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浦区印象派音乐交流组

从此被月光点亮.

厂长与厂花 2019-04-03 16:57:44


记得有一次逛到一件一字领衬衫,觉得真好看,都打算要买了,L说:“别了吧,那个款就不是你会穿的款。你会穿的衣服是什么样我还不清楚吗?你现在买了,以后顶多穿一次,甚至一次都不会穿。”

我想了想,那倒也是吧,认为她说的对。


大部分的时候,父母朋友们是比我还记得我的习惯与喜好。

买给我的东西几乎没有不合我意的,我喜欢什么样的款式,讨厌什么样的颜色,不能接受什么样的风格,尺寸大小,大家好像都很清楚。不知道是我平时碎碎念得太多,还是他们观察得过于仔细了。


我偶尔会忘记的,也总被记得。

我其实是一点也不热爱的生活的人,还常常会消极的想,过无数个重复的日子,做无数件重复的事,最终归途是死亡,而过程我似乎也没有很享受,来这一遭实在是有太多无奈了。

但我是懦者啊,没勇气洒脱的告别,就只能打起精神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糟糕。

大家对我太好了,所以想自己也要像大家对我好那么好。

例如吃到一种很好吃的饼干,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带他们去尝尝。我最近要做的事太多,人就有点沉闷,他们为了逗我开心,会和我说:“哇,这个颜色为什么是紫色的,不会被毒死吧。”之类的玩笑话。本来我是想当那种吃到好吃的都会记得给他们买一份的贴心朋友,结果他们说:“是很好吃啦,但我感觉一盒不够吃啦,又给你多买了几盒。”


最后还是比不赢他们,他们才是更贴心的人。

我不喜欢的那么多,包括我自己。但我可喜欢我的朋友你们了。在作为你们的朋友时,我也就没那么讨厌我了。




文/厂长

图/CNU

制/疯柚工厂编辑部



厂长与厂花

你若有故事,欢迎前来倾诉,我来执笔成书。

欢迎骚扰厂长和厂花。