从左至右依次为LANGE1、LANGE 1DAYMATIC、SAXONIA和SAXONIA AUTOMATIC

 

SAXONIA系列的典雅,如同镜像的LANGE 1与LANGE 1DAYMATIC,在蓝色的诱导下,重释了四枚腕表。


玫瑰金Lange1(左)与全新的蓝色Lange1(右)

 


创新探访之旅

 

新表发布的同时,朗格还安排了不同的当地工艺探访,德累斯顿人民真是花了心思在佛罗伦萨之行上。

 

图形多媒体艺术家AlessandraTempesti带着我们参观了普拉托(Prato)废旧工厂的创意产业。这座城镇位于佛罗伦萨北部16公里,是全意大利华人移民最多的城市,当地100个新生儿中有18个华人。这个城市以纺织工业闻名,是意大利的工业重镇,二战后逐渐没落,大量工厂废弃。当地的年轻人开始参与重建,吸纳大量年轻艺术家入主住,有些甚至改造成了偏乌托邦气质的领地。

 

由废气厂房改造的略带乌托邦气质的创意工作室


这类废气的纺织工厂在普拉托比比皆是

 

文艺复兴时期的建筑如何融入当代设计,这个问题在意大利室内设计师Alessandro Ricciardelli面前似乎不是难题,看看他在1510年建成的Palazzo GalliTassi中创造的家居空间就能明白。而佛罗伦萨城中“潮”餐厅La Menagere更是将工业风和创意零售一同结合。

 

文艺复兴时期建筑里的当代室内空间


结合工业风和创意零售的佛罗伦萨LaMenagere餐厅

 

文章最后,不得不佩服德国人对于一场活动的用心,朗格特别为这个活动设计了一个app应用程序,里面有这次活动一切相关信息,从行程到参与人员的信息,每个场地的介绍,甚至是餐厅的wifi密码。如此缜密,鲜有品牌能及。


为活动特别开放的App应用

 


Nick Wooster在Instagram上分享他此次行程中佩带的朗格1815计时码表

 

回到“传统与创新”这个命题,在这个飞速激进的时代,创新不需要改头换面,传统也不需要刻意迎合市场,或许可以从朗格的这次活动中得到些许借鉴:专注于自身所长,找一些气质相符的伙伴,用相对轻松互动的方式,加入一些简单却能生辉的元素,让更多年轻人接触并喜爱。

 

 



摄影、撰文:董江威  

部分产品图片:品牌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