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残酷月光

槿江姑凉 2020-02-24 13:52:14

今晚或多或少有点小伤感,我已经很久没有触碰文字这种神奇又令人向往的东西,那是因为我不知道从何写起,该怎样描述我断断续续的心情,更不想让看到的人被我影响。

我今晚敢自己一个人走进一片漆黑的小树林,学校有一条通往护理学院的捷径,平常的我没有别人的陪伴是绝对不会走进去的

我也不知道被什么所影响,我很像尝试着一个人做一件事,我开着闪光灯鼓足了勇气穿了进去,虽然是一段不太远的距离,可是四处无人悠黑的恐惧感还是不断侵袭着我,我不敢向后看,哪怕真的有一点点风吹草动的声音,可我真的走过来了,我只是想一直往前走,我突然就想起了苑子豪说的“人总要学着穿过迷雾,独自长大。”

我还是很有成就感的,并且这种成就感很容易让我更加有自信

这几个星期的我都很忙,我不想让自己闲下来,一闲下来我就会浑身不自在,甚至无聊一个下午都会让我觉得太过挥霍。

我好像没有大一那么没有方向无所事事了,我仿佛更懂得我应该更珍惜这一年,可总有一天我还是要面对外面的生活,没有单纯的同学关系,没有很多可以接受的活动,没有人告诉你这样做到底可不可以,我还是不想离开这个地方,即使它真的环境不怎么样,坡又多路又难走。

我真的已经二十岁了,再也不是以已一开头的年龄,我可能要面对更多我所不想面对的东西,但我想阳光而充实的过完每一天,我就要付出更多的精力去完成每一件事。

最近的晚上我都会做梦,以前基本醒来就忘了,但现在我还是记得很清楚,前天晚上梦见我从家回学校坐的绿皮火车,在停站的时候手机和包都被人偷了,那个人跑下了火车,我追着出去,结果火车已经开走了,我一个人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附近没有高大的楼,只有很长的一条树林,我努力的跑,可天色已经慢慢的暗了下来,终于我见到了一个幼儿园,在一个老师的帮助下我终于回到了学校。

每次做完梦醒过来就特别累,但是很庆幸我早上起床后还能记得。

让我比较开心的是我这次金鹏航空的面试跌跌撞撞走到了终审,从最开始很忐忑的初试,再到五点多就赶去广州民航学院的复试,再到完全没有接触过的即兴演讲的终审,每个环节都在精神高度集中的时候度过,每刻都在提醒自己要保持清醒保持镇定,高三的时候我曾经在这群学校面试过,在同一个地点同一个位置,真的是感慨良多,我曾经在这里失败过,与这所学校擦肩而过,也许是冥冥之中命运的安排,让我又一次怀揣着梦想踏进这所学校,只是一眨眼我已经大二了,我已经有了一点经验一点准备,不会向以前那样迷迷糊糊。

时间从来不会让一个人停留在原地,它总会伸出那双带着茧子的手牵着你向前走,一不小心就会被扎的好痛。

很奇怪的是我昨天晚上梦到我通过了终审,一个外地电话打过来,我下意识接了。

“同学你好,很高兴你通过金鹏航空的乘务员面试……”

一觉醒来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有点遗憾,这不是真的,朦胧的睡眼忘了一下手机已经九点半了,听见了舍友在刷牙的声音。

我还是很佩服自己的,两个星期后的结果是怎么样倒不是特别在意,我只知道我通过这个过程得到了挺多的经验,以后再遇到这样的场景,我可能会面对得更加从容不迫自信满满。

  最近在夜晚走路的时候很喜欢在学校里看着自己的影子,觉得它每个时候都有一些不同,影子始终对自己不离不弃。


 突然有点不太理解谈恋爱的定义是什么,我明明一个人可以做很多事情,明明一个人更有许多自由的时间,只不过是少了一个倾诉的对象,所以我的朋友才慢慢的淡出我的世界吗,那我又从另一半身上得到了什么,仿佛从我意识清晰以来,我真的只有腻腻歪歪的陪伴,做什么事多了一个人还是会有点好处

那些凡是自以为分开是为了让彼此更好的言论,根本就是荒谬的逻辑。

可当我觉得我很累的时候想找一个人依靠,那个人却不在我面前,即使就是五分钟的距离,我还是喜欢精神上的陪伴,即使两个人在一起默不作声,还是可以感受到对方的心意。

一个人喜欢你,东南西北都顺路,酸甜苦辣都爱吃,即使热情过后,还是有想要见到彼此的冲动,可能处女座天生就有一种完美主义情节,不想为任何人改变,永远怀着对生活的热枕。

敏感是每个人的天性,可是得不到安全感的心只会越来越冷吧。

我的耳机里重复着林宥嘉的残酷月光

“我努力微笑坚强

  寂寞筑成一道围墙

  也敌不过夜里 最温柔的月光”


在人群中,遗世独立是你,光芒万丈也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