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连载】耶鲁大学开放课程:聆听音乐(二十一) 印象派音乐和异国情调:德彪西、拉威尔和莫奈奇

中国少儿音乐培训 2019-11-17 13:34:30


耶鲁大学开放课程:聆听音乐(二十一)

印象派音乐和异国情调:德彪西、拉威尔和莫奈奇

关键词

印象派音乐(musical impressionism) 象征主义诗人(symbolistpoets) 夜曲(Nocturne) 平行进行(parallelmotion) 增三和弦(augmented triad) 全音阶(whole-tone scale) 滑奏(glissando) 持音踏板(sostenuto pedal) 低音钟(the bourdon)

导引
浪漫主义音乐在19世纪晚期达到了顶峰,但是到了1900年,德国音乐的中心地位开始削弱。最有力的反对德国的情绪发生在法国。他们认为有意义的表现是能够用更加精致的方式来传达的,而不是靠纯粹的音量和史诗般的长度。这场在法国兴起的反对德国浪漫主义音乐的运动被称为“印象主义”,一般来说是指音乐史上1880—1920年时期,尽管从某种程度上说它之后扩张到英国、意大利、美国,比如美国有印象派艺术学院。

绘画和音乐中的印象主义
我们熟悉这一术语是把它作为19世纪晚期活动在巴黎及其周围的一个绘画流派的名称,这个流派包括莫奈(ClaudeMonet)、雷阿诺(Auguste Remoir)、马奈(EdouardManet)、阿尔弗雷德•西斯莱(Alfred Sisley)、卡米耶•毕沙罗(Camille Pissarro)以及美国女画家玛丽•卡萨特(Mary Cassatt)。每当一个艺术博物馆需要增加收入,他们就会举办印象派画作的重磅展览。从某种程度上说它是艺术的核心,人们比较喜欢看这些印象派画作。还包括一些诗人,但他们未被称为“印象派诗人”,而是被称为“象征主义诗人”,如查尔斯•波德莱尔(CharlesBaudelaire)、保罗•魏尔伦(PaulVerlaine)、阿尔蒂尔•兰波(ArthurRimbaud)以及斯特芬•马拉美(StephaneMallarme)。
印象派作曲家最重要的是克劳德•德彪西(Claude Debussy,1862-1918),是他开创了法国作曲流派——印象派音乐。莫里斯•拉威尔(MauriceRavel),我们已聆听过他的《波莱罗舞曲》;加布里埃尔•福雷(Gabriel Fauré)创作了一些很优美的印象派音乐,也许你们听过他的《安魂曲》;意大利作曲家奥特里纳•莱斯皮基(Ottorino Respighi),说明印象派也扩展到了意大利;美国人查尔斯•格里菲斯(Charles Griffes)创作了一些印象派钢琴和管弦乐作品。然而,德彪西是这些人中创作最多的作曲家,如《月光曲》(Clair de lune)、《牧神的午后前奏曲》(Prelude to theAfternoon of a Faun,听力练习40),以及其它一些管弦乐曲:《夜曲》一种慢速的、梦幻般的钢琴音乐体裁,于19世纪二、三十年代开始流行、《大海》(La mer)一部恢宏的管弦乐曲、《意象》(Images),还有更多的管弦乐作品。

