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月光下的蓝与黑丨诗与电影《月光男孩》

侧耳SH 2019-06-08 04:25:47















   《一个同时代人》  

作者  W·S·默温

          

              要是我现在下来

              离开积聚在山对面的这些凝固的黑云

              日复一日云里没有雨水

              如同一枚玻璃刀片

              在南方的一个花园里 

              当云朵离开进入冬天

              从一开始我就比所有的动物们更衰老

              而到最后我会比它们更简单

              严霜将勾勒我 露水将在我身上消失

              阳光将穿透我闪耀

              我将会变绿 白色根茎

              感觉到虫子触摸我的脚如同一种恩赐

              没有名字没有恐惧

              自然地转向光亮

              懂得怎样度过日与夜

              爬出我自己

              我整个的生命



                刘泽球       译

                诵读          刘仲萌  SMG新闻主播

                配乐        《月光男孩》影片音乐

                题图        《月光男孩》电影海报





      W•S•默温(W. S. Merwin, 1927- ) 。二十世纪美国著名诗人、“新超现实主义”诗歌流派的代表人物之一,生于纽约市,早年就读于普林斯顿大学,大学时代开始诗歌生涯,其处女诗集《两面神的面具》(1952)被奥顿收入耶鲁青年诗人丛书,1954年获得“肯庸评论诗歌奖”,1956-1967年担任马萨储塞大学驻校作家。此后他去了欧洲,先后在英国、法国、葡萄牙和马约卡群岛等地从事学术研究,同时翻译了大量法语、西班牙语古典和现代诗歌。1968年回到美国,汇入当时蓬勃发展的新超现实主义诗歌运动,并最终成为该诗派主将之一。其中《移动的靶子》和《搬梯者》分获美国全国图书奖和普利策诗歌奖。另有散文三卷、译作近十卷。





        

蓝与黑的正确打开方式

    

文/独孤岛主

 

阳高照下的迈阿密,小男孩奇伦过得郁郁寡欢,他生长在黑人族裔社区,吸毒的单身母亲与周边危机四伏的环境,令他倍感痛苦。在一次迷失了路途的追逃里被毒贩胡安发现并带回家寄宿,自此胡安与女友特蕾莎,成为奇伦少年时代的真正庇护港湾。胡安教会了奇伦如何认识这个令人费解的世界,更告诉他关于“黑人男孩奔跑在月光下,是蓝色的”、“你要自己决定自己想成为什么样的人”的人生经验。当长大了的奇伦发现自己的同性恋倾向时又遭受了第二重的认同危机,这一回,身边没有了胡安的他,真的到了作出抉择的时候。



这是一部非常特别的电影,全片角色几乎清一色都是黑人,包括奇伦从小到大的青梅竹马“男友”凯文。关于美籍黑人生存遭遇的描绘在这部电影里有非常详细的书写,光明底下横行的贩毒街区与小男孩明亮澄澈的眼神形成鲜明对比,而当奇伦终于长大成人,身体壮实的他,却在昔日“基友”凯文的一通电话里义无反顾地重回迈阿密,去寻找陪伴他渡过青春岁月的爱与记忆。



在干净利落的剪辑与以红蓝点区分的三段式叙事里,崇拜王家卫的非裔导演巴里·詹金斯改编同名舞台剧,将美国的地理现实与社会图景浓缩在酷似《春光乍泄》的幽凉色调里。影片充满了对性别、种族及社区政治等多元话题的指涉,编剧自称令其在本届奥斯卡获得了仅次于《爱乐之城》的关注度,同时因应好莱坞与现任总统特朗普的紧张关系,似乎很有可能最后登顶。这种显然超越了对影片本身关于“蓝与黑”的社会学意义读解的情形恐怕也是原舞台剧作者、普利策奖得主塔瑞尔·麦卡尼所始料未及的吧。


(作者系上海戏剧学院博士,影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