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月光之下,该喝什么酒

没醉 2020-04-23 09:13:06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


如何用酒来附和杯中明月,乃是中秋节的第一大命题,甚至是个千古命题。它绝对比冰皮月饼、五仁月饼、云腿月饼的口味之争,更吸引人。回忆历史,达到或者能企及这种境界的巅峰之人,估计只有李白了。他的“月下独酌”无论在任何时候搬出来,都是要烫胸口的。


不过,今天我们不谈中华文化里的酒与月,那是多少老人家的潇洒话题了已经。我们要说说别的,比如在西洋文化之中,酒与月是怎么联系在一起的。比如,月下到底应该配点什么酒。



罪酒 | Moonshine


说到月亮和酒,有一个词儿必须最先被提起。那就是Moonshine。这个词本意就是“私酒”,但它作为一个单词所囊括的广阔文化语境和复杂情绪,以及历史中的众多故事,让它变成了一个颇有意境的词儿。它不只是指代那些浓烈的野生酒精那么简单,就好像是月亮一样,它迷人,伤神。



19世纪的Moonshine宣传画



提纯中的Moonshine


moonshine,最开始说起的必然就是些私自酿酒的事儿,你完全可以在脑子里幻化出一个场景,类似月光moon和照耀shine的结合,一个潇洒飘逸的酒仙一般的人在月光下酿出一壶美酒,然后酌啊酌,照啊照。可是,这个英文词儿并不遵从中华文化里的路数,它所描绘出的月光下的勾当,真的不是那么敞亮。


前些年特别有名的美剧《大西洋帝国(Broadway Empire)》就是讲了美国禁酒令时期的新泽西黑帮走私酒和酿酒的故事,整个大社会背景和整个戏份都是起于酒,而其中占了很大篇幅的,就是moonshine。私酿烈酒横行各地,黑帮掌握着巨大的走私网络,有火拼也有跟警察枪战。这就更加为烈酒本身增加了无限的趣味,不光是粗糙狂烈的口感,更是一种对社会危险品的消费和笑纳。从那用牛皮纸袋包着的玻璃瓶里,滚滚入吼的,不只是酒精而已了,更包含了无数男性荷尔蒙。



大西洋帝国海报


同样,跟这个moonshine有关,刻画人物爱恨情仇杀伐恩怨的电影《无法无天(Lawless)》也是不能不提到的。而且,这部电影里还有我们挚爱的邪典款男神Nick Cave作为音乐制作和歌曲演唱。所以,moonshine其中的火药味、血腥味、反叛味,使它成为了一种标志性的烈酒品种。就像古人要唤出的琼浆玉液,要销魂破骨才匹敌的美酒畅饮,那moonshine也是当时的男人们所追求的毒品。


甭管它好不好喝,重要的是,你敢不敢喝。


也许这是跟月亮有关的酒里面,最无组织无纪律的一个吧,非但是不合法,而且充满了铤而走险的味道。但那种原始而冲动的烈味儿,刺鼻的呛人味儿,就像是谷物在酿造中,被过度激发的生长欲望。就跟moonshine的历史一样,跟随着爱尔兰、苏格兰的移民,来到了阿巴拉契亚山脉的新大陆,保留了原汁原味的北方岛屿的感觉。作为那批拓荒者的生命之水,白色威士忌,应该只有北方寒风中真正嚎叫过的人,才懂的那种酒下肚后的感觉。


说到幻觉,这私酿的土酒还真是有点致幻的意思。和绿色精灵苦艾酒比起来,它非常不像中土欧洲人民在小河边喝醉了,然后坐观城市颠倒、五颜六色的房子旋转的感觉(此处并没有任何梵高和一众艺术家的意思)。Moonshine的口感更像是英格兰北方岛屿中的刺骨海风划破脸颊,或者在美国南方大荒原里面扛着猎枪飞驰而过,的感觉。


1960s的美国民谣里就曾经唱到了这个酒,不过,当地人给它了一个另外更飘忽不定,且有点诗意的名字:“白色闪电 White Lightening”,Goerge Jones的一首歌儿里就有这种说法:


“我问我老爸这酒为什么叫这个名字,我只唱了一小口,就立刻明白了。

我的眼珠子要往外蹦出来,要的脸色蓝色开了花。

闪电亮起、雷声滚过,哎哟喔唷,白色闪电!”


这估计是喝多了moonshine之后,满脸通红,眼冒金星,闪电划过瞳孔和脑仁的幻觉。


如果再扯远点,不光如此,Moonshine的白色闪电效果,也可以跟LSD相关联。没错,就是迷幻贴片。还是六十年代的美国,叛逆文化浪潮中心的西海岸迷幻帮首席毒师Owsleycook过一剂贴片,命名为“白色闪电”。估计也是取自于前几十年深深流传在美国南部的Moonshine文化吧。关于这个Owsley也是神人一枚,鼎盛时期产量高大100万剂,还身兼迷幻大团Grateful Dead的调音师,然后还有一堆化学高材生女友。



左侧的Owsley和右侧的GratefulDead主唱/吉他 Jerry Garcia


总之吧,如果你想要在这个月圆之夜,照耀自己和亲友的肠胃,不妨走乡串户,去各个小城镇找找土法白酒,据说中国很多小县城里都有这种拿土豆和高粱做的白酒,他们的提纯和蒸馏不如市面上那些叫得上名字的品牌类白酒,但是喝起来更刺激。之前Vice去广西拍过的一个片子,就提到了类似的那种村里土酒。喝了它,你就可以满世界用英文去吹了,the killer of all kinds of white vodka and white whiskey.