德彪西的钢琴《前奏曲》
我们今天先遇热一下德彪西的这些钢琴《前奏曲》(Preludes)。德彪西最后的和走得最远的对描绘性音乐写作的尝试,是他在1910年和1913年发表的两部为钢琴而作的《前奏曲》。在这里,创造音乐印象的挑战变得更大,因为钢琴的音乐调色板比多音色的管弦乐队更加有限。这样一些短小作品的唤起联想的标题暗示了它们的神秘性质。
示范曲目:德彪西《月光曲》(Clair de lune)片段
这首曲子第一个15小节,这种由下落的动机引发的缓和只在这一点上升,同样有趣的是,这里没有清晰的拍子,很难用脚踩出节拍进行指挥。接下来这一段每个和弦的全部音符是在所谓的平行进行中移动的,每个声部可能有六个不同的音符,所有声部都朝着一个方向(非相反方向)一起移动。
平行进行:是对位的对立面,对位是传统的音乐技巧,其中两个或更多的旋律线条通常在彼此相反的方向上运动。平行进行是德彪西的一种创新,它是德彪西用来表现对瓦格纳和勃拉姆斯的德国学派的反叛的一种方法,那个学派非常沉迷于对位。接下来的旋律有如此丰富的音色,堪比吉它,像在底下伴奏但很简洁利落。
印象派音乐的另一个特点是出人意料的和弦。先是正常的和弦,变换的新和弦并不是四度或五度外的和弦,而是三度外的和弦。以前介绍过大三和弦、小三和弦、减三和弦,现在这种相对于减三和弦的“增三和弦”,是我们学的第四个三和弦。“大三和弦”根音是大三度,三音是小三度;“小三和弦”反过来,根音是小三度,三音是大三度;“减三和弦”只有两个小三度,是范围最小的三和弦。
增三和弦:因为包含增音在古典主义时期音乐中极少出现,特点是根音与三音、三音与五音都间隔大三度。该和弦音响极为粗糙,属于极不协和的和弦。
示范曲目:德彪西《牧神的午后前奏曲》(Prelude to the Afternoon of a Faun)片段
曲子的灵感源于马拉美的一首诗《牧神午后》,他是德彪西的美学导师。这里的牧神(faun)不是幼鹿的“fawn”,是一种好色的森林之神——半人半兽,用整个下午来追寻性满足。比起小鹿斑比的故事,有更多的性的意味。这是一种不同的音乐,最好的办法就是融入它。对于我们来说,也许很难感受到曲子的奇怪之处,我们可以说习惯了增三和弦的声音,德彪西作品中有很多大七和弦,听上去像是爵士乐,还有奇怪的管弦乐编曲。
这首曲子如果不借助总谱的确很难听出它的节奏,在开始的背景音乐里面可以听到一小段竖琴的滑音,在远远地间或弹奏着琶音,为背景增添了少许色彩。接下来长笛演奏的一段旋律很优美但很难演唱,都是半音,并没有很严谨的结构。在德彪西的音乐句法中,意义的单元可以不规则地出现。没有重复的节奏或可分辨的节拍推动音乐向前。全曲具有一种倦怠的美,是一种完全独创的和极为感官的音乐。这首曲子在当时很令人震惊,这是德彪西对一首诗歌的回应。这首诗是当时象征派诗歌的极好例子,其中心思想不是用逻辑语言表示的,它不按句法表达概念,而是巧妙地罗列关键词,不时激起我们思考,词语本身以及相互间都有共鸣,这就是象征派诗歌的精髓。德彪西没有创作格式化的音乐,而是把它当作一次灵感的迸发。他说:“这首曲子就是一连串心情涂鸦,展现了牧神的欲望和梦想在炙热的午后流淌。”马拉美听过德彪西的乐曲演奏后说道:“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乐曲完美地展现了我诗歌的意境,其中的激情是任何丹青妙笔也描绘不出来的。”

音乐如同绘画
幻灯片展示的是一幅经典的印象派画作——莫奈的《蛙栖沼泽》。我们细看他的运笔,是由一系列独立的笔划组成的,离远看会觉得池塘闪闪发光。音乐中也有这样的效果,假设一个和弦用琶音演奏,你可以脚踩踏板急速地演奏,这样就注意不到单独的和弦,会感觉音乐如潮水般涌来,就像这幅画。另一幅画作《帆船》,是一艘逆风的帆船无精打彩地停泊在港口,帆船的来回摆动被夸张的水面倒影所暗示,如同德彪西的一首曲子《帆船》。
示范曲目:德彪西《帆船》(voiles)
选自1910年出版的第一卷《前奏曲》,将我们带到了大海上。当我们听到的一个流动的下行音型,大部分是平行进行,我们会想象到帆船在微风中缓缓地飘动。产生朦胧的、倦怠的气氛的部分原因是由于德彪西使用的特殊音阶——全音阶。
全音阶:这种音阶的所有音高都相隔一个全音(大二度)。我们以前介绍过一个八度音阶里面有七个音高,即五个全音两个半音。如果把两个半音代之以一个全音,那么从C到C就变成全音音阶,即一个八度里面有六个全音音阶。
由于在音阶中,每个音与它相邻的音之间的距离是相同的,因此在你听到的音高中,没有一个可以作为调性的中心——所有的音高似乎都同等重要。音乐在没有调性的支撑中漂浮,就好像被风所推动,这艘船似乎就摆动在涟漪泛起的水面上,德彪西在低音部通过四音固定反复造成了这种轻柔荡漾的感觉。严格说来,固定反复带来的更多是重复而不是戏剧性的运动。印象主义作曲家经常使用固定反复这种织体,它有助于说明在和声上经常出现的静止和悠闲的感觉。
一个新的固定反复出现在较高的音区(右手),同时一连串四音和弦在中音区响起(左手),和弦同时上行和下行,典型的平行进行。突然,钢琴家像竖琴滑奏那样快速地演奏了一段上行音阶,好似一阵风晃动了帆船。然而,这个音阶与前面的全音阶是完全不同的,它是一个五声音阶。每一个八度内只有五个音,这里的五个音与钢琴上的黑键音相对应(中国民间音乐就是五声音阶,如《二泉映月》由二胡演奏)。作曲家在这里同时使用了平行和弦与五声音阶,表现了远东民族。好莱坞电影插曲中表现“我们”常用这种大调和小调音阶,而用平行和弦及五声音阶代表“他们”。德彪西受东方音乐影响很深,有证据表明他在巴黎接触过东方音乐。
在这段围绕五声音阶的富于活力的旋律之后,随着全音阶的返回,并最终回到作品开始时的下行平行三度,海景重新回到它平静的状态。在结尾,德彪西指示钢琴家踩下延音踏板并且一直保持下去,所有音听上去就像混成一团的烟雾,类似于印象主义绘画中都有的那种朦胧的雾气。
示范曲目:德彪西《沉没的教堂》(La Cathédrale Engloutie)
这个沉没的教堂是指鲁昂大教堂(Cathédrale de Rouen),莫奈创作了20幅这个教堂不同色彩变幻的连作,德彪西也创作了同名的乐曲。在一系列平行进行的旋律后,当表现太阳升到教堂上方时,德彪西的音乐中用到了钢琴的中间踏板——持音踏板,在这里告诉了我们教堂的钟声是什么样。
持音踏板的作用:我们已经介绍过右边的延音踏板和左边的弱音踏板,中间的踏板就是持音踏板。它不常用,有些钢琴甚至撤掉了这个踏板。在法国大多数教堂钟声中有一种“低音钟”,钟声低沉而宏大,德彪西让我们用了“持音踏板”似乎有点说不通,因为右边有了延音踏板,中间的持音踏板也有延迟的作用,但却是另一种形式。踩下持音踏板可以使你弹一个琴键时不抬起手指,同时弹其它琴键而每个音符都很清晰。如果用延音踏板时,不抬手指的那个音符会一直响。低音钟声保持着,其它钟声在它之上鸣响,然后渐渐淡出,带我们到达序曲的结尾。

