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大家印象 | 李丰雄:色彩的音乐

揭阳读书人 2018-12-05 11:29:17

支持原创   欢迎投稿!!!
邮箱:3346432717@qq.com


李丰雄《草原之夏》



色彩的音乐

——读李丰雄先生的风景油画

文 | 黄少青



毫无疑问,李丰雄先生首先是一个油画家,然后才是中国画家,这是由他早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这一艺术背景决定了的。而眼前这一幅幅风景油画,虽然只是丰雄先生油画作品的一小部分,我们却仍然能够从中领略到他可喜 的油画艺术造诣。

瑞士柯本尔说:“一份自然风景是一个心灵的境界。”我读丰雄先生的这些风景油画,尤有此感。如果说,严格扎实的技术训练,是科班出身的油画家共同拥有的优越条件,那么,面对视线中的自然风景进行描绘时,各人的视觉感受及渗透于色彩中的情感,却就可能大不一样了。这也就内蕴了作者的心灵的境界。


李丰雄《芦苇海幽游》


我与我崇敬的丰雄先生还只见过两次面,但,年逾七旬的丰雄先生并没有给人一点老迈的感觉。第二次见面时,我说他的精神状态比第一次见面还要好,他开怀大笑,说,“那是越活越年轻了。”其实,我正是从丰雄先生这种“不知老之将至”的爽朗的性格,隐隐窥见了其拔俗的艺术家气质和精神指向。

丰雄先生的风景油画,大体带有速写性的现场感,画面常呈明艳绚丽的色彩效果。我们看他画的黄山、华山、泰山等名山,选取的全是早晨的景象,近乎高远透视的视角,使特写镜头般的山峰,显出了雄奇峻厚的气势。而峰顶则只用混合的赭红或黄白的深浅色调,就把它们朝辉的反射光表现了出来。想象中,我们仿佛看得见画外的旭日,正冉冉透过烟岚雾气,照射而来,从而神驰于宇宙的壮丽的瞬间。应该注意到的,还在于画面构图的稳重感和庄严感,以及色彩的浓厚与笔法的坚实,更导致耸拔的山峰获得了向上的“动觉样式”([法]玛丽—诺斯•博丹内语),而暗示了某些精神性的东西。19世纪英国著名风景画家康斯太布尔说:“绘画对我来说应该是表达感情的一种语言。”我以为,若用这话来理解丰雄先生的风景油画,或许也正可从画面的山峰背后,逼近作者的内心世界及其所具的阳刚的艺术气度。


李丰雄《漓江晨捕》


对于心灵丰富的艺术家来说,大自然多姿多彩的风景,决不可能仅仅限于某种审美取向,因而同是画山,丰雄先生也会有不同的表现形式。我们一定记得古代山水画名作之一,范宽的《溪山行旅图》。画面中一巨大的山头兀拔而起,顶天立地,几乎占据了整个画幅,气势撼人。这一构图成了典型的范式。然而如果简单地把中国山水画与风景油画相提并论,将未免可笑。我们有兴趣试作一点比较的是,丰雄先生画春天的山,竟然也是整座大山占据了画面的全部,甚至还高出了画面之外,大山以其庞大的体积感,填满了我们的视线。在这里,不同的是,丰雄先生是凭借油画的色彩魅力,只用黄色和绿色作为色彩的主旋律,就给山体造成了优美的仪态,让我们感受到了春意在空气的流溢和涌动。与此同时,值得注意的是,此画的色彩笔法,似乎也由上述画名山时的坚实和凝重,变得有些飘逸了,色感简单又丰富。不应忽视的还有大山脚下的水面,透明的水面倒映出了一些深绿和墨绿的树影,两只白色的鸟正从水面上掠过。整个画境于宁静的气氛平添了一种抒情诗的意味。于是仿佛正是在这一瞬间,大自然拉开了其春色诱人的帷幕,一切都显得那么充盈而明亮。“山得水而活”,中国古代的山水画论,有时候似乎也能适用于风景油画。当然,此中可能不排除,作为油画家的丰雄先生,其后来为了学习中国山水画,是大量临过宋元以来的名家名迹,这在他的风景油画的创作冲动中,有时候是否也会得着这种隐秘的启示,则不得而知。