友情提醒一句:不要喝太猛太玩命了。



蓝色啤酒 | BlueMoon


不知道你是否还记得贾木许很早前拍的那部片,《神秘列车》,有一个版本的翻译,把它叫做三个蓝月亮。后来每次我想到蓝月亮时,都会想到这部片子。英语里,blue moon也是一个天文或者观星里面的词儿,说一种不是很常见的现象,就是一个季度中出现了4次满月,而第3个满月就被叫做蓝月亮。联系在一起,提到这词儿就是在说一件不可思议和罕见的事情。



《三个蓝月亮》的海报


不过,以上两点并不是在八月十五月圆之夜提到蓝月亮的理由。真正使蓝月亮变得如此特别,是因为以它命名是一款口味独特的比利时啤酒。


这种比利时小麦啤酒,喝的时候要往里面加一片橘子,然后里面的酒液就会变得浑浊和浓稠,说英语的人用cloudy来形容它的观感,就像是灰暗凝重的天空中突然升起一个蓝月亮。不过就像蓝月亮并不是真正的蓝色月亮一样,这酒也不是蓝色的,而是橙黄色的。


蓝月亮啤酒在世界范围内有许多忠实的粉丝,他们声称这是世界上最好喝的啤酒,甜、酸与麦芽的酒花味儿,统筹在了一起。他们还捍卫说,跟这个啤酒比起来,科罗拉啤酒就是屎一样的娘炮酒,往里面加一片柠檬,站在沙滩和太阳下,嘬着细口瓶,跟一群比基尼女娃们摇摆算什么狗屁。



口感极佳的蓝月亮啤酒


当然这都是笑谈,从个人喝酒经验上出发,我是绝对赞同这个酒力压科罗拉入选我最喜欢的啤酒Top3的。虽然在无数个地方,喝过不同包装的蓝月亮啤酒,但是它的口味总是有些细微的差别。也可能跟最后加进去的那一片橘子的切法或者质地,有关系吧。最难忘的一次还是在伦敦的一个赌场里,当时正好旁边有一桌小城市来的外省人到伦敦来开单身告别party,手气特别好,赢了个大满贯。于是就喊了一声,要请这个厅里所有的人喝一round,当时我离他比较近,手里正好拿着一杯蓝月亮,就顺嘴喊了一句,Blue Moon!然后那哥们还真接茬了,就给所有人点了一个round的蓝月亮。接下来就是看着吧台那边疯狂的开始切橘子,然后弄出了几十杯蓝月亮。整个密闭空间的空气里回荡着,新鲜啤酒桶被打开后的麦芽味儿,还有无数饱满的大橘子被切开后的酸爽气味。


那应该是最好一次群闷蓝月亮的经历了,去门口抽烟的时候,迷糊之中仿佛真的看到有蓝月亮升起。再看着周围的街道,想起贾木许的那个片子,太棒了。


所以,如果你能在附近弄到蓝月亮的话,一定要喝上一杯,往里面投入新鲜的橘子,然后搅一搅。喝上3杯,看看有没有蓝色月亮升起。


琥珀之月| AmberMoon


最后推荐一款鸡尾酒,轻松愉快的结束我们的探月酒旅。


这一款叫做琥珀之月(AmberMoon,这个以威士忌铺底的酒应该算是鸡尾酒中比较重口味的一个了。听听它的配料你估计就惊了,威士忌+生鸡蛋+Tabasco辣椒酱。是的,没错,这么重口的东西直接倒普通玻璃杯,没设么高脚杯那么讲究,里面连冰块都不给你放。混合起来,喝吧。这么生性,但它却有着非常好的口碑,据说对宿醉有很好的效果,所以经常被当成醒酒饮料,放在第二天早上来喝。


最正宗的AmberMoon就应该长这样


比如,阿嘉莎克莉丝蒂的那部著名悬疑小说+电影《东方快车谋杀案》里面,就直接提到这款鸡尾酒。故事里死掉的那个人物,雷切特,在死前就点了一杯。那句“Your Amber Moon, Mr. Ratchett”大家如果看了电影应该都会有印象。因为后来,影片中他的管家还被问了关于这杯鸡尾酒的事儿,他的管家回答说“雷切特先生的早饭就是这个酒。只有这个酒完全生效,他才彻底起床。”


喝大后的醒酒专属鸡尾酒,Amber Moon


所以,下次再被宿醉困扰的时候,可以试试这个方法,没有威士忌,换成伏特加也行的。


祝大家中秋愉快,今夜都喝成神仙。




饭本

一个为你提供茶余饭后扯淡素材的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