音线与色彩
在巴赫、贝多芬、莫扎特等作曲家的音乐中总是将音线与色彩相连。在复杂的音乐体系中,所谓旋律就是在管弦乐的曲子里,到了旋律的地方往往都会加进一件新的乐器或一组乐器来演奏。
示范曲目:柴科夫斯基《罗密欧与朱丽叶》(Romeo and Juliet)选段
可以听到弦乐的优美演奏,当到了“旋律”的时候长笛出现开始演奏旋律,同时圆号加进来伴奏。
但德彪西所做的有一点不同,他在作品中仅仅只掺杂一点点色彩。他在自己的一部管弦作品中就用了人声(human voice),没有歌词只用“啊”来展现他想要的温暖而稳定的声音。令他感兴趣的不是音线,而是各种乐器/人声所带有的色彩,他要把色彩从音线中剥离。在德彪西音乐生涯的巅峰时期(20世纪初),印象主义画家们也开始把色彩与线条分开,这并非是一种巧合。
幻灯片展示了马蒂斯(Matisse)1909年的作品《舞者》(The dancers)。这幅作品有两个版本,一个版本中舞蹈者的肤色、膝盖的姿态与第二个版本中腿部肌肉的姿态有所不同,不仅角度更大,而且加进了红色,对我们的触动也更大。红色对于那个时期的画家来说非常重要,只强调颜色而不拘泥于线条。在他的另一幅画作《红色画室》(Red Studio),红色蔓延到了所有的东西上。在音乐界可以说到戴菲(Duffy)的《红色小提琴》(Red violin),小提琴红漆的质地像要溢出来,超越了乐器的线条和正常的范围。

