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如何避免在垃圾堆里找渣男

潮女红宝书 2020-02-12 14:52:45


(图片源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苏氏集团顶层,总裁办公室。

李念念敲门进来,走到苏景瑜的办公桌前,小心翼翼地问:“总裁,您找我什么事?”

苏景瑜抬头,眼底怒气翻腾,他把一张纸甩到她的脸上。

“我从来没有碰过你,孩子是谁的?”

纸,盈盈飘荡到地上。

李念念皱眉,脸色煞白,她弯腰捡起那张纸,眼睛瞪到最大。

昨天全公司的员工参加体检,她,竟然怀孕了!

她扬起头,语气无比坚定:“这根本就不可能!”

苏景瑜抬手就是一个耳光扇在李念念的脸上,他的力道太大,李念的嘴角滑出一抹血丝。

“不可能?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我真的没有!”

苏景瑜带着李念念来到盛德医院。

他钳着她的手腕,她不小心摔倒,他冷着脸,揪着她的头发,像拖死狗一样拖着她上了台阶,在大厅里滑行。

仿佛连头皮都被掀起来了,她疼得尖叫出声,可他却没有丝毫怜惜。

当他终于松开手时,李念念扯住他的衣袖,哭着说:“景瑜,我没有!”

苏景瑜眸光微顿:“贱人,闭嘴!”

他找他小姨走快捷通道,很快就拿到了检查结果。

尿检阳性,怀孕八周。

李念念眼前一黑,昏倒在地。

失去意识之前,她看到了苏景瑜气到变形的脸。

可是,她什么都没有做!

就算只是苏景瑜的隐婚挂名妻,可是她从来没有和别的男人有过任何牵扯,更没有滚过床单!

她是冤枉的!

醒来,她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身边一个人都没有。

过了好久,苏景瑜的助理林川进来,递给她一个文件夹。

打开一看,是一份离婚协议书。

李念念抬眸,声音颤得厉害:“能不能让苏景瑜来见我,我有话要跟他说!”

整个苏氏集团,只有林川知道她和苏景瑜的夫妻关系。他也觉得李念念不可能红杏出墙,可是事实摆在眼前,容不得人怀疑。

林川有点儿为难:“这个,总裁现在……很忙!”

李念念凝眸:“他今天没有什么行程,怎么会忙?”

林川低下头,小声说:“陶小姐回来了,总裁正陪着她试婚纱!”

李念念紧咬着下唇,两只手死死抠住被子,心里仿佛有荆棘滑过,疼痛刺骨。

他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想要抛开她,娶别的女人?一天都不能等吗?

她不可能怀孕,她怀疑有人陷害她,可是,他连一个解释的机会都不愿意给她。

结婚三年,她在生活上像佣人一样周到细心地伺候他,在工作上像一架精密运转的仪器一样兢兢业业做他的秘书,可是,他却像甩一块儿抹布一样随意地甩了她。

三年了,她一直在等一个奇迹!

可结果,她以最莫名其妙的方式被踢出局!

这一切都是注定的,她认命!

嘴角勾起一抹华丽的弧度,她潇洒地在协议书上签了字,还特意备注了六个字:自愿净身出户。

当这份协议书重新落到苏景瑜的手里时,他俊眉微蹙。

三年前嫁到苏家时,因为聘金的数额讨价还价的女人,居然主动提出净身出户?有点儿不可思议!

 

 

李念念独自一人办了出院,然后去苏家大宅收拾自己的东西。

公公婆婆上周到欧洲旅行,还没有回来,这样也好,免得和他们见面尴尬。

楼上,左手边第二间是她和苏景瑜的卧室。

更确切地说,是她的卧室,因为从结婚第一天起,苏景瑜就开始睡书房了,不管父母怎么劝,他就是不肯和她同床。

卧室里传来女人的低吟浅唱,李念念怔住,心都揪成一团。

“景瑜,这样不好吧,万一被李念念看到……”

“她就是个贱人,居然给我戴绿帽子,离婚了我也不会放过她!再说了,我这辈子只爱你一个女人!”

“你敢说从来没有碰过她!”

“我看到她就恶心,你觉得我会上一个让我恶心的女人?”

贱人?恶心的女人?

字字如刀,直刺向李念念的心窝。

她怔怔地站在门外,而门的里侧,是一片活色生香。

手机响了,她从包里掏出来一看,上面显示“推销”两个字,她直接按了挂断。

铃声吵到了他们,门里面的动静戛然而止,紧接着,门开了。

苏景瑜光着上身,只在腰间松松地系着一条浴巾。

小麦色的肌肤,精壮的胸肌,这还是李念念第一次看到,当然,也是最后一次。

“来收拾东西的吧?快点收拾完滚蛋!”

他和陶琳琳正在床上亲热,让她进去收拾东西?