李丰雄《华山晨雾》


我读丰雄先生的风景油画,最深信不疑的是丰雄先生真正有着颇为耐人寻味的抒情诗人的内在性。你看他画的草原,近景是一大片开满了美丽的无名小花的绿色的草地,隔着开阔的地带,远处有两个牧人的帐篷,它们挨近连绵起伏的山岗,天上停满白色的云朵,天空只露出一些蔚蓝色。整个画面表现出了一种辽阔而遥远的空间感。而冷暧色彩的过渡转换,明暗调子的推移变化,笔法运用的舒缓柔和,则仿佛把夏天太阳光下草原迷人的景色,描绘成了一曲冬不拉的弹奏,悠扬的琴音在草原的空气流淌,无声地飘进了我们的心扉,使我们有了几分美的醉意。是的,我确实感到,丰雄先生不唯是画家,而且兼具了诗人的气质,这两者在他的风景油画中,常常是浑然一体的交融,因而体现出了一种饱满的艺术激情。


李丰雄《草原之憩》


除了诗性的品质,我在前面己经提到,丰雄先生的风景油画,色彩往往也是其重要的具体化了的魅力。这少不了要有来自于主体的敏锐的色彩感觉。我们看丰雄先生画的芦苇,灿烂的阳光下,满目芦苇被镀成了金黄色,水面晃漾着的波光也染上了金黄色,这未尝不是主体的色彩感觉强化了的色调,超越了一般的自然色彩。突出地表现了丰雄先生色彩感觉的特殊性和敏锐性的,还有他画的漓江晨捕的情景。“江作青罗带”,是漓江留给我们的澄碧清澈的文学印象。但在丰雄先生个人化的色彩感觉中,文学印象被颠覆了,晨光里的漓江弥望的是浅灰色的依稀笼罩透出了隐隐的黄色调子,传达出了一种梦幻般的情调。而近处与远处的一些水面,以及江上晨捕的小舟,则用黄白相间的色彩笔触,像跳动着的音符,表现出了它们在熹微的晨光中强烈的反射光,画面因而多了若干响亮的色彩趣味,造成了独特的视象之美。这不由使我想起了黑格尔老人的话:“使画家成为画家的是色彩,是着色。”米勒则说:“色彩是征服眼睛的诱惑物。”


李丰雄《春山》


色彩表现上,丰雄先生对九寨沟、张家界等风景胜地,以及一些常见的自然风景的描绘,也常常运用明艳绚丽的色彩和粗犷坚实的笔触,造成了色彩音乐,从而使大自然生机盎然的生命形态,得到了生动的表现。当这些美丽的画面牵引住我们的视线时,我们的眼睛谛听到的是如歌的色彩对于大自然的深情的礼赞,它们无疑都来自画家的灵魂的深处。



图片源于广雅艺术网




李丰雄,1939-2017.01,广东省揭阳县人。1962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历任梅州市美协主席、广东汉剧院院长,1988年调任汕头大学,参加创办汕头大学艺术学院,任学院党总支书记、副教授,退休后受聘为中国书画函授大学汕头培训部教授、汕头老年书画会副会长。长期从事艺术研究、创作、舞台设计及美术教育,创作油画、水墨画、版画、参加国内外美展,获台湾亚洲美术协会“金狮奖”,中国艺术研究院优秀奖、出版画集多部。传略被收入“中国现代美术家人名大辞典”等典著。上世纪八十年代为广东汉剧赴香港、新加坡、马来西亚演出的多台大戏设计、制作舞台美术,有《齐王求将》、《花灯案》、《秦香莲》、《丘逢甲》、《一袋麦种》等,备受好评,设计作品被国家科研项目《中国戏曲志》收入志书。现为中国舞台美术学会会员、中国艺术研究院一级美术家,广东省美协会员,广东省剧协会员,汕头油画研究院名誉院长,香港中国艺术协会永远名誉顾问、黄宾虹研究会会员、汕头中华书画研究会名誉顾问。




-文章作者-

黄少青,现为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潮汕文学院文学评论委员会副主任,揭阳画院顾问,揭阳市作家协会顾问,《广雅艺术》执行主编。原为揭阳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长期从事写作,擅长散文创作和文艺评论。


-end-



-其它公众号如转载,请注明来源揭阳读书人-


荐书

黄少青《天地悠悠情寄长》(上下部)

时代文艺出版社 /  2012年3月

原价:30.00元 / 优惠价:26.00元


<荐>  揭阳黄少青先生数年前有初集《山河留影月留痕》出版行世,以其意远情深的文笔而为读者所注目。近日,少青又将其多年来载于报刊杂志的散文、评论结为《天地悠悠情寄长》新集,并嘱我写序。以知人论作而言,这是我至感欣忭而又不容推辞的事。于是立刻中断手头的学术研究,将精力专注于阅读书稿。从第一篇开始,我随即为其作品文质并茂的内容和隽永的辞笔所吸引,于是连篇接读,手不释卷,以至忘倦。(郭伟川)


揭阳读书人

联系电话:0663-8619387

手机微信:13687454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