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从《开粥厂》说说鸡冠花、毛豆枝、月光码

生计逐日营 2020-02-09 11:48:27

点击蓝字“生计逐日营”可以快速关注,感谢您的留言或转发


紫不紫,大海茄?

八月里供的是兔儿爷。

自来红,自来白,

月光马儿供当中,

毛豆枝儿乱烘烘,

鸡冠子花红里个红

圆月儿的西瓜皮儿青,

月亮爷吃的哈哈笑,

今夜的光儿分外明。

——自 《北平歌谣》


听马三立张庆森二位老先生的《开粥厂》,说到八月节的时候,有这么一段儿:

马:对。对啦!什变的月饼。每人给俩大个儿的什变月饼。

张:还给什么?

马:还给十个自来红、十个自来白、荤月饼一斤、素月饼一斤;给鲜果儿供一堂:给五个苹果、五个桃、五个石榴、五个柿子、五个鸭梨、十个槟子、十个沙果、十个白梨、半斤葡萄、二斤小枣儿,一个西瓜、一把鸡冠子花儿,三财月宫码一位,高香一封,素蜡一对,外有八斤半一个的河螃蟹,大个儿团脐,还是活的!


前几天看见一张三十年代的杂志图片,简直是给马三爷这段词音配像,今天咱们聊聊早年间的中秋节,说说那些熟悉又陌生的月光码儿、鸡冠花、毛豆枝、团圆饼吧。

月亮马儿  自《亚细亚大观》


鸡冠花毛豆枝白花藕和兔爷

马大善人八月节给大伙舍鸡冠子花,这确实是早年间的中秋风俗。

旧京一过七月十五,兔儿爷摊子就热热闹闹摆出来,从前还有所谓刮打嘴兔爷,上唇是活的,一扥线嘴唇能乱动。

兔儿爷有骑虎骑鹿骑大象的,但没有骑马骑骆驼的。甚而服装扮相也有定式,齐如山先生在文章里记述过光绪年间送报纸的人集体怒砸兔爷摊,起因就是有批兔爷穿上了形似送报人才穿着的半长大褂。

这事也挺有意思,中秋节兔爷兔奶奶可以下来享用供品接受祭拜,但是指着人说那就是骂人啦。

兔爷摊儿  自《亚细亚大观》

中秋节供鸡冠子花、毛豆枝、萝卜藕等等等等,当然和拜月敬兔爷相关。

《旧京风俗志稿本》记载供月光码儿时左右置磁瓶,一插鸡冠花,一插带叶毛豆一枝,又藕一盘,盖用以祀兔者。

关于它们的用处,《儿女英雄传》里细讲过这回事,在第三十四回舅太太挤兑安老爷:

舅太太笑道:“我不听那些了。我只问姑老爷一件事,咱们这供月儿那月光马儿旁边,怎么供一对鸡冠子花儿,又供两枝子藕哇?

”安老爷竟不曾考据到此,一时答不出来。舅太太道:“姑老爷敢则也有不知道的!听我告诉你:那对鸡冠花儿,算是月亮的娑罗树;那两枝子白花藕,是兔儿爷的剔牙杖儿。。。。。

至于有说鸡冠花壮阳,给兔爷吃了补身体,益寿延年,那就姑妄听之吧。


高香素蜡月光码儿

《开粥厂》里提到的月宫码,又是一件早已消失湮没的事物。月宫码或称月光码子,也有叫兔儿爷码子。是用秫秸扎架子糊上神纸。

月光码子,乃用秫秸插成一长方之牌形架子,最大者宽约二尺,长四五尺,最小者宽约四五寸,长一尺余,中糊一板印设色之纸画。大者分成三部,小者亦两部,上为大诸总圣,系玉皇大帝,与风云雷雨诸神,亦有为一佛二菩萨者,亦有为观音者,亦有为达摩渡江者,亦有为财神者,中为关壮缪像,或财神土地神像,下部则广寒宫殿阁之形,婆林树下立一兔作捣药形。纸地多系黄红两色,绘画涂色,以金纸贴脸,架之两端,各插以红黄纸裁成之斜旗。此月光码在京纸店或油盐店均有售卖。《旧京风俗志稿本》

月亮马儿  自《北支摄影杂志》

月光码在南纸店和油盐店都有售卖,说起油盐店,其实相当于杂货店,马善人八月节舍的高香素蜡在店里也有,开粥厂说给高香一封,这一封是多少呢?旧时高香每股五十二炷,五股为一封。


拜月和团圆饼

中秋夜凉如水,一轮寒月高挂小院东南角,家家庭院正中摆设月光神马,桌上摆满供品。只有女人和小孩才参与拜月。所谓男不圆月女不祭灶。

仲秋节  自《北支摄影杂志》

常人春先生在《老北京的风俗》中讲到“月宫码”,说上面会竖三面彩旗,还有个“老妈妈论儿”,撤供后,月宫码要在庭院中焚化,假如秫秸不能尽烧,可以压在炕席底下,留着打尿炕的孩子。


中秋节供月,瓜果月饼必不可少,有些人家的供品里会有大月饼一个或一套,所谓一套是五个、七个或九个,摞成宝塔状。 

卖月饼  自《清国京城市景风情图》

撤供后大家团团圆圆把月饼果品分而食之。

都管月饼叫团圆饼,其实还有种专为中秋临时特制的厚面饼也叫团圆饼,红糖馅,加各种果料,如玫瑰、木樨、青红丝、葡萄干、桂圆肉、瓜子仁等等,一锅只蒸这一个大饼,可以作六七层,每一层上都撒上果料。第二天全家每人分一块吃。

月饼广告  自《北支摄影杂志》

说起月饼,《同治都门记略》收了首杂咏月饼云:

红白翻毛制造精,

中秋送礼遍都城。

论斤成套皆低货,

馅少皮干大半生。 

可见古今同理,同治时的月饼已经是过度包装而且并不招人待见了。


现在人吃月饼,也就是应时应景吃个热闹,我对月饼没有什么大兴趣,但如果像红楼梦里老贾母吃的那种宫廷内造瓜仁油松穰月饼,也是可以吃两块的吧。





鸡冠红红 ,菊花黄黄,

蓼花替谁争晚香。

剩下芭蕉流残泪,

打了皂子洗衣裳。 

月亮东,圆似灯。

一层一层往上升。

多烧香,多供酒,

一家大小庆一宵。 

月亮斜,中秋节。

又吃月饼,又供兔儿爷。

穿新袜,换新鞋。

也跟奶,也跟姐,

上趟前门逛逛街。

月亮空空,圆桌放院中。

我烧香,你打磬。

祝庆阖家不得病。




注: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如有问题烦请告知删除。

三瓜两枣打酒喝,觉得好看您就帮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