她下意识地后退几步,却被苏景琛钳住手腕用力一甩,李念念摔进门里的时候额角撞到了桌角,鲜血流下来,滴落在白色的雪纺衫上。

陶琳琳把被子拉起来护住身子,眼里闪过一丝嘲弄。

十年河东,十年河西。

她马上就要成为苏景瑜的妻子,而李念念却像丧家之犬一样马上就要滚出苏家。

这对陶琳琳来说,真是大快人心的好事。

衣柜里的衣服大多都是苏景瑜买给她的,有时候她要陪他去参加一些宴会,他说穿得太寒酸会给他丢人。

苏景瑜和陶琳琳在床上肆无忌惮地调情,李念念麻利地收拾着自己花钱买的素色衣服,好像失去了听觉了一样,没有什么情绪的起伏。

苏景瑜看着李念念的背影,对情事突然兴致全无。

自己和别的女人亲热,她竟然丝毫都不介意吗?

冰眸微凝,他冷冷开口:“琳琳,去把她放到行李箱的衣服全部剪掉!”

李念念转过头:“这些是我用自己的薪水买的,你凭什么?”

三年来,她一直把头低到尘埃里,可这并不代表她没有自尊。

既然离婚协议书都签了,她不想再忍!

苏景瑜冷笑:“你的薪水?你是苏家少奶奶,帮我处理公司的事天经地义,还好意思跟我提薪水,脸皮够厚的!”

李念念的手被陶琳琳手里的剪刀滑破了,可最终,她没有改变结果。

那些衣服,统统成了碎片。

陶琳琳跳到床上,窝在苏景瑜的怀抱里,柔声说:“我们对她是不是太狠了一点儿?她现在好可怜啊!”

李念念站在那里,额角和手背上都带着血,头发微微凌乱。

可是她脸色淡漠,似乎不管苏景瑜说什么做什么,都伤不到她半分。

苏景瑜神情微窒,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

 

 

李念念垂在身侧的双手慢慢收紧,原来难过到极点,是没有眼泪的。

她很庆幸没有哭,因为已经很狼狈,不想连最后一点儿自尊都失掉。

下楼,管家看到她的伤,心疼不已。

“少奶奶,我给你包扎一下吧!”

李念念还没有开口,楼梯上就传来一道冷厉的声音。

“从今天开始,她不再是苏家少奶奶!你现在派保镖把她送到娘家去,看好了,不许她再迈出李家一步!等我想好了怎么惩罚她再说!”

李念念怔住,脸色一寸一寸变白。

不要,她不要回去!

家里只有她的后妈张素琴还有她的情人陆林。

当初父亲的公司陷入绝境,他跪在李念念面前求她嫁给苏景瑜。只需要八百万,公司就可以起死回生,所以苏家下了五百万的礼金,李念念厚着脸皮亲自登门,要求再涨一涨。

谈钱很伤感情,还没进门,就注定被苏家看不起。

可是为了父亲她豁出去了!

公司刚刚有了起色,父亲就出车祸成了植物人,一直在医院住着。后妈掌控了公司,不到两年,公司亏空严重,眼看就要倒闭。后妈三天两头以丈夫需要医药费为名伸手向李念念要钱,她几乎成了月光族。

李念念无力抵抗五大三粗的保镖,被强行押回到娘家。

张素琴看到她进门,陪着笑脸迎上来。

“念念,我正想去找你呢!医院催着让续交医药费呢,你去交一下,手里钱不够找苏景瑜要一点儿……”

李念念淡淡地开口:“我和苏景瑜离婚了!”

张素琴瞪大了眼睛:“什么?”

李念念苦笑:“你应该没有耳背,不用我再重复了吧?”

摇钱树倒了,张素琴气得直跳脚,她端起一杯水泼到李念念的脸上。

额头的伤口碰了水,更疼!

李念念抬眸:“张素琴,我敬你是长辈,别太过分了!”

可是张素琴哪里管这些,伸手就把李念念的衣领揪住,抬手就要打她耳光。

李念念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腕,目光灼灼:“你动我一下试试?”

这时候,陆林出现了,他拉开了张素琴,上下打量了一下李念念,然后附在张素琴耳边说了几句什么。

张素琴立刻气消了。

看表情,他一定在打李念念的主意。

李念念指了指门口的方向:“陆林,这里是我家,你给我滚出去!”

陆林满脸得意之色:“你都被苏家赶出来了,老爹也是个半死的人,还在这儿耍什么大小姐的派头!看我们不顺眼,你可以滚啊!”

要不是门口有保镖把守,她一辈子也不要看到后妈和这个男人。

再郁闷,这口气也要吞下去。

晚上刚刚躺在床上,她突然浑身燥热。

不对劲,她刚刚下楼倒了一杯水,水里一定有人下了药!

是张素琴和陆林这对狗男女,不行,她一定要逃!

刚刚打开门,就撞上了一个五十岁上下的男人,他的眼睛色眯眯的,伸手就要摸李念念的胸。

“滚开!”李念念咬牙推开那个老男人,朝楼梯的方向跑去。

张素琴和陆林从房间里跑出来的时候,李念念已经冲出了家门。

保镖们把她拦住时,她全身大汗淋漓,连呼吸都变得粗重。

冲动正在迅速地淹没理智,她快要撑不住了!

 

未完待续。。。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精彩哟!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