如何学习音乐专业的对话
对话者:
莱特教授、内奥米•吴(Naomi Woo)耶鲁大学大一学生
教授:你是音乐专业的吗?
内奥米:我还不确定,我是大一学生。……
教授:你为何没去朱莉亚音乐学院,或是伊士曼音乐学院呢?
内奥米:实际上我决定来这里,因为我想获得人文科学学位。我意识到,自己不想在朱莉亚音乐学院那样的专业学院学习。
教授:很明智的举动,我当时就做错了。一段痛苦的经历,我先去了伊斯曼音乐学院,然后是哈佛,因为你真的觉得自己像个傻瓜。至少我做了,而且很正确。所以你们选择了正确的路,不管按照你的特殊专长,你的人生轨迹是什么,首先都要奠定深厚的人文科学基础,然后再不断深入到你的专业,其次再是别的附属专业。你的老师是谁?
内奥米:杨惟义
教授:她是音乐学院的老师,我们才能出色的本科生会去那里上课,做他们的练习。你每天花多长时间练琴?
内奥米:我通常一天练琴两小时,但一个星期不会超过两次。
教授:是啊,很困难。这是音乐学院一件很奇怪的事,学生们去他们的练琴房,六小时后出来了。他们把自己所有的时间都花在那里,就好像要成为一名绝顶的演奏家,当然这不是普遍情况。你每天练琴两小时会打扰到你周围的人吗?
内奥米:斯布利特大厅的地下室有相当棒的琴房。
教授:我认为那是为音乐学院的学生准备的。
内奥米:他们在那里上课的,为本科生准备的。
教授:也就是说,你们是一个特殊群体。在音乐方面有特长的孩子通常在听觉感知上都很有天赋,你们有多灵敏的耳朵呢?我无意于考问你,只是喜欢问这个问题。能说说吗?
内奥米:我的耳朵相当好,但我并不知道,是先天的,还是因为从小就听音乐的缘故。我的父母也经常演奏音乐。
教授:他们是音乐家吗?
内奥米:完全不是。我母亲是医生,父亲是经济学家。
教授:好,于是他们进入了某种定量推理。这不是偶然的。
内奥米:实际上,我也在考虑要选择数学专业。
教授:是的,我了解。也许你没有绝对音准?
内奥米:没有。
教授:但你很可能有很好的相对音准。当你开始的时候,钢琴是你的第一乐器吗?
内奥米:是的。
教授:你是几岁开始学钢琴的?
内奥米:5岁。
教授:很好,你算开始得比较晚的。假如你从小提琴开始学习,会有绝对音感吗?
内奥米:我想会的。其实我确实在拉小提琴,在YSO。
教授:真的吗?你还拉提琴,在YSO演奏吗?
内奥米:是的。
教授:同学们,要进YSO是很难的,竞争非常大。你什么时候开始拉小提琴的?
内奥米:10岁,而我的音准没有在小提琴上发展。
教授:小提琴给你带来了什么收获呢?如果你想获得绝对音准,接触这些乐器会是什么结果呢?首先是小提琴,它会迫使你不断地考虑音准。就像东方语系,其中大部分都是声调语言,你不得不很早开始思索音准的问题。有人针对亚裔小提琴家或是伊士曼音乐学院的学生做过一项统计研究,他们中的64%都有绝对音准。我认为这很大程度是学习弦乐器或是和学习声调语言一种混合情况,是非常有趣的现象。当你演奏这些乐器的时候会非常有帮助,如果你能演奏乐器,则不会出现类似记忆丧失的情况。内奥米•吴将为我们完整地演奏拉威尔的《水中精灵》。
内奥米:这首曲子来源于一首诗,讲的是一位水中仙女企图引诱人间一位男子,她为其唱歌、邀请他到湖中与她相守并成为湖中之王。但遭到男子拒绝,他说自己爱着人间的一位女子。水中仙女听后装腔作势哭了几声,又大笑起来说道“其实我并不爱你”。故事情节大概如此,它在音乐中被很好地表现出来。
教授:由于你了解这首诗歌,会在演奏中联想到其中的情节吗?
内奥米:是的。水贯穿了整个作品,一个固定的背景(演奏水波荡漾的音乐片段)。
教授:那是一个增三和弦吗?你们没法从一个五声音阶中识别出一个全音音阶,也许会把它听成别的东西,但这的确很有趣。它从一个增三和弦开始,
内奥米:刚才演奏的是一段水的音乐,比较平静;在接近尾声时音乐变得非常激昂,表现了水中仙女当时的激情澎湃,开始恳求男子到水里去(演奏此段音乐)。
教授:刚才那段听起来很不好弹,如果是我可能会选择更简单的方式,比如大和弦(开玩笑)。另外一件有趣的事是手,和弦的定位在改变,每当它们上升一个八度音阶时真是很难,比重复一个琶音更难。上升一个八度音阶,然后重复。一个手的位置,一个八度。当你从一个八度换到另一个的时候,手会改变位置。在最开始的时候我注意到一个问题(请再弹一下左手开始部分),这里有一个五声音阶的大概轮廓,在最开始和最后部分都有。印象派作曲家通常都会有一种一般的模式,那就是三段式:A-B-A,在第二部分和最后部分会有一点小小的改动。
示范曲目:拉威尔钢琴曲《水中精灵》(Ondine),表演者:内奥米•吴



对面的小伙伴看过来~

musicchinese微信小店全面上线喽~在这里你可以得到你想要的曲谱,还有部分特价乐器。小店8月8日正式上线,前一个月全场乐器包邮。全场特价出售。先到先得~


曲谱:

无论是声乐(简谱、五线谱)、器乐、合唱谱、总谱全部都可以免费咨询我们,我们来帮你找!目前属于试运营阶段。所有谱子全部50元一份。直接回复你想要的谱子名称,快来和主页妞畅聊那些年你想得到谱子吧!

乐器:

各类民族乐器。出自名厂,保证正品,全网最低价,而且还包邮哦~


点击下面的“阅读原文”进入我们的小店吧!让低价来的更猛烈一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