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卡布里的月光(连载二十一)

洞庭潮 2019-01-16 16:05:28

  书香湖南    全民阅读品牌示范项目--《方琳书香》电台专栏推荐书籍    

    

        一场大雨过后的清晨,天色渐渐有一点微亮,整个山峦都弥漫着很重的大雾。马小军的小队出发了,他们在身上全部套上越南军人的制服,其中有几名战士换上越南老百姓的衣服做掩护,小分队战士一行人与工作组的领导一一握手道别,然后悄无声息地在大雾中消失了。四十分钟后大雾散去,他们已经潜伏到敌人境内几公里。他们全天埋伏在离公路不远的丛林中进行观察,白天太阳又很毒,草丛中虫子很多,特别是一种黑蚂蚁又大又凶,钻进衣服里直接咬肉,马小军他们忍者疼痛,只能直接用手隔着衣裤按掉这些蚂蚁。潜伏小队就这样安静的待着,透过望远镜马小军除了看到远处几只鸟飞过以外,没别的动静,偶尔不远传来几声枪炮声。一天就这样过去了,马小军的望远镜里发现除了越南民兵外,成建制的大部队根本就没看到,这使得他们有些困惑。马小军决定绕到948高地的后面去,那里有条小溪,越军每天要派人下山取水,成建制的部队移动不可能没痕迹,更何况敌人不可能不喝水吧?他们吃了一些压缩饼干补充能量,把包装纸塞进口袋里,尽量不留下任何痕迹,在夜幕掩护下悄然转移到948高地敌军阵地的背面。夜晚能见度比较好,天上有几颗星星闪耀。马小军借助夜光用望远镜观察着后山的一草一木。除了“沙沙”地夜风吹动茅草摆动声外没任何动静,偶尔远处山上越军有火光闪几下和说话声外也没发现什么异常。第二天清晨,他们开始转移到小溪流附近,在一个山坡突然冒出几个越南公安,翻译上去跟他们说话,他们警惕地看着马小军一行人,翻译告诉他们,是山上下来换防的,顺便到河里取点水。越南公安说他们接到通知,要求他们在这一带巡逻,有情报说中国人可能会渗透进来,翻译说,这是后山,中国人不可能跑这么远。俩越南人说不用害怕,我们的主力团已经到达,就住在村里,很快就能配到主阵地上去。小分队从这俩人身边经过后,大摇大摆下到溪流边装着取水和清洗。这时对岸有两个越南妇女在洗衣,眼睛老是盯着他们,那神态仿佛总是觉得他们这一行人什么地方不对劲。马小军他们小心地靠过去,这时候其中一人快速起身往村里跑,另一人居然从水桶里提起一支枪,刹那间侦察小队队员扑上去用匕首干掉了她。马小军朝另外一人追去,那女人光着脚却跑得很快,一下子就消失了。马小军一行顾不得那么多,快速向村子里隐蔽潜入、搜索前进。


   他们翻过一个土坡,不远处就是越军村庄,刹那间发现整个村里到处是制服整齐的越军部队,小分队一眼就辨认出这就是他们要找的那个团,敌军全部都是苏军和美军装备,虽然人多,但是纪律严明,非常安静。那洗衣的女人从树丛冒出来一边朝村里跑一边大声叫喊,村口哨位的机枪立即朝这边开火,马小军他们迅速展开接敌。敌人大批朝这边涌来,密集地枪声打得他们抬不起头。马小军他们不能恋战,迅速开始转移,就在这时,948高地上的敌人开始用机枪扫射火力覆盖这里,还有高射机枪一齐朝这片区域打来。战士们在炮弹中倒下了几个,马小军他们陷入困境。报务员拿着报话机呼喊起来:“01(洞幺)、01(洞幺),我是07(洞拐 ),发现猎物,已经接敌。请求炮群速射覆盖!”小分队一刻也不能停留,他们一个劲往回跑,对方山上的敌人开始炮火攻击这里了,“哐—”地迫击炮追着他们打,小分队在奔跑中听见炮弹呼啸声就立刻卧倒,炮弹一爆炸完,他们又跃起奔跑,炮弹一个接一个在他们周围爆炸。就在小分队战士越过刚才遇到越南公安的那山坡的时候,报话员被敌人重机枪击中,一个跟头栽了下去。马小军立即上去用手扯开战士的衣服包扎,报话员肚子已经被打爆,血肉模糊。这时大批敌军正在涉水过河,马小军一把背起步话机,一边拖着战友一边大声呼叫:“我是马小军,方向1260,仰角390,请求炮火全覆盖,方向1260,仰角390……”马小军的小队在他得周围围成一面人墙,越军一批人刚冲上山坡就被他们一阵机枪打倒滚落下去。时间过得真慢啊,每一秒都是煎熬!马小军嗓子都喊哑了。一分钟后,就听见天空的尖厉呼啸声,漫天的炮弹越过头顶,瞬间那个村庄烟雾缭绕火光冲天。马小军再次校正了一次坐标:“仰角500,方向不变,覆盖两平方公里……顷刻间就看见整个小溪那边的地面,密集的炮火如雨点般倾泻在那里,遍地都在开花,几乎所有的东西都飞上了天。

   马小军他们退回来时候,小分队阵亡了三名战士,其他人都不同程度的负伤。第二天拂晓总攻开始了,在强大炮火准备下,大部队冲了上去,居然9分钟拿下633高地,然后分两批次的冲锋波攻击948高地,激烈的战斗一直持续到下午,终于拿下了948高地,然后大部队立即转入阵地防御。马小军躺在医院里身上绑着一身的绷带,当他听到战报时候嘴里露出了开心地微笑。战役结束后,因为这次出色行动,小分队及时发现敌主力增援团的位置,我方炮群将其消灭了大部分,马小军为我军能顺利攻占山头等战略要地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昆明军区记马小军个人一等功。
        不久部队接到命令开始回撤转移,新的部队上去接替了他们。军委主席邓小平用这种各军区轮战的方式,锻炼了各个军区部队,为我军的现代化建设和强军之路打下了坚实基础。这时候马小军他们终于感到安全了,在回撤的军车上,他们深深感到,活着是多么幸运啊!他们想起了阵亡的战友,想着那些前一秒钟还是生龙活虎的战友,一瞬间就被敌人子弹射杀阵亡,此刻在卡车里他们这些铁血硬汉眼泪扑扑就直往下流。透过军车棚顶的光亮,马小军朝天空呆呆地傻笑着,他从背包里摸出杜丽送给她的那支口琴吹了起来。一路的尘土飞扬里飘出马小军吹奏的悠扬的乐曲《卡布里的月光》……

              (待续)

~~~~~~~~~~~~~~~~~~~~~~

    谢谢欣赏   文中插图来自网络

~~~~~~~~~~~~~~~~~~~~~~~~

陈航,男,公务员,湖南省岳阳市作协会员。   作品散见网络媒体和刊物,著有短篇小说集《失落的太阳》    长篇小说《陈家大屋》等作品,其中篇小说《芦苇荡》获首届豆瓣读书优秀作品奖。

~~~~~~~~~~~~~~~~~~~~~~~~~~~~~

~~~~~~~~~~~~~~~~~~~~~~~~~~~~~

  长按二微码    关注洞庭潮 

  投稿邮箱:24598248@qq.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