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90后,从月光族变成月欠族.

杂乱无章 2019-02-09 13:02:30





年轻的时候以为自己是风。

遍体鳞伤后才发现,原来我们都是草。

《艋舺》

文 / 远夏


“你的总资产还是正的吗?”


今早起来,在朋友圈里看到这么一句话,文字下还贴着一张花呗的账单,心里不禁也咯噔了一下。


但看到至少十几个共同好友在上面点的赞后,又像被快速打进了一支镇定剂,偷偷对自己说一句:“没事的,反正大家都这样。”


只有在每个月自动还款的信息发来时,才会“嘶”地一声倒吸一口冷气,皱着眉头问自己,怎么又欠了那么多,开始过收敛一些的生活。


不过通常外卖还吃不到几天,便又在某天晚上,在某家新开的火锅店大快朵颐,全然忘记了要痛改前非的誓言。


在80后刚开始工作的时候,“月光族”这个词开始火起来。


没想到,到了90后身上,已经升级成了“月欠族”。





前段时间,我还住在学校附近的小出租屋里。


因为是民居,建造的时候存在着各种问题,比如朝向不收光,把窗门一关,房间里永远都是一片阴暗,只能靠手机上的时间去判断白天和黑夜。


学校附近是个小村子,外来务工的人也特多,治安自然很让人头疼,刚住进去三个月,我便得知了隔壁间的锁被莫名撬开的事情。


当时每天都过得胆战心惊,一方面很排斥回那儿待着,宁可在外面的咖啡店完成一天的工作;另一方面又时刻担心着,太晚回去房子会被洗劫一空。


很多“过来人”告诉我,住一定不能住得太差,否则会让人痛苦不已。


于是我找了好几个房产中介,花了大半个月,才定下了某个小区里的一间公寓。


在那张租赁合同上签字的时候,我咬咬牙对自己说:“住好一点不是坏事,之后在吃喝上节俭一些就好了。”


然后闭上眼睛,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搬进新家的时候是开心的,再也不用忍受那些黑暗和不安,但楼下的商圈和美食街又成了另一个噩梦。


每次觉得累,便到楼下“犒劳“一下自己。

心情低落时,吃一顿日料又是打针兴奋剂。

每个节假日,又有了无需选择的最佳去处。


这样的借口在不知不觉中被用烂,只有在月底查看支付宝账单时,才发现自己完全没有在任何地方作出节俭,而每个月2k的月租则铁面无私地固定流出。


人总是双标的,但账单不是。





而女生在这方面的压力往往要严重数十倍。


神仙水做营销时,情感博主说,女人的青春很短暂,要投资自己,不要在意眼前的百来块;


又告诉你,好看的女生都是用钱烧出来的,自己赚的钱自己花,变得漂亮气质有何不可。


最近双11快到了,互联网上又是一片热腾,花呗给了临时额度,淘宝上到处都“立降”“狂抢”“一年一次”这样吸人的字眼。


每天刷个微博,都能接触到好几条“好的生活品质”“活得开心一点”“记得犒劳自己”这样的广告文案。


每每看到,都不禁一阵头晕。


平时也常常能看到女生们互相安利的模样,像个超强的金牌销售。


谁买了个拍照无敌好看的相机,在朋友圈发多几张照片,过两天就能看到公司里出现另一部同款。


当然,事后也同样能听到后悔的声音传出:“啊呀,这个月怎么又花了那么多,不行不行。”


这个时代,无时无刻都在刺激着消费。

像见缝插针一样,谁都躲不过。


大家当然知道这是不行的。

其实没人真的傻到随随便便就被蛊惑。


只不过,那些过度消费带来的苦果,总是比买到东西时的爽快来得晚一些。





我微信里有个群聊,群名称是“周转小金库”,成员由我和四位发小组成。


因为发工资的日期不同,每个月大家都面临着还完欠款没钱吃饭的窘境,只能抱团互相求助,得以顺利让自己度过危险期。


而就在几个月前,我们每个月拿着一千出头的生活费,多多少少还能存下几百块。


迈出校门之后,消费欲却像一头脱了缰的野兽,把缓慢上升的工资条远远甩在了身后。


有次不知谁突然在群里蹦了句:“毕业半年,大家有给家里打过钱吗?”


一片沉默。


过了很久之后,才渐渐有人发出一个悲伤蛙的表情,哭丧着脸打着一串省略号。


又有人无奈地自嘲了一句:“不跟家里拿钱救急就谢天谢地了。”


其实很多次发工资时,我都会有打个一两千回家的冲动,我知道这个举动能让他们开心大半年。


但也仅停留在冲动的阶段而已,毕竟不快点把账单交完,接下来是要付利息的。


除了愧疚,别无其他办法。





其实很多时候会为此懊恼不已。


会突然想起小时候被大人带去商场,看到货柜上的玩具时,露出的喜爱眼神。


大人们会拿着其中一款告诉我:“今天买了手枪,就不能再要四驱车了,而且这个月也不可以再买玩具。”


之后我会在收银台面前,纠结许久,深思熟虑之后,把没那么喜欢的玩具忍痛从购物车里拿走。


而现在这个年纪,恰好是刚刚掌控到自己财政大权的时候,再也没有人会拿走手枪和四驱车,让你只能从中选一个。


我们像被解放了一般,冲进商场,把所有可能会用到的好东西,都纳入口袋里。


分不清「需要」和「必要」的我们,只会把它们统统归为「想要」,然后付出代价。


在欲望,刺激,和浅薄的工资条面前,月欠已经成了年轻人的常态。


比起喊着要让能力赶上欲望,其实调整好心态这件事,也许要来得更加重要。


毕竟任何好东西,都是需要真金白银的。

毕竟「想要」这件事,也是永无止境的。


晚安。



(长按救我)


插图 | 《东京女子图鉴》

音乐 | Katana - MONO



作 者 介 绍

远夏

比较文艺的痞子


“嘿,长按二维码,跟我们一起有趣”

我们想给你一个理由 继续面对这烂生活


信箱:WeAllMessUp@Fox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